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hug有口皆碑的小說 諸天普渡 txt-第824章 熱血化碧濤 (二合一章)閲讀-kj9tg

Home / 科幻小說 / t6hug有口皆碑的小說 諸天普渡 txt-第824章 熱血化碧濤 (二合一章)閲讀-kj9tg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上善学兄!不用管我等了!”
“那些道门肖小贼子明显是处心积虑,早有预谋,绝不会让我等轻易逃脱!”
“想不到他们竟如此卑鄙,数日前就暗下手段,用李学兄、陈学兄诸位的家眷将他们诱离玉京,”
“儒门诸位学兄之中练成时乘六龙之术的,除上善学兄外,便只有李、陈诸位学兄,这是蓄谋已久,欲断我等去路!”
“上善学兄,你不用再带着我等,你有御风之术,那贼子再多谋划,也绝难留下你,带着我等累赘只会拖累学兄!”
“你速速逃出此地,告知夫子!”
“不错,我等性命不足惜!夫子名声,儒门传承圣器、绝艺,万不能有失!”
伏在道旁的洪易,很快便看到了几个仓促间略显狼狈的人影,相互搀扶,自玉龙观的方向朝玉京城方向急赶。
一行近十人,尽数身着素白儒衣。
诸人之后,有一人手执一柄如月光惊鸿般的宝剑,时时戒备身后。
“上善岂能舍弃同窗,独自逃生?”
“上善学兄!何以如此糊涂!”
“此番那些贼子目的非止是截杀我等,儒门根基,夫子清名,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你若陷在此地,谁去警示夫子!”
“诸位不必多说,夫子学究天人,岂是宵小所能暗算?上善绝不对置诸位安危于不顾!”
我就宠你小子 妖妖七殿
“上善兄!”
伏在道旁的洪易,见得这一行人争吵了起来,心中也不由被重重地震了一下。
他虽不识这些人,看他们的衣袍,听他们的说话,却能知道这些皆是儒门学子。
看来那几个道坛门派截杀儒门学子的阴谋已经得逞。
而依这些儒门学子口中所说,这阴谋是针对那位亚圣公、甚至整个儒门。
究竟是什么人?
竟然如此大胆?
心中正自惊疑,那枚浩然成圣、神而明之的念头突然剧烈跳动了一下。
道上,上为众人断后警备的上善,突然顿住脚步,喝道:“诸位且停!”
这些儒门学子也并非寻常之辈。
能得闻先王钟声,听出其中召回之意的,都是胸中浩然正气有了一定规模,儒门修为到达了一定境界的学子。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能从道门的截杀中逃得性命。
上善一叫,他们便察觉出了异常。
“怎的天这般黑?”
虽说此时是黑夜,但天上有明月高挂,星河璀璨,十分耀眼夺目。
与那绵延无尽的玉龙山脉交相辉映,更是壮丽无比。
此时,他们却发现这夜似乎在不觉间,变得黑如浓墨。
抬起头,却仍可见到明月高照,群星闪烁。
低下头,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十分诡异。
“妖孽!”
“还不现身!”
上善猛然发出一声大喝,手中如月光般的宝剑自下至上一撩。
远在密林中的洪易,都听到了耳中一声春雷炸响。
一股浩然纯正的气息激荡开来。
入眼尽是一片赤红如血。
翻滚涌动,如大江横流。
血浪滔滔,竟将浓墨般的夜色冲刷开来。
显露出了周围的重重山影、乱石残树。
还有天空的明月,闪烁的群星。
祸起人间 轻狂书生
虽然璀璨如一,却明显比之前多了许多灵性,多了无尽的浩瀚。
众人一下清醒。
便知先前自己等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别人的道术之中。
所见所闻,都非真识。
如今被上善一剑破灭,才得见真实。
“呵呵呵,不愧是亚圣公身边唯一的亲传弟子,果真有几分本事。”
众人清醒过来,便看到了道路前方数百步开外,出现了一个身影。
虽看不清楚面目,却能见到一袭鹅黄的纱衣,婀娜的身姿。
“你是何人?”
