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ygaf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笔趣-第887章 太早了分享-0tuii

Home / 仙俠小說 / 1ygaf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笔趣-第887章 太早了分享-0tuii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泥尘寺外,计缘直接迈入了开着的寺院大门,里头正在扫地的是一个胖胖的和尚,看到有人进来正想说什么,却见到来者是计缘,微微一愣之后顿时面露惊喜。
“善哉大明王佛,计先生,是您回来了!”
计缘回了一礼。
“大师。”
“计先生,我去给您打扫僧舍。”
计缘走近一步伸手制止。
“不用了大师,那里应该还没有脏的。”
和尚恍然。
“计先生说得对,黎少爷经常过来打扫,哦,他现在那边的僧舍,有一位左施主暂住在那,最近似乎在教黎少爷武功。”
“嗯,多谢大师,你忙吧,那左大侠我也认识,计某自己过去就好了。”
“是。”
和尚抱着笤帚行礼,计缘点头过后走向了左无极僧舍的方向,那边黎丰正一脸兴奋地追问左无极各种关于武庙的事情,问他怎么当上武圣的,又是不是天下第一高手。
左无极则极力解释,毕竟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武庙的事情,天下第一高手也不算坐实,至于武圣这个名头,虽然有不少江湖同道和那些妖魔洞天中的百姓叫他,但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够资格当圣人。
“快告诉我快告诉我,左大侠您是不是有很多手下,是不是一呼百应从者无数?”
“我什么手下呀,别闹了,我这便宜武圣你要当不,你去当吧。”
“我当然想啊,多威风啊,可是我没您那武功啊!”
左无极无奈了,赶紧扯开话题。
“有脚步声,有人来了,别让大师觉得我们扰了佛门清净!”
两人打闹之中,关系也显得更亲密了一些,而计缘正好走到近处。
“什么事情这么好笑,也说给计某听听?”
听到计缘的声音,直接让黎丰和左无极停下嬉闹,都是面露惊喜,黎丰更是直接从走廊上蹦下来冲向计缘。
“计先生,计先生,您终于回来了,计先生……”
黎丰一下扑到了计缘怀中。
“计先生,我好想啊,我好想您啊,我就知道您一定会回来的!”
计缘其实并没有怎么抱过黎丰,这会却半蹲着身子让他抱着,也拍拍黎丰的背。
“是先生的不是!”
计缘抬起头来看向左无极,后者正恭恭敬敬向着计缘行礼。
“武圣大人好啊。”
“计先生,您就别取笑我了,我左无极何德何能担得起这两个字啊!”
鬼王的妖妃 吴燕一
左无极苦笑摇头,计缘却也微微摇头。
“不是你觉得自己当不当得起就不是了的,难道你还要堵住天下悠悠众口?哦对了,忘了告诉左大侠,两个多月前,大贞皇朝在大贞廷山封禅,立文庙武庙,虽不是供奉你,但你左无极武圣之名已经传遍天下了。”
黎丰转头看向左无极。
“是啊,城里都要立武庙呢,不知道里头会不会供奉左大侠。”
“这倒是不会,至少现在不会。”
“哦对了,计先生,我买了菜肉包,好多个呢!”
黎丰想到了什么,跑到走廊那边去拿那两个油纸包,左无极咧了咧嘴。
“这不是买给我的啊?”
“有二十个呢,左大侠十个,计先生十个!”
黎丰提了油纸包过来,直接将上头的细麻绳都解开,顿时菜肉包的香味飘散开来,令闻者食指大动。
“好了武圣大人,这顿早餐算是你请的,我们过去边吃边说吧,有很多事应该让你知道的。”
暗夜阁楼
说话间,计缘看向天空抬起手来,小纸鹤扑腾着翅膀缓缓落到他的手背上,特意从小仙鹤状态变回了一只纸鹤,然后又滑入了计缘胸口的锦囊内。
龙身漫鼎
……
计缘赶回了南荒洲,不光是因为对黎丰有一个承诺,也同样要再去一趟天机阁,不过这事就没必要和黎丰与左无极说了。
在计缘回到泥尘寺的第三天下午,练百平和玄机子就一起到了泥尘寺外。
计缘借住的僧舍小院内,左无极和黎丰正在一起扎马步,有感天机阁的修士到达,计缘便站起身来。
“计某要离开几天。”
黎丰心头一惊,一下散了马步。
“计先生,您又要走?”
“这次只是几天……”
计缘看着黎丰,想了下认真道。
“丰儿,我教你读书识字,也教你做人的道理,但教在我,做在你,计某不可能永远在你身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如果你想,可以和左大侠学一身好武功,将来哪天找不着先生我了,也有本领来寻我,所以好好学习,勿要分心。”
“嗯……”
这话听得黎丰有些心慌,只能小声应答,一边的左无极还扎着马步,头也不转,只是严厉大喝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黎丰,扎马!”
“是!”
