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zgpau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征途》-第五百一十六章 被圍看書-9h2cg

征途
小說推薦征途
编瞎话本来不算啥麻烦事,关键是天佑要把谎话编圆润了才行。一方面不让外面那些人起疑,另一方面还要和庞大海这边的内容印证起来。还有就是佛门那边之前也有人跟着天佑他们进山救人来着,这些人也知道一些信息。
那些佛门弟子知道的内容和庞大海知道的内容,还有外面的其他人知道的内容,这些东西都要互相印证,要能串联起来。不然万一对不上的话,天佑这边估计又有的麻烦。虽然天佑是紫霄宫弟子,理论上来说这边的人,哪怕是军中的将领也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但真要闹起来对他来说其实也挺麻烦的。
花了点时间把心中想法互相串联一下,大概想好了如何应对,然后又和虎妞他们,尤其是孙悟空那家伙仔细的讲解了一番。确定他们都记住了,然后天佑才重新带队往山外走去。
前行不多远,他们果然就被山外的军队发现了。
几名斥候远远的看到天佑他们之后还稍微闹了点误会,主要是天佑这边妖怪比人多,所以阵营有点不好区分。好在对面有聪明人,一眼认出来天佑身上穿着的就是紫霄宫的门派服装,所以就大着胆子跑来和他们沟通了一下进而确定了天佑他们的身份。
得知天佑他们是紫霄宫的门人,而且就是之前进山的那批人,斥候队长立刻变得恭敬了起来,一边让人去报告,一边把天佑他们往军营那边迎。
军营那边得到消息之后也是反应迅速,一大帮人很快就从军营中跑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天佑并不认识,看打扮应该是个将军,至于官居几品、姓甚名谁那就不得而知了。
那将军身边当然不会只有他一人,还跟着许多偏将之类的,当然文官也有。不过天佑首先关注到的不是这些人,而是一名常服打扮的青年。不为别的,就因为此人身上的灵力波动相当的可怕。
这人走在那为首的将军身边,却不在核心之中,而是默默跟在队伍的外围靠后有些的位置。然而位置虽然偏,这人身上的灵力却彷如万点烛火中的一盏太阳灯。在那耀眼的光芒之下,周围的烛光都仿佛要看不见了一般。
事实上这么刺眼的光芒并非说明对方的实力极为夸张,而应该说是对方的修为刚好卡在了某个特殊的阶段。
修士们随着修行的持续,灵力不断的攀升,在天佑的灵视之下,自然也就是越来越亮的状态。然而等到了某个阶段,具体因人、因功法不同而稍有差异,但必然是每个人都有这么个节点。只要没到这个节点之前,修为越高,光芒越盛。然而,只要一旦那道坎迈过去了,身上的修为便不再那么容易被看出来了。
之前在夷洲岛,那位找天佑麻烦的智尚禅师便是这种修为阶段,光芒极盛,实力却并非能引起质变的地步。
眼前这青年看起来可是比那位要年轻许多了,但他身上的灵力光芒却是要更胜三分,眼看着就要化虚为实神光内敛了。不过目前来看此人的修为确实还是差了那么一丝。
天佑他们往营里去,里面的人往外迎,两边很快便走到了一起。那名武将一看天佑他们这边还抬着个人,立刻便状似关切的询问起来,“这是被妖魔伤了吗?”问完之后不等天佑回答,他便直接转身喊道:“医官,军医官何在?”
天佑连忙伸手制止,“将军不必唤医官了,我这位师弟只是被妖物囚禁后受了些折磨,修养些时日就好了。有劳将军担忧了,还不知将军要如何称呼呢?”
“哦,无事就好。”那将军先客气了一下,然后拱手道:“本将乃大齐国飞骑军上将军田恬,奉命在此扎营,准备进山灭妖。”
天佑赶紧也是一拱手,“小修天佑,紫霄宫门下,携师弟庞大海、师妹柒小妹,见过田将军。”天佑很正式的抱拳行礼,柒小妹也跟着照做,至于庞大海则还在熟睡中并没有啥反应。不过天佑的其他妖宠则没有跟着拜,毕竟他们是妖,本就没必要去和人类客气。尤其是孙悟空。这家伙要不是还抬着人,还不知道要惹什么事呢。
那将军和天佑没啥利益冲突,自然是很客气的回礼道:“修士客气了。咱们还是进营里再聊吧。”
天佑当然也不想被堵在这里,客气的应了下来。一群人这就进入了营地中,这边居然早就准备好了帐篷。
虽然天佑说不需要了,但对方还是准备了医官来给庞大海检查了一下。
像是庞大海这种情况虽然表面上没啥伤,但学医的只要稍微诊个脉就啥都知道了。不过那几个医官也是明白人,知道这种事情传出来不好听,所以并没细说,只是回复他家将军说天佑说的对,然后就没下文了。
把庞大海这边安顿好,并且把孙悟空留下看守,顺便还留下了虎妞看守孙悟空。毕竟是新收的妖宠,心性什么的还没有完全摸清楚,天佑可不敢完全放手。当然,大事是闹不起来的,毕竟有灵魂契约在,效力不比紧箍咒差多少。
离开了安置庞大海的营帐,天佑很快就被迎进了另外一处很大的军帐。看这个规模多半是军中议事的地方,面积相当之大。
一众文武官员和几个不知道啥身份的人一起进入了军帐,然后各自落座。不过让天佑有些意外的是,这些人居然没给他准备位置。
说实话,天佑对这个情况稍微有点意外,毕竟之前在外面的时候对方非常的客气,但如今这个阵仗就明显不太对了。
