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wtkz火熱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笔趣-第2525節 創意穿搭讀書-tkhu4

Home / 玄幻小說 / lwtkz火熱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笔趣-第2525節 創意穿搭讀書-tkhu4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另一边,在夜色的遮掩下,安格尔等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距离皇女城堡数百米外的一座塔楼顶端。
对于一众少经世事的天赋者,这一次的经历,大概是他们此生遇到的第一件大事。所以,此刻均用各种方法表达着重获自由的激动。
可对于安格尔来说,这次的行程基本毫无难度,只能算是此次任务中发生的一个小插曲。
不过,这次的行动虽然表面上无波无澜,但安格尔很清楚,潜在水面之下的冰山,却是无比的庞大。
不管是什么原因,哪怕那皇女真的是因为歌洛士的缘故,而对梅洛女士一行人下手,但她敢公然抓捕野蛮洞窟的引导者,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再加上安格尔此次在牢狱里看到的场景,以及老波特所说的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带走牢狱中的人,从这种种信息就可以看出,古曼王国或许正在酝酿着一场惊天巨变。
而皇女城堡的发生的事,可能也只是这场巨变中不起眼的一小幕。
安格尔回过头,看向远处灯火辉煌的皇女城堡,忍不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总算是结束了。”说话的是梅洛女士,她走到安格尔身边,并未和安格尔齐平站,而是守礼的让了半步。
安格尔:“你们的事,算是结束了。但这场波澜,却远远还没有平息。”
梅洛女士看向下方街道,不知什么时候,街道上突然多了很多巡逻的护卫军:“的确,这场波澜还未停歇。护卫军已经开始搜捕了,想来,皇女已经发现了不对劲。”
安格尔看了梅洛女士一眼,没有解释,他口中所谓的波澜,并非是皇女镇这一隅之事,而是顺着梅洛女士的话,回道:
“这些护卫军的搜捕,应该与皇女本人无关,估计是因为多克斯放走流浪学徒的事被发现了。”
多克斯比他们先一步的离开城堡,而且,造成的动静相当大,必然会被城堡护卫队发现。而彼时,皇女和灰鸦还困在二层的幻境里,所以监牢的事,她们此刻估计还不知道。
“红剑大人为何会出现在皇女城堡?”之前在亚美莎监牢里见到红剑多克斯的时候,她就很疑惑,只是当时另有要紧之事,并未询问。
“他参与进来,只是一个巧合,不过他的作为,是有意还是无心,这我就不知道了。”安格尔在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并未和多克斯断开心灵系带,甚至还在互通有无。真想要知道是有心或者无心,可以随时询问,但安格尔并未打算去过于深究。
古曼王国的事,流浪巫师想进场,自然随意,反正自由来去。但他可不想沾这淌浑水,还是交由莱茵阁下去烦恼这事比较好。
那神聖的地方 西西噠
在安格尔说话间,皇女城堡突然一阵光芒大放。一股庞大的气势,以城堡为中心,化为了气浪,向着四周蔓延。
当这股气势来到安格尔他们所在的塔楼时,其实已经很小了,可依旧能感觉到这股气势中那股令人燥郁的情绪。
“看来,这次才与皇女相关。”梅洛女士恍然道,“只是皇女的情绪,好像比预想中更加的暴躁。”
安格尔淡淡道:“或许是,她已经接收到了我送给她的小惊喜。”
说到小惊喜,梅洛女士是真的很好奇,之前安格尔给史莱克姆喂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或许是安格尔看上去很好说话,梅洛女士没有太多迟疑,便将心中的好奇,问了出来。
