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r01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一五二章 語舒受尊重子豪訴情懷閲讀-35wcz

Home / 現言小說 / rar01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一五二章 語舒受尊重子豪訴情懷閲讀-35wcz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尽管,语舒代理总裁,实际上与直接当总裁,没有多大区别,反正国松都听她的,可是她心里就是有些不爽,尤其是除夕团年时的情景,时不时就浮现在她的眼前,一直影响她的心情。
夢幻兌換系統
正月初一早上,国松就感到语舒的不高兴,可是,他又不知道原因,他问语舒为啥心情不好,是不是想爸爸妈妈了,语舒就笑了,笑着说:“我们都是有孩子的人了,父母肯定想,明天我们就回去,不就见着我爸妈了?没有这么矫情的。”
先婚再爱,总裁别无礼
樹的年輪 溪子落
国松就说:“老师,我就觉得你不高兴,我能感受得到。”语舒也就笑了,她知道国松说的没有错,爱人之间,一小点儿感情,或者情绪波动,对方都能感受到,她亲密的将脸贴上国松的脸,国松就感受到她脸的细嫩和滑润,还凉凉的,特别舒服,这是语舒拿手绝活,每当他们产生分歧,或者要吵架的时候,她就用这一招软化国松,求得和解,今天她又这样做,国松知道语舒不想说出自己心中的不愉快,他也只好放弃追问。
他们起来,思语还睡的呼呼的,他们就来给国松父母拜年,两位老人正在准备饭菜,国松父亲正在包饺子。
语舒让国松去照看着思语,自己给国松妈妈打下手帮忙做饭,原来他们家所有的佣人,正月初一是全部放假的,所以,今天的饭需要自己做。
等菜全部准备好,思语也就醒了,语舒赶忙将他衣服穿好,帮他洗漱好,就带他下楼来给爷爷奶奶拜年,老奶奶赶忙将他抱在怀里,递给他一个大大的红包,老爷子也递给思语一个大红包,小家伙谢了爷爷奶奶。
一家人在一起吃饺子,老爷子感到非常高兴,就说要喝几杯,还要喝五粮液,老太太有些不放心他的身体,老爷子很坚持,就只好让他少喝几杯,国松和语舒也就陪他喝几杯。
几杯酒下肚,老爷子就有些感慨,笑着说:“今天这种景象,我已经想过无数回,今天终于实现了,最让我满意的是语舒知书达礼,温柔贤淑,还聪慧能干,国松你比爸爸强多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对待你的媳妇,听媳妇的话,不要动不动就使小性子。”
国松点头答应,说一定对语舒好,然后,老头子又对语舒说:“语舒你一定要刚强,在你主政的时候,一定要解决家族问题,想个办法,将他们从公司剥离出去。要将家族管理公司推向社会,让他们自生自灭。”
语舒感到很惊讶,就说:“爸爸,你为什么不乘自己现在身体健康的时候,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呢?这可是个非常棘手的事情。”
国松父亲苦笑着说:“我知道这些家族成员都是寄生在公司里的毒瘤,可是,一直无法痛下决心将它割去,我找不到一个好办法,只能把这件事情,留给你。”
迷失在星空
语舒笑着说:“昨天晚上的情景,您也看到了,他们是不大看得起国松,我更不用说了,公司养着他们,他们还这种态度,我很担心他们成为公司的绊脚石,我想应该有办法解决他们的。”老爷子默默的点头。
他们吃过早饭,国松带着思语在球场边上放炮仗玩儿,国栋带着自己的女儿来了,他去给父母拜过年,就来操场边,向国松和语舒问好,语舒只好让思语给他拜年,他就给了思语一个大红包,语舒没有想到他们会来,所以,手头没有红包,国栋女儿向她拜年后,她赶忙牵着女孩儿回去,给她拿红包,国栋却拦住她,说是大孩子不用要红包的,语舒笑着要求跟女孩儿加微信,女孩儿就同意了,语舒就给她转了一万块钱红包。
我在漫威刷好感 若清峰
国栋小声问语舒:“宋总裁,正月初三有闲空吗?我想请爸妈和你们去家里吃顿饭。”这可是出乎语舒意料,语舒就招手让国松过来,将国栋的邀请告诉国松,国松笑着说:“还不好说,明天我们去给语舒父母拜年,然后,还要去给舅舅拜年,如果舅舅留吃饭,就没有时间去你那里了。”
国栋说:“初五,怎么样?”
国松笑着说:“正月初几的,事情多,所以,时间就不好定,总之,大哥那里,我们只要有时间就会来的。”国栋就说再找时间,然后告辞离去。
国松冷笑着说:“他已经感觉到你要拿家族成员开刀了,他是这些兄弟姐妹中悟性最高,最奸滑的一个,小算盘打得最精,过去从来没有接过爸爸妈妈吃饭,更不用说我了。”
天才少女玩转皇家贵族学园
一会儿功夫,七大姑八大姨兄弟姐妹们都来拜年了,操场上的车子停满了。语舒和国松只好回去照料着端茶递水。
国梅从语舒手上抢过茶水壶,笑着说:“嫂子,您是大总裁,怎么能亲自端茶递水,我来我来。”语舒只好将茶水壶递给她。
一时之间,思语反而成了中心,大家都来跟他打招呼,逗他玩儿,给他大大小小的造型各异的红包。
重生之第壹影後
国松负责给来的小朋友们发红包,每人五千元。大家都来给语舒拜年,都表示想在这里吃饭喝酒,国松妈妈说她老了,做不动饭了,大家就说他们自己来做,由大姐领头,大家都去厨房忙碌起来。
很快两桌子饭菜,弄好了,国松和语舒反而成了客人,大家将国松和语舒捧得高高的,国松父母坐了一桌子上席,他们就将国松和语舒摁在另一席的上席上,国松和语舒坚决不坐,说是没有在自己家里自己坐上席的规矩,最后,还是国松让大姐和大姐夫坐了上席,大家反复陪语舒和国松喝酒,客厅里只听到一种称呼“宋总裁”。国松父母反而被冷落了,还是语舒坚决从他们这一席来到国松父母这一席,陪两位老人喝酒,大家才都围到这一席来,一直闹到晚上六点多,大家才慢慢散去。
语舒觉得特别累,她就问国松:“每年过春节都是这样吗?”