山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天佑当然知道对方不问个清楚明白是不可能放过他的。然而这问话与问话之间可是大有区别的。坐在宴席之上,交杯换盏的问,和这样让天佑站在中央直接这么问,那区别可是大了去了。
前者那是询问、咨询,是一种很平和的态度,而如今这个样子,说是审问可能有些过,但居高临下却是没啥问题的。
若是按照地球上古代的规矩,他一个小小的修士,人家一个大将军,要问他点什么,让他跪那里回答都没啥问题。毕竟谁叫地球上的道士不会法术呢。
但这儿不一样啊!这是神洲大陆啊!这里的修士可是真的会法术的。
按照神洲大陆的规矩,修士们的身份天然是要高于普通人的。毕竟当年那场万族大战就是为了在各族之间分个高下争夺生存资源的。人类虽然因为人皇铸造的金砖而没有遭到灭族,但不管怎么说人族算是失败者的一方,自然仙门和佛门的地位就要高出一头。毕竟是胜利者吗。
但是,这些将军和官员毕竟是齐国的军政人物,所以身份上和一般老百姓还不能同日而语。而且,像是这些武将,其实本身就是有修为在身的。说他们是有官身的修士一点不算错。
不过,虽然像这位田将军一样的又官身的修士确实比天佑这样的小修要厉害,可天佑也不是一般修士啊。他头上可是顶着个紫霄宫的名头来着呢。
双方都是修士,对方是齐国的官修,天佑是紫霄宫的修士,两边都是额外加成,所以双方一拉平,大家的身份按说也应该平等交流才对。只是附近这个站位……怎么看都像是准备搞三堂会审的意思。这天佑可就不干了。他好好的又没有得罪人,凭啥这样对他?
“田将军,不知小修可有犯什么忌讳?”
“修士何出此言啊?”田恬坐在上首的位置上,看着天佑问道。
天佑也不客气,直接反问:“大涨之中各人皆有座位,为何独把小修立在这正中。这是准备过堂吗?”
“放肆。”上座的田恬还没说话,侧面一张桌子后面的一名官员却是先拍了桌子。“我等乃是齐国的官员,问你点话而已。这都还没开始你便闹着要座位,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天佑听到此人说话不由转向他这边抱拳弯腰问道:“那不知这位大人可能告诉小修……什么是法……什么是天呢?”
在地球上,所谓的天和法,那都是虚称,实际上指的是国君与国法。但还是那句话。这里是神洲大陆,这里的法和天,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妄言的。这就好像在地球上你可以随便喊“上帝啊”,完全没事。但若是在真有上帝存在的世界,你这么瞎喊可是要出大事的。
果然,对面这人被吓住了。
相比之上面的将军,这位不过是就一个凡人。身上灵气虽然还有点,但却是虚浮无根,一看就知道是那种靠好东西补起来的灵气,而非自身修炼的灵气。这种灵气能滋养身体,但和修为却是两码事。说白了这就一凡人。
“我……”
“法,便是道,是是这世间万物遵循的至理。天,便是法的总和,是一切法的具象,是……”
“是错的。”天佑直接一句话把对面接话的人噎了个半死。
原本气定神闲坐在那里插嘴的那名青年直接就想站起来,结果却被天佑之前看到的那名修为很高的青年给压住了。
“道友既是修士,自然该知道各有各法,又怎能妄言别人的法是错的呢?这可是有失紫霄宫天下仙门之首的风度啊!”
望着那金光闪闪的年轻人,天佑也是冷冷一笑。“你既知各有各法,又为何要用你们的法来讲我的法。难道说……”天佑冷冷的瞪了那人一眼,“你们觉得你们修的法,比我紫霄宫的法要高出一筹?”
所谓杀人诛心。天佑可不是什么善茬。你们能做初一,就怪不得人家做十五。
刚刚天佑这话绝对是个超大的坑。本来天佑只是紫霄宫的弟子,正常来说只要不是太过分,紫霄宫一般不会为了一个弟子就跑来找麻烦。但是,各家的法便是立派的根本。你要敢说自己家的法比紫霄宫的厉害,紫霄宫那边就敢全体杀过来跟你拼个你死我活,让你知道知道到底谁家的法厉害。这种事情心里想可以,但却不能说,这是底线。
果然,对面原本正在那装高人的青年这下被彻底噎住了。
不是他比不过天佑,而是这话……他不能接啊!
等了半天没听到下文,天佑这才用鼻子里哼了一声,转回那田将军这边。“他们可以说自己不懂礼数,将军应该是懂的吧?我家仙长们可是很想了解一下齐国的礼数呢。”天佑说话的时候背后的空间便开始扭曲,一个若隐若现的古镜虚影正在逐渐凝实,虽然并未具现出现,但你隐隐的波动却是让在场之人都感觉到了。
修士们的神兵、法器,那就跟现代人开的车,带的表差不多,那是彰显实力的标志。想想,若是你在商场门口看到有个人从一辆劳斯莱斯里走下来,受伤还带着上百万的名牌手表,这种人你会傻傻的冲上去得罪人家吗?同样的道理。天佑的玄灵宝镜虽然没有完全显形,但那隐隐的波动却告诉了这些人,这是件顶级法器。而紫霄宫出身,能有这等级别的法器,不用说也知道这是又师承的弟子,不是一般弟子了。
“哎呀,这些下人真是不会办事。”田恬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路过下首座位的时候还踢了一脚那个武将把他赶开,然后才过来拉着天佑过去入座。“天佑修士莫怪,这是下人疏漏,居然忘了安排座位。”说着他还不忘骂那个被他踢开的武将:“你也是。下面人笨手笨脚的忘记给客人安排座位,你不会自己往旁边挪一个位置啊?真是个憨货!”