一行人中,一个身上尚算完好,不见伤势的白衣学子一步跨前,挡在一众受伤同伴的身前,冷然喝问。
这女子出现得诡异,先前那令他们无声无息陷入幻象之中而不自知的手段,也着实令人忌惮。
“在此拦住我等去路,还用邪法暗算,又是道门宵小贼子?”
“呵呵呵……”
“这便是传说中的儒门绝学,养吾剑法五色剑式中的丹心赤剑?”
“竟然能破去我的星宿阴阳道,看来这儒门的威名,却也不全是虚传。”
那倩影却没有理会喝问的学子,发出一声声娇笑。
如同环佩叮当,清悦愉人。
入人之耳,缭绕在人的心头,如丝如烟缠绕,久久难去。
“嗯?”
“妖女!还敢邪法作怪!”
这些儒门学子确实不简单,只是微微一恍神,便清醒过来。
瞪视女子怒喝。
藏在密林中的洪易,念头圣明,极力观想着过去弥陀,端坐虚空,大如星辰,隐于芥子,无形无相之意,尽力隐藏着身形。
他念头专注,将浩然正气运于双眼之中。
想将那女子的面目看清,却只能看到一片氤氲烟云笼罩其面庞。
明明似乎近在咫尺,只需再看一眼,便能看清楚。
迷失在一六二九 陆双鹤
却偏偏怎么也无法看清一丝一毫。
不仅是他,道上的儒门学子也发现自己难以看得真切。
“我是谁?”
“那得看你们有没有那资格知道了……”
“适才见得诸位可真是情深意重啊,儒门君子,果然仁义当头,”
“既然如此,你们便一起留下,都不要走了吧。”
女子语声如铃,跳跃灵动,却令人遍体生寒。
不仅是其语意中透出的杀意令人生寒,更是因其声音是直接作用在人的神魂之上。
时时刻刻、无形无影地攻击着在场之人的神魂。
这分明是一个道术修炼到了极高深的境界。
一言一行,都能牵动人心。
至少也是附体大成的境界。
一个浑身染血,一条臂膀已经断去的学子挣脱同伴搀扶,怒道:“你是道门的?还是江湖门派?”
“我等皆是有功名在身的秀才、举人,更有朝廷命官,你敢截杀我们,不怕王法吗!”
“王法?”
“咯咯咯咯……”
这看不清面容的诡异女子发出一连串笑声。
她说话便如同他们腰间的环佩叮当之声。
笑声如那挂在山间的一串玉铃,一阵阵风吹拂过来,发出短促又悦耳之极的声音。
她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得如花枝乱颤。
“看你长得也还算清秀,还是秀才?举人?那当读过不少书了,不如你来告诉我,什么叫王法?小东西,啊?”
“咯咯咯咯……”
“哼!”
此人一言一行间,皆有令人神魂颠倒、惊心动魄的魅惑,寻常人让她这么一笑,十有八九,已经羞愧难当,至少也要羞得满脸通红。
那残了一臂的学子眼中也闪过一丝羞恼,却是一闪即逝。
竖目怒道:“好妖女!”
“你要听,我便告诉你!”
“依大乾律,擅杀秀才功名者,徒三千里!擅杀举人功名者,流边土疆界,与靖边军卒为奴!永不得回!擅杀朝廷命官者,腰斩弃市!”
“依大乾律,修炼邪法妖人,当捉拿入刑,浸三日粪窖,破去妖术,剥去衣物,挂城楼示众!”
断臂学子义正词严,满面正气,周身浩然。
字字句句,如含法宪,凛然生威。
只说那女子窈窕身姿轻轻摆动。
即便是众人看不清那诡异女子的面容,此时也能感觉到她满面的怒间,气得发抖的腰枝。
“好,好,好!”
