xfn6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討論-第647章 問話都事堂熱推-vvmgj

Home / 歷史小說 / xfn6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討論-第647章 問話都事堂熱推-vvmgj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这日,李逵照常起来活动筋骨,练功之后去饭堂吃饭。
没多久,太师府管事匆匆赶来,低声对李逵道:“姑爷,中书舍人索封求见。”
索封,以前的艰苦朴素的清流,如今东京汴梁数得着的狗大户,穿着白狐裘,头戴貂皮帽,就差脖子拴根大金链子,要是再走出六亲不认的步伐,就更像了。反倒是他中年文官的优雅,不知道丢哪儿去了。如今就索封的派头,在街头上一站,就要告诉人,他有钱,老有钱了。
“令明兄,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自从索封堕落之后……也不能说堕落,而是拜倒在青塘富婆的石榴裙下之后,他和李逵的关系直线升温。如今都快以兄弟相称了。
当然,李逵嫌弃索封太老,你一个中年人把我当成兄弟,平白让人以为我也是中年人了。
但俩人的关系确实已经达到了利益共同体的程度,属于盟友之中最为牢固的关系之一。
索封得瑟的将头上的貂皮帽取下来,捂出脑门子的热汗,拿下帽子的那一刻,就见白色的水汽从脑袋上悠悠然地往上飘。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头发着火了。坐在李逵对面,索封瞪眼怨恨道:“林希这狗贼,连自己人都不放过,刚欺负许将这位元祐堂官,现在连我都咬,简直不当人子。”
“卢敏世是林希的人?”李逵终于表现出了一丝惊愕,同时也好奇起来。“你们不都是章相的人吗?”
“是章相的人,但我和他不对付。当年也不知道哪个多事的人,在章相感慨:当初司马光用苏轼为掌制,鼓动天下。也不知道谁那么碎嘴子,就说了林希可以。章相一问,原来是同乡。顿时许诺,他也是在我之前的中书舍人。才不到一年,如今已经是礼部尚书。过年之后主持开考,已经定下了吏部正堂的官职,这等狗才,何德何能敢窃取如此高位?”
鐵血山河 wenkai198810
升官不按制度也就罢了。
从正四品的中书舍人,擢升到正二品礼部尚书,这还是刚升迁一年。有大佬看重,真的很重要。
“可林希能和苏公现提并论吗?”索封很气愤,同时也极力贬低林希。但说真的,林希确实不能和苏轼比,主要是名气上,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就连蔡京也比他强不少。
李逵点头认同道:“林希徒有虚名,他差远了。”关系到师门的问题,李逵别无选择。就算是有人说苏轼能文安邦定国,武能开疆拓土,他也绝不会反对。
绑来的新娘
司马光当年用苏轼,确实一开始效果很好。但很快,司马光就后悔了,悔地肠子都青了。苏轼名气足够响亮,但问题是他要是不高兴了,谁都喷,连司马光这个宰相都不放过,谁能受得了?
紫荒
方外:消失的八門 徐公子勝治
说到阵营,索封忍不住愤怒起来:“谁和他是自己人?他仗着自己是福建人,和章相是同乡,还有蔡卞等人都是同乡。可我是河北人,根本就不能算是自己人。他靠着同乡的身份,青云直上。而我呢?任劳任怨,多少年了,才混到如今的官职,我呸——”
随后索封幽怨道:“我算是看出来,什么志同相合,都是骗人了。旁人就是见不得人好,一旦比他强过十倍百倍,就仿佛夺走了他气运似的。我不就是在内城购了一座府邸吗?两万贯而已,他要是有钱能买下,本官绝不恼。而他呢?嫉妒也就罢了,还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让人不觉心寒。”
李逵有点头大,这属于变法派之间的地域歧视,他没资格评论。再说了,这算是狗咬狗一嘴毛的事,谁对谁错,又是谁知道?
他咳嗽一声,转移话题道:“令明兄,你今日来?”