天佑知道他们这是在演双簧,但他却没说破。目的达到了,他也不想太咄咄逼人。关键不是礼仪问题,而是他不敢说妖梦的事情,所以心里多少有点虚,想着要快点走,不想把事情闹大。说实话,要不是之前这些人搞得太过分,他根本都不会在意这点小事。
不过天佑也不后悔自己闹了这么一出,毕竟这些人之前的作为明显就是在针对他。至于原因吗……天佑现在还不能确定,只能说是有个大概的想法。至于他想的对不对,现在他也没兴趣去深究了。
落座之后众人之间的气氛明显还是有点尴尬,大家都不说话,田恬只好自己来说了。他先是客气了一下活跃了一下气氛,然后把目前的情况说了一下。天佑倒是从中了解到了他们进山之后的情况。
之前的事情可以说是闹的挺大,妖物公然劫人,而且修士们追进去之后还被袭击了,这个确实算是大师。以前山里有个妖物伤人什么的,官府一般都是不怎么管的。只要妖物别往城里来,那都不算事。但这次显然是妖族越界了。
在之后,天佑他们追入深山,而佛门的那些人和官府的人都撤了出去,把情况这么一说。那些负责此地的官员立刻就知道这事情必须要出面了,而且正好天佑他们失陷在山中,他们也有必要搞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以及日后妖物是否会继续出来祸害百姓。于是就有了这么一支军队。
当然,他们来是来了,却没想到天佑他们自己跑出来了,所以现在就想知道下山里面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致把情况捋了一遍之后田恬就开始询问天佑他们的情况,而想要尽快脱身的天佑也没继续闹事,言简意赅的将山里的情况大致介绍了一番。
“什么?你把那只猴妖收服了?”这次还是对面那几个青年之中的一人插得话,不过不是之前的那两人。
天佑根本没搭理他,依然对着田恬说道:“现如今那猴妖已被我收为妖宠,他的洞府之中那群小妖也是死伤殆尽,如今都逃散在山林之中。将军若是想要彻底剿灭,如今的人手怕是也不太够用。不过依我之见,也就不必在意了。反正首恶已除,小妖们也没那个胆子出来祸害百姓,倒是不用太过在意了。”
田恬听到这里就开始沉吟,显然也是在斟酌天佑的建议。不过,田恬在想事情,那边却有人坐不住了。
就在那群年轻人身边的位置上,有个官员打扮的人开口道:“小妖逃散,正是我等诛杀的好时机,不然等他们重新聚拢,怕是又要生出祸端来。哪怕我们人手不足,无法将山林里的妖物一网打尽,但能减少一下数量也是好的。”
“大人说的是。”又有人接腔,“除恶务尽。如今这样我等更要趁势而为。”
旁边陆续又有人帮腔,显然大多数人都支持还是进山清剿一遍比较好。天佑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干预的打算。之前只是出于本心,不想这些人进山影响到妖梦,不过仔细想想,就算他们进去也没用。妖梦能从当年的仙、佛大能手底下跑出来,就凭眼前这帮土鸡瓦狗别说能不能找到她,就算真被他们找到了,死的也只能是他们。只是那样的话,妖梦八成又要搬家了。
当然,那是妖梦的事,天佑没打算过多介入。只是,下面这群人的话说着说着就不对味了。
“我也赞同各位的意见。除恶务尽。那猴妖祸害了那么多百姓,必须要付出代价,不能这么简单放过。”
天佑虽然一直在和田恬交流,耳朵可没闲着。这话一出口,天佑立刻就注意到了,然后转头望了过去。
这边话音方落,那边又有人接茬,而且这次是直接冲着天佑说的。“是啊。还请这位道友把那猴妖交于我等公开发落,也算是给百姓们一个交代。”
天佑听着这话,目光冷冷的看着说话的人。
那猴妖是杀害了百姓,但这就和地球上的老虎吃人一样。对这种吃人的老虎,要是在野外打死了也就算了,可如果已经被抓到,并且送进了动物园,难道还非要追去动物园里杀掉这老虎吗?
人类有法律,杀人犯当然要追责,但老虎不是人,猴妖也不是人,不能按人类的法律来考虑问题。
而且,这里面牵涉最大的问题其实还不是追责的问题,而是利益的问题。
如果说法宝是修士手里的豪车,那妖宠就是修士们手里掌握的上市公司。这东西的稀有程度之高,整个修士界就没人不知道的。更别提这猴妖实力非凡,简直是妖中极品,这等几倍的妖宠,价值简直无法估量。如今妖宠已经入了天佑的手,他们说话就要拉出来杀了。这种慷他人之慨的行为,天佑又怎么能忍?
“哼哼!”冷笑了两声,天佑看着那人反问:“若是我不答应呢?”