女子连道了三声好。
“那陈辟小儿手头上的本事还没有见到,他教弟子的本事倒是见识了,可真是一群伶牙俐齿之辈啊……”
重生之纵横苍穹 小生火龙
只听原本如环佩般的悦耳声音,变得冷冽无比。
似乎那吹动环佩的风,是从那万丈寒渊之中吹来,令人神魂都要颤抖。
众人还没有从那刺骨销魂的阴冷中回过神来,便又感觉到天黑了。
如适才一般,那种黑如浓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再次笼罩了此间世界。
不仅如此。
暗中的洪易和众学子都猛然抬头。
看到天上的明月和漫天昨星斗、璀璨的星河,都变得模糊起来。
因为天空在旋转,剧烈地旋转。
明月、星辰,都变成了模糊的光影,越来越快,直至变成一道道旋转的光线、涡流。
人人都陷入一种天旋地转、不知方向的眩晕之中。
乾坤倒转,斗转星移!
众人惊骇莫名。
哪怕人人心知肚明,这诡异女子绝不可能有这般伟力。
眼前一切,都不过是虚幻。
可若不将之破去,那虚幻也是真实。
“噗通!噗通!”
一连几声倒地声。
众学子中,修为较弱、受伤较重的几位,首先就支持不住,扑倒在地。
剩下的人,虽然没有被这女子的道术迷惑,却也不好受。
体内气血滚滚如大河冲刷,透过周身毛孔,热流喷薄,扭曲着虚空。
胸中浩然之气涤荡,透顶而出,绽出堂皇正气,放射智慧华光。
正气连成一片,华光结成庆云。
愛上傲嬌女上司 愛吃烤番薯
将一众儒门学子护在其中。
一时竟将女子那诡异的道术挡在了外面。
“好厉害的浩然正气!”
海妖分身
暗处的洪易心下暗惊。
他如今也勤读儒门经曲,养浩然之气。
自然明白其中厉害。
莫说是他,那女子也是微微一惊。
显然没见有想到,这些人的力量竟然还能聚集一起,融汇为一道。
这些儒门学子,在她看来,除了为首那个上善,其他人神魂也不过是道术显形境的程度,一身气血雄浑,却也只是相当于先天武师。
对寻常人来说,已经是极为高深,难以仰视的高度。
这儒门崛起不过十年。
却拥有这般实力,仅是她眼前所见,便有近十个先天、显形境界的高手。
听说亚圣公府中的执剑儒士,也个个是先天武师,多达数十人。
那些还未见到的,也不知道还有多少?
实在是骇人听闻。
先天、显形境界,对她来说却不算什么,是反手便能拍死的虫子。
但他们力量相联,竟威力倍增,能轻易抵挡她的星宿阴阳道
听说,当年的大禅寺,也有无数先天。
那等境界的高手,单个来说,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但若是大禅寺的先天,便不一样了。
他们有秘法,将彼此的力量相联。
当年,大禅寺有五百先天罗汉。
便号称力可敌国。
大乾攻打大禅寺,也耗费了极大代价伤亡,方才尽灭那五百先天罗汉。
除了这大禅寺,天下便只有军中有兵家之法,能将大军气血相连,诛仙弑神。
可如今看来,这儒门竟也有如此秘法。
“哼!”
“儒门的小东西,本来还想和你们多玩片刻,却没想到尔等如此不知情趣。”
那女子冷然道:“如此看来,也只好尽快送你们上路之后,再去找你们那位所谓的夫子玩玩,希望他的本事能有传闻中的几分,否则就太过无趣了。”
“在此之前,我给你们那个夫子几分面子,临死之前,让你们做个明白鬼,”
“杀你们之人,乃是大罗派圣女,姓赵,名妃蓉,到地下稍等片刻,届时见了你们的夫子,可别忘了和他说啊。”
“哈哈哈哈!”