安格尔的反应,却是神秘的笑了笑,好一会儿后,才道:“一位研发院的同僚,所制作的有趣药剂。我也是不久前才得到的,至于效果嘛……我也没亲眼见识过,但想来应该会很不错。”
有趣药剂?听到“有趣”这个词,梅洛女士便感觉到了一阵背脊发凉。
之前,安格尔还说布雷泽和歌洛士挂在天上,配合盲蛇的设计是有趣的。可想而知,他口中的有趣,哪怕没有生命危险,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提到布雷泽和歌洛士,梅洛女士还挺好奇他们在皇女的衣柜里挑了什么衣服穿,之前离开的急,还来不及看。
想到这,梅洛女士回首看向那群还沉浸在各自情绪中的天赋者。
愛上契約新娘
乍一看,并未看到布雷泽和歌洛士。
不过,超凡者要找人可不单单用肉眼,在精神力的视界里,她很快就发现了藏在墙边的两道气息。
这片塔楼的顶端很平坦,并没有可藏人之地,不过,因为夜色正浓,加之背后高塔的阴影,倒是让布雷泽和歌洛士找到了一个好去处。
虽然有建筑阴影加上夜色的双重加持,但梅洛女士还是将他们看得一清二楚。
当看到他们的穿着打扮时,哪怕一向镇定自若的梅洛女士,都忍不住闭上眼一秒,然后缓了缓心神,深深的吐出一口气。
而梅洛女士的这异常情绪,被一旁的安格尔也捕捉到了,他循着梅洛女士所视的方向看去,然后……他有些明白梅洛女士为何会突然出现情绪起伏。
实在是,这两位少年的打扮,太过扎眼。
歌洛士的整体打扮乍看没问题,看上去像是裹着一个大毯子,但细节却相当的有意思。
毯子的确是毯子,就是皇女房间里的地毯。只是,单独将地毯围在身上,很有可能会走光。若是以往,这点走光也算不上什么,但他才从捆缚的艺术之中脱离,身上的勒痕极其明显,尤其是几个重点部位,又红又肿,若是被人看到,那脸就丢大了。
所以,为了不让地毯从身上滑下去,歌洛士从皇女的衣柜里,将那个说是“衣服”,实际是“全身缠的黑铆钉皮带”,给用上了。
那充满某种暗示意味黑色皮带,将歌洛士上下都绑住了,而地毯则被固定在皮带之下,这样就不会滑了。
但这副打扮,实在是很像极乐馆的某类癖好人群,搭配歌洛士那张白净俊逸的脸,实在是惨不忍睹。
不过歌洛士的打扮,好歹远看还行,而布雷泽的打扮,那就真的是亮瞎人眼了。
安格尔估摸着,梅洛女士那情绪起伏,都是布雷泽打扮给惊到的。
布雷泽压根没有挑衣服,他直接挑了一个“棺材”。
安格尔曾经在全息平板上,看到地球文明的一个古老刑具,这种刑具叫做“铁处钕”。它其实就是一个人形的铁盒子,但外表被刻画成了少女的模样,而盒子里面布满了凸起的长钉,人被关在里面,长钉就会逐一扎入身体里,虽然很痛,但短时间内死不了,直到尝尽痛苦,哀嚎数日后,才会死去。
而布雷泽身上的那个“棺材”,和“铁处钕”简直一模一样。甚至,铁棺上也刻画了人物形象。
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原本的“铁处钕”连头带脚都会包着。而布雷泽穿着的这个,是从颈部到脚踝。同时,双手处还有孔,可以让手放到外面。不过,布雷泽并没有将手外露,想来也是怕被发现勒痕。
这东西,能出现在皇女的衣柜里,必然不一般。它的内部,虽然没有长钉,但却有铁棒,位置正好在腰部以下。
当然,布雷泽不可能去发挥那铁棒的作用,稍微调整位置,就能避开。
但不说里面,光说外面,布雷泽穿着的这件“棺材”,实在让人无力吐槽,而且,这棺材还是正面开合的,也就是说,布雷泽打开“棺材衣服”的方式,就跟某种喜欢出其不意,突然外露的风衣变态很相似。光是这点,就让人想要揍他一顿。
“他们两个,真是别出心裁的搭配。”
梅洛女士听到安格尔的声音,转头看去,见安格尔也看着布雷泽与歌洛士,而且露出和之前看众天赋者上三层楼梯时一样的看戏表情。
梅洛女士只觉得双颊滚烫,这是在替那两个小子尴尬。
外星联姻记
之前他们俩被绑在天花板上做圆周运动,那是被迫的,也就罢了。但现在,他们还挑战耻度如此之高的穿着,梅洛女士就觉得,这就牵连到自己了。
毕竟,这两人是她找来的天赋者。
此时,超维巫师大人,正用饶有兴趣的目光看着他们;那他,又是怎么想自己的?