“若是你不答应……”
“你待如何?”天佑说话间背后的玄灵宝镜虚影再次出现,同时之前被挡在杖外的胡青玄也强行冲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两个军士,后面更是一群人虎视眈眈。
看到场面要乱,田恬连忙出声呵道:“住手,都退下,这是我们的客人,不可无礼。”说着把外面的军士都赶了出去。
胡青玄和虎妞她们不同,她可是鬼精鬼精的。甩手将两个军士扔出去,而后摆了个万福算是打过招呼,也不问其他人意见就径直走到了天佑身后站定。当然,最绝的是胡青玄一路走过来,身上的妖力便在逐步放开,等站到天佑身后的时候,那澎湃的妖力甚至已经实体化了。就连那些没有修为的文官都看到了胡青玄身后氤氲的银灰色妖力,以及那故意展开的九条大尾巴。
现场一下就安静了下来。不是说胡青玄在这里是无敌的,而是多数人已经不敢接腔了。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里虽然确实还有几个人能打得过胡青玄,但却没法一招制敌。如果真要在这里打起来,现场那些没有修为的文官怕是要死一多半。这些人占便宜行,让他们冒险,那可不干。所以,别看胡青玄就是俏生生的往那儿一站,却是仿佛那定海神针一般,瞬间就镇住了场子。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怕了胡青玄,只是哪怕能打得过,这些人却还是要考虑紫霄宫的问题。说来说去天佑是紫霄宫弟子,还是有师承的。之前他们是想借着大势玩道德绑架,看看能不能沾点便宜。要说真和天佑开片,那是没人敢的。毕竟真闹大了,紫霄宫那边可不好搪塞。
之前他们是想占便宜,如今看天佑寸步不让,一些人的心思也就压了下去。毕竟占便宜是好事,但那是没有什么付出的前提下。这要是因此惹出更大的麻烦,那就得不偿失了。
现场冷了场,田恬只好再次出来打破尴尬,只是这次他也不敢让这些人再闹下去了,简单说了几句就算是结束了这次的询问让天佑先去庞大海那边了。
天佑倒是没有和田恬翻脸。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刚才军帐之中的那群人其实也不是一条心。现场起码有三波势力存在,而且各自有自己的思量,所以有些事情他们可以同仇敌忾,有些事情上却不能一条心。至于说田恬……目前来看他至少不是打算针对自己的那波人中的。当然,这家伙也不是啥好鸟就是了。
离开军帐,回到庞大海所在的帐篷。天佑刚一进来孙悟空就迎了上来,有些急躁的问道:“那些人要对我做什么?”
“你听见了?”
“横竖就这几步路而已,我这耳朵自然听得见。”
“放心,你既然跟了我,有些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成为妖宠确实有些地方会受到限制,不像之前那么自由,但日子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好处远比不好的地方多。”
悟空没接话,只是有些急躁的又问:“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走?”
他也不傻。自己在这里弄死了那么多人,当然不会受欢迎。以前在山里当他的山大王,那自然是不用怕的。但如今,寄人篱下,自己的命运不由自己掌控,是个人都会心里没底。自然也就希望尽快离开这里为好。
其实孙悟空想走,天佑又何尝不是呢?但看看外面那群军士就知道,他暂时还走不了。当然,硬闯也不是不行,只是多半会把事情闹僵。目前形势还不算太糟,天佑也就没打算来硬的。当然,要是那些人搞不清楚形势,他也不会介意和他们闹翻。毕竟说白了他也不是齐国人,平常时候客气客气也没啥,但一旦撕破脸,他才不管你是哪根葱哪头蒜呢。
天佑他们在庞大海这儿又坐了一会,庞大海忽然醒了过来,不过也就是问了下现在再哪儿,然后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就又睡着了。这家伙也真是够倒霉的,好好的出来做任务,居然碰上这么个事情。
看看再次睡过去的庞大海,天佑想想还是走到了账外。
果然,天佑刚一出来就有军士挡住了他的去路。对方倒也不傻,没有真的架起兵器阻拦,只是在天佑面前抱拳行礼询问:“上仙可是有事情,若是有的话,尽管吩咐小人就是。”
天佑也知道,和这个争吵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他只是淡然道:“你派个人去和田将军说一声,我师兄弟几人出来也不是游山玩水的。我们身上还有师门的紧急任务。若不是之前我那师弟被妖族掳了去,我根本就不会带人进山。如今意外耽搁了几日,我们的行程已经迟了许多,实在不能再耽搁了。所以一会儿我们就要重新上路了,你家将军要是有事便尽快告诉我,若是无事也便不用来送了,我们一会儿就走。”
“这……”
“这事不是让你决定的,你去通知你家将军就好。另外,告诉你家将军,我是紫霄宫弟子,绝不会拿门派开玩笑。我等身上确有要务。”
“那小人这就去通报。”
天佑见那人答应传报也就转身回了帐篷。通知一声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他们又不是罪犯,那些人根本没有理由强留他们。若是不识抬举,天佑倒是不在乎把事情闹大。毕竟……他身上的任务可不是假的。
然而,天佑还是低估了某些人的智力下限。