在一阵阵张扬的娇笑声中,暗中的洪易突见道上一阵狂猛的阴风平地而起。
卷起无数黄沙碎石,漫天肆虐。
突然似有一股无形之力,将漫天洪沙碎石瞬间凝聚合拢,倾刻之间,便成了一张巨大的人脸。
青面獠牙,张开血盆大口。
骤然朝着众人俯冲而下。
这一次,已经不再是虚幻的幻术,迷惑人的双眼神魂。
而是实实在在的阴神显形杀人之术。
强大的阴神念头,附在那黄沙碎石之上,每一粒都坚如精钢,锋锐如刀。
若是被这恐怖的人脸一口吞下,便肯定会如同陷进绞肉的磨盘之中,瞬息之间血肉成泥。
“诸位,结‘军阵’自保!”
上善陡然一声大喝。
面对这女子的攻势,他却没有动手。
反而是在大喝一声后,月光宝剑斜指,脚下轻移,目光凝聚,缓缓扫过四方,似在防备着什么。
而其余儒门学子,头顶纷纷有浩然华光冲出,个个满面肃穆。
片刻间,周身气血如锁相联。
一股股沙场杀伐血气,如恶煞冲天。
一道道刀锋锐气,直似有撕天裂地之威。
那张人脸未曾咬下,就被血煞给冲得摇摇欲散,被锋锐撕扯得颜色都淡了几分。
令那女子也不得不神色一变。
惊疑出声:“这是什么手段!?”
还是那刚烈的断臂学子冷然喝道:“好叫你这妖女知晓!此乃我儒门之大礼!”
世人皆知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最为人广知的,便是其中乐、射、御、四艺。
数为其中最为神秘,世人所难见、难悟。
而其中的礼,却是最令世人所误的一门绝艺。
只当其是一种君子之礼。
却不知,六艺之礼,非但是君子之礼,也是君子之阵。
夫子定五礼,吉、凶、军、宾、嘉,每一种都对应一种绝世阵法。
“好一个儒门大礼!”
赵妃蓉冷然笑道,阴风骤然大起,刮起更多的黄沙碎石,那人脸瞬间变得更加巨大、更加凝实。
与此同时,她右手一翻,掌中多出了一柄通体碧绿的剑。
刷的一下,便脱手而出,如蛇跃出洞,龙腾于空,在空中激荡出无数碧绿剑影。
漫天碧绿剑幕,铺天盖地一般。
似乎被那巨型人脸给裹挟着,一起朝着众人压来。
“噗!”
众学子似乎承受了滔天压迫,其中大半,齐齐喷出一口鲜血。
“诸位学兄!坚持!”
“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先前那断臂学子满面绝决,正气凛然,急急诵出一句诗句。
竟在此时,又反手一掌朝自己胸前拍去。
不仅没有抑制伤势,反而再次狂吐出鲜血。
就连已止住血流,断去的右臂,也再次如激流般迸射出鲜血。
血喷如柱!
喷出的鲜血,化作狂涛碧虹一卷,将其余学子吐出的血,都卷在一起,竟长出了头角峥嵘,四爪蟠空。
“昂!”
一条粗逾丈余,长有十数丈的碧血长龙嘶吼着,腾空而起!
其威势惊天动地。
其惨烈果决动人心魄!
赵妃蓉那看不清的面目之下,已经惊得花容失色。
暗中,洪易只看得心神激荡难平。
恨不得就此跳出去,与众学子并肩作战!
与此同时,一直未曾有动作的上善,突然发出一声大喝:“妖孽!给我出来!”
我的美女BOSS 低調丶傲天
手中月光宝光同时上撩,又瞬间变幻。
“大道如青天!”
转世凡尘不续缘
“万代山河满江红!”
一连两式养吾五色剑式,瞬间斩出。
目标却并非那赵妃蓉,而是分别斩向两个不同方向。
俱是虚空一片,除漆黑夜色外,不见一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