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kjsfo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我要做閻羅》-第1240章:死神綻放(三)看書-k3n06

我要做閻羅
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
或许,日本地府从未像今天这样,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漫漫数千年,终于,在它的历史走到最后的时候,换来了自己的盛大谢幕。
伊邪那美不知道,世界地府所有目光已经看向了她,沉默地看着日本地府最后的绝响。
她也不知道,黄金舰队和娜迦舰队停靠在台湾海峡已经数天,却一步都没有继续往上。
她还不知道,世界地府联盟决定性的公投上,没有一个地府为日本地府投票。
她只是拼命地,想保留住自己最后的尊荣。
刷啦啦……随着天之御中完全打开,整个日本海日本列岛,都处在一片纯白色的光幕笼罩之中。天穹中化为武士刀的天之御中绽放着令人心悸的光彩,刀身之上,日本过往的岁月如同云烟一般映照在刀身上,再徐徐升入空中,缓缓飘散。
阶梯型的会议室中,所有主宰死神的目光都悄无声息看向了秦夜。
谁都明白,秦夜之所以敢说出华国地府的现状。那就一定有不怕世界列强的底牌。
而天之御中,就是这张底牌的试金石。
这张牌到底有多么强大,能震慑他们到什么程度,都会立刻见真章,如果华国地府做不到震慑世界。那么,对不起,
黄泉比良坂的今天,就是华国地府的明日!
面对一道道肃杀甚至不怀好意的目光,秦夜脸色都没有变。只是微笑着指了指屏幕。
“这是……”坐在秦夜身侧的阿努比斯目光忽然一震,死死盯着屏幕上空。
不只是他,三位主宰死神也看到了,几乎同时轻轻吸了一口气。很快,所有死神都看到了,甚至有的主宰死神,身子不自觉地往前倾,手都握紧了扶手。
如果说,就在上一秒,他们还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此刻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就在上空,天之御中头顶,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黑点。
很小,非常小。
在天之御中形成的纯白世界中,恐怕不过针尖大小。但是……天之御中却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会……”安口轻轻捂着自己的嘴,目光已经从开始的平静化为了震撼。随后,深深看向秦夜,再变为由衷的忌惮。
“这怎么可能……”黑曼巴圣灵同样瞠目结舌地看着那个黑点。脑海中只充满了一个声音: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没有任何死神还能静得下心来。他们都理解错了,或者说,是没有理解透彻!就在之前,秦夜说华国地府飞天技术取得重大成就,造出的飞梭已经逼近幽冥界的时候,谁都没有意识到这代表什么。现在他们忽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
华国地府飞梭逼近幽冥界,天之御中都没有侦测到。这代表着……华国地府的飞天仪器可以凌驾在一切禁制和护国大阵之上!
“任何护国大阵,或者禁制,都必定包含禁空。”阎摩终于幽幽开口道:“一旦踏入那个国家的领土,领海,将立刻受到护国大阵影响。但是……”
他深深地看向秦夜:“贵国的飞梭,现在可以从本国起飞,飞往别国禁制之上。并且因为高度,不触发禁制?”
原来,这才是飞梭抵达界壁边缘的真正含义?!
全世界的领空,都在华国地府监视之下?对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除非阎罗根本别想追上?
“秦阎王。”无名死神森然开口道:“我认为对于领空的详细国际法,应该立刻加强。有这种东西在,哪怕您之前答应了共享技术,在研发出来前,也应该予以禁止。”
秦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放心,飞梭只在华国境内飞行。”
一片轻轻松了口气的声音传来,秦夜似笑非笑地看了其他主宰死神一眼,垂下了目光。
天真。
或许,他们还以为,禁术被封禁,飞梭体积不大,哪怕搭载攻城武器也会被护国大阵拦下来。空投更是起不了多少作用。哪个国家没个把死神?
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上面,悬挂的是潘多拉之匣。
就在此刻,黑点晃了晃,下一秒,一道身影出现虚空。他没有停顿,而是刚刚出现,就笔直地往下坠落,从数千米的高空,陨石一样落下。
那是阿尔萨斯。
她穿着漆黑的长袍,宛若从天而降的死神,因为下坠的速度太快,在全身都带起了赤红色的火焰。这些火焰又被一道道狂风拉起,形成长达百米的火焰丝线,宛若死亡凤凰展开了赤金的双翼。
她的全身,无数阴气缭绕,黑色和金色交错,形成强烈的对比,紫发飞扬,就在她身后,背着一把巨大的重剑。
就在她落下的同时,天之御中动了。
刀身上,忽然亮起八只勾玉,每一枚勾玉上,都睁开一只血红的眼睛。八只眼睛死死对准了阿尔萨斯,而在刀身另一侧,日本地府的漫长发展史,从史前,到智人,到天皇时期,战国时期,近代!一幅幅,一幕幕,流水一般飞快划过。
她到底要做什么?