天佑隐约还记得穿越前曾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人和人之间的智力差别,有时候比人和狗的差距都大。天佑深以为然。
就在天佑让人通传了之后,又等了半个时辰,见没有人来说什么,他便让孙悟空直接背起了庞大海朝账外走去。只是,当他们出来的时候,却还是被挡住了。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上仙请留步,我家将军没有下命令,赎我等不能让上仙离开。”虽然不敢用兵器指着他们,这帮人却是把他们围在中间,明显是不打算放人了。然而,就算是蠢的如那些人一般,也知道这些小兵是挡不住天佑的。所以,他们的杀招却不是这些小兵。
就在天佑和这些军士相持不下的时候,外面却是隐约传来了一声大似一声的呼声,而且天佑已经能听清他们在喊什么了。
“诛灭恶妖,还我命来。……诛灭恶妖,还我命来。……诛灭恶妖,还我命来。……”这一声接着一声的口号声正从营寨大门方向逐渐向着这边推进,而且听声音人还不少的样子。
军营重地,无论哪个朝代哪个政权,都是绝对不可能让百姓随便往里面闯的。更何况还是这么大规模的,喊着口号进来的。你当这是什么地方?要说这里面没有某些人的授意,那纯属拿别人当傻子。
然而……问题就在于百姓等于大义。哪怕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你却不能和代表多数人的百姓们对着干。这往往也是道德绑架能够成功的原因。哪怕不合理,但只要是以大多数人作为基础,那么,再不合理的要求都可以被合理化。这就是所谓的牺牲和奉献。
当然,真正的牺牲和奉献不是逼着别人牺牲。别人主动牺牲自己为大家做贡献,这种人要表扬,要奖励,但逼着别人去自我牺牲,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现在,这帮人打算逼着天佑“牺牲”了。
“哼哼!”天佑冷笑了一声,而面前的那些军士也是自觉的退到了一旁。不是他们不打算继续阻拦了,而是他们知道正主到了。
远方喊着口号的那群人终于是来到了天佑他们面前,人群直接一路走到了天佑他们面前,而且逐渐要包围上来的样子。天佑可以看到,这群人大多是真正的百姓,只是其中必然是混着一些其他人的。但是,这种时候辩解已经毫无意义,他们就是要用大义来压天佑,压根就没打算和他面对面的谈话。
虽然想明白了这些人的意图,但天佑其实还有一点不太明确,那就是他不知道这些人到底为什么要针对自己。
天佑目前能想到的原因有几条。其一是仙、佛之争。刚刚在大仗之中的那群年轻人,包括那个金光闪闪的年轻人,都是修的佛门功法。也就是说这些人是属于佛门的人。不过单纯就是仙佛两家别苗头,弄这么大阵仗又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天佑能想到的第二个原因,可能就是加些官员们的问题了。
本来天佑就是过路的,这是齐国,百姓遭了灾,那自然应当官府来管。但如今天佑把山里的妖怪解决了,他们的军队却还在山外没动静。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如今和天佑一对比,这帮官员和将军们不全成废物了吗?所以,他们肯定需要从天佑这里找补些什么才行。
不过,这个可能性也挺奇怪的。主要是因为天佑想不到他们能找补些什么。总不能让天佑答应把功劳让给他们,硬说是他们完成的剿灭妖族的任务吧?这么大的事情,知道的人那么多,就算天佑点头,这种事情也根本瞒不住啊!
最后,还有第三条原因。天佑觉得说不定这些人看上他的妖宠了。
不一定就是孙悟空,但天佑毕竟身边带着这么多妖宠,是个人都会眼红。之前已经说过,妖宠的价值无可估量,这些人看天佑这里这么多妖宠,难保不会有人动心思想要从天佑手里抢一个两个下来的。当然,他们不敢明抢,所以用了这种下三滥的办法逼他。等他这边承受不住压力,他们就可以过来谈判了。
这第三种原因看似好像可能性比较大,但仔细想想好像也不太对。
妖宠珍贵大家都知道,所以要逼一个修士放弃自己的妖宠,尤其是那么珍贵的妖宠,这种事情……好像也未必不可能啊!
天佑无法确定这些人到底是为什么要针对自己,但目前事情已经这样了,放着不管也不行。
看着周围群情激奋的人群,天佑也是实在恼了。行,你们非要把事情搞大是吧?那咱谁也别过了。我们来把天捅个窟窿看看上面还有些啥呗?
想到就做。
随着天佑的一个眼神,虎妞直接弯下腰去双手接触地面时依然化为虎爪,而且是见风就长,眨眼之间便已化为身长十数丈的巨兽,将整个帐篷都护在了身下。
现出原形的虎妞直接催动妖力发出了一声地动山摇一般的虎啸,瞬间便控制住了场面,或者说是把场面搅和的更乱了。
修士们对这种虎啸声当然可以无视,就算是那些只练过一些基础的军士,也无非就是腿肚子打颤有些站不稳而已,倒也不至于有什么真实的伤害。然而,现场的这些百姓可不是修士。虎妞这一嗓子可是要了亲命了。人群瞬间炸营,身体素质差一些的直接往地上一趟,两眼一闭就不知人事了。剩下身体好点的先是发呆,而后惊叫着四散奔逃。而且是那种完全不看路的瞎跑。什么帐篷、军士、武器架,管你什么东西他们就闭着眼睛往上撞。一时之间伤者无数,军营里更是人仰马翻。
说到马,这军营里如今的马匹也是遭了秧。虎妞这一嗓子对马的震慑效果绝对比人大多了。多数战马都是屎尿齐流的瘫倒在地,有些更是被直接吓死了,连带着有些正好骑在马上的士兵也遭了秧。
“你这是在做什么?”