黎丰被左无极的声音震得心中一跳,赶紧扎好一个标标准准的马步,好似从计先生回来之后,这左大侠严厉了好多好多。
其实黎丰的感觉并没有错,如果说之前左无极只是想教黎丰一些基础把式,那么现在他已经准备好好教黎丰武艺,纵然他没有当过师父,黎丰也不想叫他师父,但左无极依然准备提起十二万分精神教黎丰,只要这孩子愿意学,他就愿意教。
在计缘回来之后,私下和左无极聊过黎丰的事情,让左无极明白这孩子绝对非同一般,而那铁匠铺的金姓大汉,其实就是计缘的一尊护法神将所化,地下更有土地和其手下的精怪看护。
左无极明白了黎丰决不能修习灵法,至少现在不能,除非黎丰肉身和精神成长到一个极高的程度。
左无极回想前天晚上同计缘交谈:
“那修了的后果会如何?”
计缘看着天上的月亮慢声慢语地回答。
画中魔,逆天狂妃 元熙
“确切地说不是修了,而是引动身中潜藏的根脉,黎丰一旦开了那个闸门,可能就再也收不住了……你看那月亮,像不像一只蟾蜍?”
听到计缘说话间忽然扯到莫名其妙的地方,但左无极还是下意识看了一眼月亮,月光明亮,怎么看都和蟾蜍不搭边。
“先生,若收不住闸口会如何?会对黎丰造成什么损害,还是对他人?”
计缘将视线从月亮上收回,看向左无极道。
“对别人的损害且不说,只是或许那时候,就没有黎丰了……”
虽然接触时间不过短短两个多月,但左无极还是很喜欢黎丰的,更很难不对他心疼,听到计缘这么说自然有些紧张。
不死战帝 贪火燎原
“连计先生您也没有办法?”
计缘也只能无奈摇头。
“能做的计某都做了,只是纵然是我,亦有上限。”
……
“一动都不准动,给我坚持半个时辰!”
左无极严厉的大喝声从寺院中传来,令已经到寺院门口的计缘都不由露出笑容,真有精神。
那个高瘦和尚抓着扫把从门口处跑来,迎面撞见计缘才止步。
“呃,计先生,我正想去叫您呢,这两位……”
“嗯,多谢大师,计某离开一阵子,寺里无需为计某准备膳食。”
先生止步:误惹危险女人 黑色妖姬
计缘点头后同和尚错身而过,很快就走到了寺院外,玄机子和练百平躬身行礼。
“见过计先生!”
“见过两位道友。”
盘古星界
“计先生,大贞封禅之后,天机轮有异动,天机殿壁画也有新的变化,还请计先生移步天机阁。”
“嗯,两位道友请!”
三人迈开脚步,很快消失在道路尽头,须臾之间已经出城驾云而飞,以超乎寻常的遁速赶往天机阁。
飞行数千里之后,计缘忽然想到了之前大贞遇上的那个女子,边询问旁人道。
“对了练道友,你可知练平儿是谁?”
练百平皱了皱眉,摇摇头正想说不知道,却忽然神色微微一愣。
“怎么了师弟?”
练百平看了看玄机子,然后又看向计缘。
“怪事,练平儿之名在下并无印象,方才也准备回答不认识,可在听到这名字之后,我灵台有感,似乎确实与我有些牵连,但掐算之下却模糊一片,怪啊……”
计缘神色若有所思,然后宽慰一句。
“此事练道友可以慢慢想想,还是先去天机殿吧。”
“嗯……”
练百平脸色平静,心中却记挂上了,不光是对方姓练,而是灵台有感却算不着什么。
等计缘三人到达天机殿外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了,这次没有太多天机阁高修跟随,连上计缘也就无人而已,天机殿大门上的两个神将如今虽然不拦着带着天机轮的玄机子等人,但也只有这会计缘来了才会行礼,然后大门缓缓打开。
“计先生请看,就是东侧堂墙。”
计缘抬头看去,那面墙上壁画密密麻麻一片,下方是巨浪滔天,有污浊荒海和碧蓝大海冲撞,上方是滚滚云气与罡风肆虐对撞。
壁画上自然有水和许多陆地,有山有水有城有人,也有各种动物,更不乏仙佛人神妖魔鬼怪等各方修行之辈。
水中和陆地上的一切生灵身上仿佛都牵连了一道道烟絮丝线,有的纠缠有的相冲,混杂在天地和海洋的混乱之中,简直好似天地被撕成两半。
睁大双目看着,眼前这一切很熟悉,因为和他当初衍棋所感几乎是差不多的,甚至可以说,天机殿中的壁画,远比计缘当初衍棋所得涵盖得更多,只是也更混乱。
之前天机殿中看到的那些,计缘和天机阁修士都认为是古景,是古来保留的天机,但这次,计缘知道眼前呈现的不是!
“太早了……来太早了……比我想的早太多了……”
都市大巫师 小葱土豆泥
计缘有些失魂落魄地喃喃着,伸手想要触碰壁画,但一触手,壁画就好似染池子被搅动,立刻浑浊起来。
看到计缘好似失心疯一样,玄机子和身边几个师弟一下慌了神。
“计先生,您怎么了?”
“计先生!”“计先生,您没事吧?”
……
没思路写不出来,第二章白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