阿努比斯轻轻搓着下巴,凝重而不解地看向阿尔萨斯。轮回王,华国地府新晋阎罗,她的名字在场主宰死神都知道。但是他不认为一位阎罗足以打破天之御中。
任何开辟地府的创造级神器,都是一方土地数百万年凝结而成。阎罗可以抗衡,可以无惧,但要打破难上加难!
这就是所谓华国地府的底牌?
他不解地看了一眼秦夜,这种所谓底牌……你怕是没体会过灭国的绝望。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他一个。屏幕之中,天之御中轻轻一颤,紧接着……一道璀璨的光华,划过整个屏幕!
刷!
璀璨,无暇,圣洁!
这一刻,但凡是在亚洲,任何阴灵都能看到。从日本地府天穹中,炸裂起一道令人心悸的刀光。
它横贯天幕,数千公里的天幕疯狂颤抖。下一秒……竟然从中央裂开!两侧云层波浪一样哗啦啦裂向两方,与此同时,纯白世界中,流光飞逝,宛若数不清的穿花蝴蝶,美轮美奂。
刀光如瀑,万里天瀑!逆流冲上。
一刀开天!
这一刀堪称惊艳,然而就在同时,阿尔萨斯也动了。
她反手抽出了后背重剑。
也就在这一瞬,三常仿佛想起了什么。同时张大了嘴,猛然站起身来,目光直勾勾盯着屏幕!
“这是……”阎摩看着那把剑,剑身上,无数阴符层峦叠嶂地亮起,宛若与天地共鸣。阿尔萨斯长剑在手,周围万里天穹——那些刚刚被刀风吹得支离破碎,化为两半的天幕,竟然……疯狂扭曲起来!
两股力量,一股撕裂天际,一股将撕成碎片的天穹又缝合起来。会议室中一片死寂,但见下方万丈刀光鸿飞上天,化为千尺刀瀑。上方阿尔萨斯右手扭曲虚空,阴气疯长,似乎连世界都被吞没。
这幅画面,就连在远隔千里的世界地府观看,都感觉浑身冰寒。那种破灭一切的感觉是如此清晰,不知道多少主宰死神这一刻差点捏烂了扶手。
然而,他们并不是真正面对这一切的阴差。当灭世真正在眼前发生的时候,那种感觉和通过电视旁观完全不同。
华国南海,黄金舰队。
狂风……不,此刻已经是风暴,将俄尼里依的头发和衣袂披风吹得笔直往后拉。船上的旗帜都在呼啦啦乱响。而俄尼里依,这位三千梦呓之神,身躯已经不自觉地矮了矮,双腿不由自主地微微弯曲。看着从黄泉比良坂轰然逆冲,布满天际的刀光瀑布,嘴唇长了几次,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这就是创造级别的神器……就连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创造级别的神器解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一直存在一股恐惧,而理智告诉她,这股恐惧并非来自于天之御中。
谁?
是谁能给她这种灵魂的压抑?让她恨不得立刻离开这里?
她有些茫然,她能感觉到天穹的阎罗并不是特别强。然而就在此刻,阿尔撒斯深吸一口气,手中重剑已经完全化为一把光芒之剑,高高扬起,朝着下方狠狠刺去!
哗啦——!
于这一刻,俄尼里依内心的恐惧攀升到了最顶峰!
在光芒纪元即将到来的前夕,唯一能看清的缝隙里。她看到了……那把剑。
碎裂为一块一块,却排列得整整齐齐,所有碎片上都承载着繁杂的阴符,宛若天穹中日月星同时闪耀,天之御中的刀光就是太阳,而这些碎片……则是掩盖了太阳光芒的群星!
轰!!惊天风浪,宛若二零一二,百米海啸呼啸而至,海面顷刻间炸裂。俄尼里依的头皮都在发麻,拼命咆哮道:“卧倒——!!!这是禁……”
术字还没有喊出来,无穷光华已经吞没整艘船队!
疯狂的摇晃,仿佛自己处在宇宙爆炸的中心,一次又一次,身体宛若被撕裂又分开。俄尼里依死死咬着牙,心中的恐惧已然突破底线——这次禁术的威力……怎么比诛仙强大了这么多?
“顶不住……顶不住啊啊啊啊——!”她的心中在无声尖叫,明明身为阎罗,此刻却睁眼都做不到。大约蚂蚁跌入龙卷风中,就是这样的滋味。她此刻只能本能地抠住面前的栏杆,这才没有像狂风落叶那样被吹到天涯海角。
二代禁术彻底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