百姓和那些军马害怕,修士们自然是不怕的。虎妞这边刚吼完,立刻就有几个常服的青年怒气冲冲的冲了过来。
“我做什么你们自己清楚。既然你们做过了头,那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我也不想和你们兜圈子了,大家把话说明白了。”
天佑也是火气很大,毕竟好好的出个山,没想到搞出这么多事来,实在是不能忍了。
“事情我已经做了,而且是你们逼的。现在那边不光是伤了人,我想应该还有被直接吓死的。你们若是知趣,便自己去好生安抚死伤者家属,把事情平了。若是不知趣,还要找我麻烦,那就别怪我了。我身上有门派任务,耽误不得,你们可要想好了。”
“哼,你这是什么话?”那些人显然一点放过天佑的意思也没有,直接叫骂道:“你纵容妖宠行凶,还想要我们帮你善后,你好大的面子。我告诉你……”
天佑看他们这态度就知道没什么好谈的了,于是也不听他们在那里放狠话了,直接转身吹了声口哨。嘲风从高空俯冲而下,进入众人视野。天佑抬头大声喊道:“去通知仙长,任务受阻,速来救我。”
嘲风在空中发出一声嘹亮的啼叫算是回应,而后立刻转身准备离去,下面这群人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天佑这是一言不合就打算叫家长了。
其实天佑今天的反应也是有些过于激烈了,但这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本来从夷洲岛回来,天佑心里就不是特别痛快。虽然在楚国见到了这边的父母,但无论楚王还是姬瑶,给他的感觉都是非常的疏离。哪怕天佑是成年人的思想,并不是很在意这边的生身父母,但心里多少总有些疙瘩。若是平时也就算了,但这次任务中却是各种意外,连庞大海都出了事情,搞得他更不舒服了。但更重要的却是之后遇到了妖梦。因为忌惮妖梦的实力,天佑心里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无形中积累了巨大的心里压力。
这么多的问题堆积在一起,正常人都会有情绪,但天佑自控力很好,依然压住了情绪波动。只是,哪怕是压住了没有爆发出来,可情绪依然存在,如今这帮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紧逼不放,还不告诉他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这天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其实换个角度来说,天佑本就不该去忍。
的确,以地球上的处事方式来看,天佑所做的没错。正常情况下确实不应该太嚣张,要客气一点。只要别人不主动招惹,那就要和大家和和气气的,这样才是正确的处事之道。
但是,还是那句话。这里是神洲大陆。
在神洲大陆,仙门中人其实根本都不能算是人类的一员,他们应该算是仙,而不是人。
如果非要往地球那边类比的话,仙和佛,就像是战胜国,而人,不过是战败国。就像二战刚结束那会的霓虹国和丑国一样。试问,如果当时如果有霓虹人招惹了丑国人,那丑国人会像天佑这样客气吗?答案当然是不会啦。你们国家都被我们占领了,我凭什么要对你们低声下气啊?
一样的道理。仙门中人在十国境内天然就是高人一等的。不说横行霸道,但起码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欺压的。之前那些百姓也许是受人蛊惑,但敢于向修士发起挑战,那就要做好流血的准备。既想着闹事,又要对方不能还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总之,天佑这次是不打算善了了。反正他算是看明白了。紫霄宫如今就是在憋足了劲暴兵,准备和佛门彻底分个高下。像他天佑这样的好苗子,那就是门派重点关照对象。毕竟养好了,将来真的大决战的时候,天佑这样的好苗子一个能顶一大群普通弟子了。
所以,只要不是有违门规,伤害紫霄宫核心利益的事情,门派肯定都是想着他的。至于这种凡间的事情,那仙长们就更不会在意了。
嘲风那边听到天佑吩咐立刻转身准备回去报信,这可是把下面这群人吓坏了。
在外面欺负紫霄宫弟子是一回事,真把紫霄宫的仙长们惹出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眼看着嘲风就要飞走,下面这群人也是急的不行。然而就在此时,远处的一处军帐后面却是突然飞起一只大鸟。天佑都没看清楚到底是什么鸟,那家伙便直冲向了嘲风。不用说,这也是个妖宠,至于是谁的……那就不重要了。
其实以嘲风的速度,想甩开这只妖鸟根本不是个事,但嘲风也是有尊严的。他可是嘲风,是天空的主宰,怎么能被一个普通的妖鸟挑衅呢?所以嘲风居然没有飞走,而是转身和那妖鸟撞在一起,然后在空中撕扯了起来。
那妖鸟本来正拼命追击,没想到对方居然反过来俯冲下来了。毫无准备的妖鸟和嘲风在半空撞在一起,明显占着等级优势的嘲风直接用双爪扣住了对方的翅膀,而后一口咬住对方的脖子。虽然听不见声音,血水却是立刻喷了出来。
这妖鸟根本就不是嘲风对手,一个照面便被咬死,而后更是连脑袋都被直接撕了下来。然而,就在此时,那妖鸟起飞的位置,突然又是一道闪光直冲天际,奔着嘲风就过去了。
这道光比之前的妖鸟可是快多了,几乎是转瞬即至。好在嘲风反应奇快,扔掉已经死透了的鸟尸原地一个翻滚,将将擦着那道光矢躲了过去。
然而,这光矢并非只有一道。一道之后第二道光矢立刻跟着到达。不过嘲风已经有了准备,躲闪起来更是简单,一个翻身又躲了过去。
哪怕嘲风不怕这东西,天佑却不会看着嘲风被欺负。他直接就朝着那边跑了过去,但眼前这群人反应也不慢,立刻挡在了他的面前。
天佑也不废话,玄灵宝镜出现,太一剑从镜面中探出一个剑柄,被天佑一把握住抽了出来。
对面那帮人一看到太一剑心里就以一咯噔。倒不是他们认出来了这是紫霄宫的镇派神兵,而是他们感应到了太一剑上森寒的锋锐之气。这尼玛是柄神剑啊!