毕竟李逵是婚假之中,而且还是在太师府拜门,属于新女婿上门的磨合期。按理说,索封不应该上门来拜访。
可索封来了,显然不是私事。
索封一拍脑袋,懊恼道:“差点把正事忘记了,章相传你。”
身为在京官员,虽说还是待选官。
但李逵的官职很神奇的挂靠在了都事堂,也就是中书省门下。这其实不奇怪,大宋的六部在元丰改制之前,更像是装样子的似的,从来没有被重视过。
吏部一直归中书门下管,户部归三司使管辖。
以至于当年的参知政事只能盯着刑部、礼部、工部和兵部。可实际上,兵部受枢密院的管控,而工部和礼部,最重要的只能还得分出去一些。比如说工部的铁坊,就会受到铁监的管辖,而礼部竟然没有独立科举的权利,连会试也要分出一部分给秘书省。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范仲淹官为参知政事,执掌尚书省,主持变法却一年也坚持不下去的原因了。
我真的不怕鬼 鱼非火
堂堂大宋帝国的执政,表面上看统领六部,可实际上,官员的任免权他说不上话;而作为变法执行者,连财权都没有,这样的变法即便有皇帝支持,也难以为继。
元丰之后,王安石通过神宗开始对六部,三司使,等帝国直属官员职能进行改制。主持这场改制的官员是当初的翰林大学士李清臣。
尚书省收回了户部等部门,而彻底废除了三司的大部分权力,等于将原本很重要的三司使架空了一多半。
这才让尚书省在帝国的核心衙门之中的地位提高了不少。
但吏部,官员任免权,还是没有彻底下放,落在了中书省,也就是都事堂管辖范围之内。
宰相,要是连官员任免权都没有了,那么也就成了名不副实的摆设。
再次站在都事堂衙门口。
李逵深吸一口气,他记得上次来都事堂,好像是伪造宣仁太后的遗诏。这事不能说,只能拦在肚子里。
反正秘书省也没人敢记,几个当事人都是守口如瓶的老家伙,一个比一个精明。
至于李逵这样的年轻人,他们也不会担心。毕竟关系到身家性命,谁也不傻。
通报之后,索封迎了出来,热络的招呼李逵,一边对李逵道:“人杰,情况不太妙,章相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他老人家在正堂等你,你去吧。”
有了索封的通气,李逵也开始琢磨起来,难道章惇要打压他?
如果愛,請深愛
“天章阁待制李逵求见!”
“进来吧!”
章惇放下公文,抬头看向李逵的那一刻,目光宛如雄鹰,突然冷冷道:“人杰,你要韬光养晦?”
李逵冷不丁的愣了愣,却像是没事人似的坐在了章惇面前。后者眉头高高的挑起,如今的章惇,能够如此不把他当回事的官员,在大宋可不多见。
李逵虽然不是唯一一个,但绝对是官职最小的一个。
说到韬光养晦,李逵真有这个心思。
主要是他也知道自己单枪匹马,在朝堂上混迹,说不定还不让他岳父刘葆晟呢?
刘葆晟即便不过是个凑数的帝国一品大员,但好在没人会和刘葆晟过不去。该给的面子,从来不会落下。
可李逵不一样了,他有功劳,也有很好的官场出身。但李逵苏门的印记是无法磨灭的,当然,苏门也不见得都是君子,小人也不少,比如说苏轼很看中的温益,就是蛇鼠一窝的货色,给点好处就能背叛的小人。他即便不站在苏辙一方,也只能中立。
至于章惇的质问,李逵却呵呵笑起来,轻声问章惇:“人活一辈子,到底求什么?”
“求问心无愧,求事事洞达。”章惇还是冷着脸,似乎是个没得感情的泥人。
李逵却瞥了一眼边上的仆从,努嘴道:“什么眼神啊!倒茶去!”
晉城鬼事 風舞月
——————
喝上了都事堂的茶水,李逵这才开口说起来:“以前,家里穷,就想着顿顿吃肉是这辈子最大的志向。后来发现打猎很简单,吃肉也不难。然后琢磨着应该读点书,谋求个功名,至少不能随便来个巡检就拉去修城墙吧?”
李逵的话,是没一个有进步想法的大宋年轻人都有的想法。
但根子不太好看,主要是李逵这厮读书为了逃避徭役,这要是在乡下地方说说,也就罢了。可这是都事堂,大宋最为尊贵的衙门,比白虎堂之类的凶险多了。
李逵继续道:“后来遇到了我老师周公,他被小子的才学所动,收录为门下弟子。”
“等等,周元收你为弟子,不是被你骗了吗?他经常后悔,别以为老夫和你师祖少了通信,就不知道。”章惇终于绷不住了,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李逵老脸一红,轻笑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子终于有了进入官场的可能。当时小子就想,要是以后做官了,有花不完的钱,就多娶几个女人,过神仙般的生活。可是做官的愿望实现了,花不完的钱也有了,多娶几个女人也不难,可整日不着家,还被一脚踹到西北,我琢磨肯定有地方不对劲。”
大話傳奇世界
EXO之异能魔法 爱的黑魔法
“后来小子发现,是下官面相太正派,让人误会下官是个想要一心为朝廷效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能臣。可大宋的能人多了去了,我又算老几?”李逵装出后悔的样子,苦笑道:“直到如今,章相,我悟了,我要多给其他人机会,不能光想着立功。”
扑哧。
在边上的章授听着都笑了起来,李逵这厮,嘴里就没一句真话。
章惇也被气乐了,指着李逵道:“人杰,你的字是老夫起的,今后你想要清闲,老夫不答应。”
李逵顿时头大,连混日子都不给机会,这也太难了。拱手问:“章相,你不会要有大动作吧?”
章惇冷笑道:“攻辽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