国松说:“过去也有几家过来拜年的,基本上是拜过年就走,没有今年这么热闹。”
萬世飛仙
他们小两口说着私房话,老两口也在聊家常,国松母亲担心的说:“语舒不会被他们迷惑住了吧?平日里没有人上门,这一下都来了。”
国松父亲笑着说:“老婆子,不用你担心,你儿媳妇也不是个简单的人,你就等着看好戏就行了,这些人已经感到他们好日子到头了。”
初二早上吃了早点,国松和语舒带着思语去给外公外婆拜年,下午去给国松舅舅拜年。
见到外公外婆,思语就开心多了,跟外公外婆说这说那,中午吃过饭,语舒收到子豪的微信消息,约她晚上七点红都酒吧见一面。
先婚后恋:邪魅首席的小新娘 落茶花
语舒原本不想去的,可是,自从她知道子豪和嘉悦要结婚后,她经常梦见子豪越走越远,她喊子豪,子豪头也不回,所以,她心里面也十分失落,很想单独见见子豪,所以,她回消息答应了子豪。
语舒就皱着眉头说自己肚子有些不舒服,估计昨天晚上给思语盖被子受凉了,国松紧张的说要带她去医院,语舒笑着说他太大惊小怪了,就是不舒服而已。然后国松说不让语舒去舅舅家去,让她在家歇着,他一个人去,叮嘱她如果病情加重了,就给他打电话,带她去医院。国松婆婆妈妈了一阵,才不放心的开车走了。
下午六点,国松打来电话说舅舅留他吃晚饭,他要晚一些回来,语舒就要他少喝酒,喝酒后不要再开车了。
思语有了外公外婆基本上就不再缠着妈妈了,语舒就对她妈说她出去有事,跟思语再见后,就开车去与子豪见面。
语舒到时,子豪已经要了一个包间,已经点好了四菜一汤,一瓶红葡萄酒。语舒推门进来,子豪笑着请她坐了上席。
语舒向子豪说了新年好以后,就在上席坐了下来,笑着明知故问的说:“大过年的,忙得不可开交,突然要求见面,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子豪边开酒瓶盖,边说:“新年了,就是想你,就想见见你,嘉悦今天说要让她妈妈陪她睡,让我回家睡,我就想跟你见面。”
语舒装着严肃的说:“子豪,我是有夫之妇,你也马上要结婚了,怎么能私下约会呢?你这可是不对,我要回去,我以为嘉悦与你在一起呢。”
子豪笑着说:“语舒,你以前不这样虚伪呀?难道当了总裁人就变了?别跟我装了,我发消息,你能秒回,说明你也非常想跟我见面,我很好奇,你那寸步不离的小鲜肉,你是怎么摆脱的呢?”
语舒听他这样说,噗嗤一声就笑了:“我们这样心灵相通,为什么就没有能在一起呢?自从知道你要结婚了,我就时常梦见你,一句话不说,喊你也不理我,就漠视的越走越远,好几回我都哭醒了。”
子豪边给她斟酒,边说:“我也不是不爱嘉悦,就是心里放不下你,决定结婚了,心里面却空空的,特别想跟你见一面。”说到最后,子豪的眼圈已经红了。
语舒看子豪这样也就沉默了,她能说什么呢?一切道路都是她选择的,原本他们有很多次机会走到一起的,可是硬生生的被语舒人为改变了,现在,再也无法回头,语舒只能伸出双手默默地紧紧地握住子豪的手。子豪感到了语舒手在颤抖,浑身发抖,他知道语舒在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子豪看她这样,就故显轻松的说:“算了,不说了,都过去了,说说你准备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吧!”
语舒只是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站起来,扑进子豪怀里,尽情的哭了起来,子豪紧紧地抱住她,她哭了一会儿,逐渐平静了下来。
子豪帮她擦拭着泪水,语舒小声说:“子豪,请你千万记住我,尽管我没能嫁给你,但是我把能给和不能给你的,都给你了,我有困难,思语有困难,你一定要帮忙,他可是你的儿子。”
子豪连连点头说:“我会永远爱你的,我会时刻关注你们母子的,你们母子是我最亲近的人,有什么困难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语舒直勾勾的看着子豪说:“要不,我们今晚就开间房,满足你我最后的一个心愿?”
子豪连连摇头说:“语舒,我们不能这样,我答应过嘉悦一定要忠于我们的爱情,还有你也已经同国松领了结婚证,我们都要克制自己,忠于我们的婚姻,尊重我们的对象。”
戀愛蜜語之野蠻女友 蕭孩
语舒坐正身体,梳理好自己的头发。语舒说要赶在国松回去前,自己先回去,她就弯腰让子豪吻了吻她,拥抱了一下子豪,就匆匆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