虽然被吓了一条,但事情一紧过如此,这群人也不可能退缩了。看到天佑拔剑,他们也纷纷亮出了兵器。而就在这一会功夫,月影已经接连躲过了四支光矢。
天佑知道自己这边八成一时半会冲不过去了,干脆对着侧面喊了一声:“青玄。”
不用天佑提醒,胡青玄在他出声前就已经飞了起来,在帐篷顶端踩了一脚就直接越过了帐篷,然后便听到一声金属碰撞声,显然是打了起来。不过因为胡青玄的介入,光矢总算是听了。
嘲风看下面样子还想下来帮忙,被天佑喊了一声才刹住俯冲的姿态转头朝着紫霄宫方向飞去。
眼看着嘲风飞走,下面的人可是急眼了。然而嘲风的速度一旦提起来,他们那是无论如何也别想追了。佛门本来在速度方面就不如仙门,嘲风比仙门的飞剑都快,他们这帮佛门弟子就更别指望了。
嘲风飞走,胡青玄也立刻脱离了战斗跳回了天佑身边。就像天佑说的,胡青玄是知道分寸的,不会傻傻的和人死拼到底。
对面被袭击的人也从帐篷后面追了出来,只是看到天佑之后还是停了下来。如今这个局面对方也是没想到的,只是接下来要如何去做,他们却是不知道要怎么搞了。
很明显,事情闹大了。
这边交上了手,军营里自然是都知道了。很快各路人马赶到,但天佑此时却不打算走了。他已经转身回了帐篷里,让悟空把庞大海重新放下,天佑也找地方坐了下来。之后就看紫霄宫那边什么时候能来帮他解围了。
天佑这边当然不是简单的钻进帐篷里就不管了的,外面那帮人可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他。毕竟事情都闹成这样了,他们怎可能罢手?
事实上天佑在进来之前并未把虎妞收回来,而是让她依然以本体形态守在帐篷外,而且天佑还故意大声下令,有人靠近帐篷就动手——不管是谁。
面对这种情况,外面的人也是有些抓瞎。
虎妞的等级可不低,军营这边能稳压虎妞一头的满打满算也就那么几个人,一个巴掌都凑不满。更何况除了虎妞,这边还有个胡青玄。然后悟空的实力他们也算是知道一些。有这三位在,他们那边除非顶级战力全部一起上,否则根本占不到便宜。更糟糕的是如今嘲风已经上路,紫霄宫那边随时可能有高手过来,这才是最吓人的。
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不处理放着不管也不行。那边的人商量了一番,各路人马互相统合了一下意见,最后还是把田恬给推了出来。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外面早就电器了火把,一大群的军士把帐篷围了个水泄不通,还有一些佛门弟子在周围看守,明显这是彻底把天佑他们当敌人对待了。
下午的百姓已经被驱散了出去,果然如天佑所料,虎妞那一嗓子不但吓的很多人乱跑,造成了各种伤员,而且真的直接吓死了几个,还有吓疯掉的。勉强也能算是伤亡惨重了。当然,天佑对此是毫无心理负担的。别人都骑到他头上来了,没动手杀出去已经是考虑到紫霄宫的形象问题了。要他去心疼那些找他麻烦的人,他才没那个闲工夫呢。
再说了,虽然是为了救庞大海,但天佑进山除妖对这些人来说其实应该算是他们的恩人才对。要是没有天佑,他们这群住在附近的人指不定还要死多少呢。结果这帮人不但不记他的好,还干出这种事情来,如今搞成这样,天佑哪里会去在意他们的死活?
统合了各路情报的田恬带着一帮人举着火把来到了帐篷外十几丈远的地方便没敢再往前。虎妞就以本体形态站在帐篷外面,那一双探照灯似的大眼睛在火把的映衬下反射着橙黄色的光,看得人心里都瘆得慌。
来到帐外安全距离站定,田恬这才大声冲着帐篷里面喊:“天佑仙士,我是田将军啊。我给你送饭来了。你和你的妖宠说一声,让我进去吧?”
“不劳田将军费心了,我们自己准备了干粮。”天佑的声音从帐篷里传出来。外面的人急,他可不急。反正嘲风已经上路了,紫霄宫那边随时会有人过来,该着急的可不是他。
田恬当然不会因为他一句话就回去,依然在那里喊:“小仙士啊!在下知道这里面多有误会,让你受委屈了。不过就算你生气不想吃东西,你那师弟却不能饿着啊。他现在非常虚弱,正是需要好生调养的时候,若是因此错过了恢复的最佳机会落下些什么问题影响了修行之路可就得不偿失了啊!”