貴主
会不会觉得,她这次引导任务在草草了事,或者,干脆是她教歪的?毕竟,安格尔知道梅洛女士曾经当过礼仪老师,而礼仪中,仪表就包含了个人穿搭。
梅洛女士脸色越来越红,但看那两个小子的眼神,却越来越严厉,甚至开始隐隐浮现杀气。
她现在很后悔特意去救他们了,早知道有此时一幕,她怎会跑去救这两个蠢货。
塵埃眠於光年
安格尔也感知到梅洛女士那勃然的煞意,他轻声“咳咳”了一下,吸引了梅洛女士注意后,开口道:“你在想怎么处罚他们吗?其实,我觉得大可不必。他们的搭配挺有创意的,不是吗?”
巨星從影視學院開始
混在五代當軍閥 卿士
为了证明自己说的不是假话,安格尔还给出了佐证:“你也看到了,那皇女的衣柜里能穿的也没几个,而且各个都很暴露。他们的穿搭能将全身遮住,也算是替其他人的眼睛着想了。”
梅洛女士见安格尔都替他们说话了,她也不好再继续表现出太愤怒的样子,只能讪讪道:“大人说的也是,这样子总比赤身好一点点。”
梅洛女士在那“一点点”上用尽了力气,显然内心的羞怒还没有彻底消散。
安格尔见状,也没有再继续挑这个话题说下去。
毕竟,那两位当事人自己也知道羞耻,故意躲到阴影处了,不碍人观瞻,还能批判他们什么呢?
……
“咦,这哭哭啼啼的在干什么?”
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在众人中响起。梅洛女士循声一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红剑多克斯来到了这个塔顶。
多克斯此时正站在西比尔的旁边,但他所说的人却不是西比尔,而是被西比尔搀扶着的亚美莎。
其他人逃出生天的激动,都是用兴奋表示。或是欢呼,或是大笑,再不然就是长舒一口气。
唯有亚美莎,她双眼默默的变红,没有吭声,只是死死的看向皇女城堡。眼中的恨意,不言而喻。
对于这位少女而言,她所受到的欺辱,其实已经超越了很多女性能承受的底线。
她的默默哭泣,与仇恨,倒是能够理解。
所以,就算之前梅洛女士看到了亚美莎眼红,也没有苛责其软弱。
倒是,多克斯此番一来,就点了亚美莎的名,这让众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亚美莎。
天赋者中除了西比尔,其他人都不知道亚美莎遭遇了何种对待,只是疑惑亚美莎为何会哭。
亚美莎被多克斯调侃,再加上被众人盯着,她也不想将自己的软弱表现出来,只能强忍住内心波动的情绪,笑着对众人道:“我这是喜极而泣,真不容易,能从那个魔窟里逃出来。”
亚美莎这么一说,其他天赋者倒也理解了。
喜极而泣,多么完美的理由。
但多克斯就像是搅局的一样,继续道:“你确定你眼里流露出来的恨意,是喜极而泣?”
亚美莎被怼的无言,而且,从地位上来说,她也不能反驳多克斯。
一边的梅洛女士却是看不下去了,开口道:“红剑大人,何必对我们野蛮洞窟的天赋者,如此苛刻呢?”
抢钱俏娇娃
梅洛女士特意点出“野蛮洞窟的天赋者”,也是因为自身底气不足,只能拉组织当靠山。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多克斯可不吃梅洛女士的这一套,但安格尔这位他主动交的“朋友”在一旁杵着,而且,安格尔还是出自野蛮洞窟的巫师,他也只能摸摸鼻子认了。
“我只是觉得,她既然这么恨皇女,何不求求你们野蛮洞窟的巫师出手,将她彻底抹除。毕竟,这次皇女可是主动招惹的野蛮洞窟。”
多克斯话说到这时,眼睛却是往安格尔身上瞟,显然,他嘴里所说的巫师,正是安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