天佑心想:“呦呵,还知道曲线救国呢?可惜啊!小爷不吃这一套。”
把临行前妖梦给的花蜜拿出去,让柒小妹喂给庞大海,天佑又对外面喊:“田将军不用费心了。小修我加入山门之前乃是山中猎户,刚刚出山之前正巧碰上一些滋补的灵药,早已准备好了药食,比起一般食物可是营养的多呢。”
猎户们属于底层劳动者,狩猎所得其实并不太丰富,只能说比农民稍微好点,但却要承担巨大的风险。所以,猎户们其实并不是想象中那种成天和野兽、妖兽搏杀的样子。他们出了设陷阱狩猎之外,沿途也会采集像是蘑菇、山药之类的各种能吃的或者可以药用的植物。总之,猎户们其实大多也懂一些采药之类的东西。天佑如今这样说,对方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虽然送饭的借口没用了,但田恬也没放弃,依然在那里不断的找各种理由喊话要进来。天佑一开始还回答几句,后来干脆懒得搭理他了。
田恬是各种好话说尽,可天佑不接茬,他一时之间也是没了办法。
看田恬在那里急得团团转,一个佛门的弟子就在那里道:“这个家伙真是太过分,居然连话都不回了!”
“就是……就是……”几个佛门弟子应和着,搞得好像责任都是天佑这边的一样。
一直在忍者的田恬终于是憋不住了,转身骂道:“你们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们,事情能搞成这样吗?你们以为我喜欢低声下气的求着人家吗?”
“那就别睬他就是了。就这么晾着他,我还不信他能一辈子不出来了。”
田恬差点没被这家伙气死,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脑袋里都是浆糊吗?不理他?等紫霄宫的仙长们来了你要怎么办?你也不理他们吗?你是觉得紫霄宫的剑不够快,还是觉得以为自己的脖子足够硬啊?”
“田将军也不必太过忧虑。”之前天佑关注的那个实力强劲的年轻人从人群后方慢悠悠的走了出来。看到正在发火的田恬便出声说道:“他紫霄宫是仙门正朔,我雷音禅院又何尝不是佛门初祖呢?既然他能叫人,我们也可以啊。”
“你们?”田恬稍微愣了一下,而后语气明显有所缓和。“雷音禅院真的会有大师过来替我们主持公道吗?”
“这个……”年轻人稍微噎了一下,但还是立刻道:“我们还没通知门派,不过只要我们派人回去报信,自然会有大师过来。”
“还没派人?”田恬一听立马急了。“那天佑可是用的一只飞行系的妖物通传的,看那速度,怕是要不到半夜就能到紫霄宫。你们的人现在已经晚了许多,再不去,等雷音禅院派人来,怕是只能给我们做法事超度亡魂了!”
年轻人一听这话也是有点紧张了,不过很快就缓和了过来。田恬的话也是有道理,他也没敢继续托大,赶紧让人回去报信。虽说雷音禅院距离这里比紫霄宫要近得多,但天佑那边用的是飞行妖宠,他这边派人自然没法和嘲风拼速度。至于说为什么不让妖宠去报信……那也得他们有才行啊!
这边送信的人骑着灵骑出了营寨,天佑这边却不能不管。田恬想了想还是回来继续喊话,谋求对话。虽然天佑已经去叫家长了,但要是能在紫霄宫的仙长们赶到之前和天佑达成和解,之后的事情也就好解决了。只是……天佑这样完全不搭理他的情况,让田恬很是无奈。
“天佑小仙长啊!你就让我进去说几句话吧?都是误会,何必弄成这样啊?”
田恬在外面喊,天佑却是一点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此时他正在和悟空聊天。
原本被包围之后天佑他们倒是都很平静,因为天佑知道,这帮人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尤其是嘲风已经去报信的情况下,这帮人只会更加的投鼠忌器。
不过,天佑他们都没啥反应,孙悟空这家伙却是紧张的不行。
作为妖族,孙悟空自然是知道他的身份和人类是互不相容的。外面那些人里面有几个实力和他相当甚至超过他的,这让他很是担心。毕竟在他的认知里,弱肉强食就是天理。他打不过外面那群人,被他们杀死也就是理所当然的。
天佑看他那坐立不安的样子,有点好笑。想想这正是拉近关系的好机会,便主动和他聊了起来。
“你说他们不敢对我们下手,是因为那个紫霄宫?”
“你没听过紫霄宫吗?”天佑好奇的询问。
悟空摇头,“我还小的时候就一直在山里住着,哪里听过你们仙门的门派啊!对我们来说,你们这些修士都是要躲着走的存在,又怎么会打听你们的事情?”
天佑笑着教育他:“就是因为有威胁,所以才要去了解啊。不管什么东西,只要你了解了,也就知道怎么去避免被伤害,进而学会如何去利用。你这样躲着是不对的。”
悟空挠了挠头,“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不过现在我是你的妖宠了,你又是紫霄宫的,那是不是说我也算是紫霄宫的了?”
天佑笑着点点头,然后反问:“是不是突然就觉得好有安全感了?”
悟空倒是没有避讳,直接点头承认道:“是突然就觉得很安全的感觉。没想到你们仙族的门派这么厉害。”
“我是人,可不是仙族。我只是加入了紫霄宫而已。”
天佑发现比起胡青玄,孙悟空对外面世界的了解甚至比不上虎妞,他对许多在天佑看来是常识的问题都没有多少了解,可以说是消息极端闭塞了。不过想想神洲大陆的通迅条件,再考虑到妖族的生活状况……这种情况反倒是正常了。
所以说,孙悟空这种才算是妖宠的正常状态,反倒是虎妞和胡青玄她们这种比较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