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64s5u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超腦太監笔趣-第1042章 破陣(一更)看書-gtowf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王爷随我来。”
贺玉琼飘出小亭,脚尖在清亮澄澈湖水轻点两下,横掠而过湖面,飘进山谷深处。
李澄空紧随其后。
随着她往山谷深处,一深再深。
这山谷看似不大,却别有洞天,一直来到石壁跟前,扶摇而上。
“砰砰!”她在青苔轻拍两掌。
“轰隆!”一声闷响,半腰的石壁忽然出现一个山洞,两人钻进去。
“这里便是她奇遇所在。”贺玉琼道。
李澄空笑道:“竟然是在小筑里?”
“是祖师们所留。”贺玉琼缓缓点头。
李澄空若有所思:“看来祖师们是不想你们练这心法的!”
“……是。”贺玉琼苦涩的点点头,叹道:“这心法太过深奥,对资质要求太高,会严重打击弟子们的心境,我们资质都不够。”
傲霜行事光明磊落,无意中找到这奇遇之后,并未藏私,而是禀报于自己。
自己见是祖师们所留,也没有客套,便试着修炼,可惜却毫无动静。
然后让诸弟子们试着修炼,仍旧毫无头绪,根本入不了门,整个生活唯有傲霜能入门。
看来祖师们行事果然有深意,怪不得傲霜碰到这奇遇,一饮一啄皆有天定,她的奇遇终究还是她自己的。
傲霜修炼之后,果然突飞猛进,远远超出了漱玉小筑的弟子们,甚至超过自己成为第一高手。
李澄空摇头:“不仅仅如此。”
“嗯——?”
“难道筑主没发现这心法残缺不全?”李澄空道:“这也是小筑祖师们不想你们练的缘故。”
“残缺不全?”
“看似完整,其实缺了一环,这一环太过关键。”
“王爷还请明言。”
“傲霜做我丫环,我会想办法补全这一环,如此而已。”李澄空道。
“原来如此!”贺玉琼恍然大悟。
她一直在疑惑,为何周傲霜要成李澄空的丫环,不仅仅是为了报恩吧?
现在终于水落石出。
是为了这门心法的完整。
“王爷你能补全这心法?”
“姑且一试。”李澄空微笑:“傲霜觉得我能。”
“这丫头……”贺玉琼摇头,眼眶微红。
傲霜这丫头太傻,为小筑牺牲太大了!
她忽然一掌拍在石洞墙壁。
“吱……”石洞内传出一声异响。
李澄空笑道:“我要是不跟筑主明说,筑主是不是便要把我囚禁于此?”
贺玉琼笑着摇头:“我怎会做出这般忘恩负义之举!”
顶多是破坏掉这心法而已。
这心法奇异,无法言传,传承方式极独特,李澄空没办法得到全部心法。
而现在却能够得其全部了。
自己撤去了限制。
李澄空缓步往里走,一百零八尊天神已经散布四周,研究洞彻每一处,甚至钻进石头深处。
来到一处石室。
这石室约有三十四平方大,石桌石椅石床,还有一个博古架,架上摆满了书简。
“这是前辈故居,我们没乱动,保持了原样。”
“这里难道是面壁思过之处?”
“……正是。”贺玉琼轻轻点头:“据历代记载,这里原本叫正心壁,壁内有十二室,犯错弟子在此幽禁自省,面壁思过。”
“怪不得。”
“王爷轻一些,这些竹简虽经过特殊处理,可还是不能用太力。”
“好。”
李澄空翻动着竹简,还有一些帛书,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好像抚摸婴儿肌肤。
他动作虽小心,速度却极快,一一翻动,然后闭上沉思,目光最终落在石桌上。
“传承便在这里。”贺玉琼看李澄空的目光落在石桌上,暗自感慨其敏锐。
没有小筑的心法,几乎发现不了这异样的,他偏偏就能发现其妙。
李澄空道:“需得小筑心法来激发吧?”
“正是。”
“这位前辈还真是谨慎,……是他所创的心法?”
“他是无意中所得,然后用小筑心法加以封存,王爷想看看吗?”
“好。”李澄空痛快答应。
贺玉琼双掌按到石桌上,凝神运功。
石桌并无变化。
李澄空凝神感应。
石桌毫无反应。
贺玉琼脸色肃然,头顶冒起丝丝缕缕白气,可石桌仍旧毫无反应。
李澄空忽然一指点出。
这一指击中她后背,她刚想躲闪,一股醇厚深湛元力便出现在体内。
她精神不由一振,双掌吐劲更猛。
“嗡……”一声轻响,石桌骤然泛起亮光,她暗舒一口气。
当初可没这么费劲儿。
“砰!”一声闷响,石桌的亮光消散,而石桌竟然龟裂,“哗啦”化为一堆碎石。
“啊!”贺玉琼惊呼。
她吃惊看着脚下的一堆碎石,扭头看向李澄空。
李澄空点点头。
“王爷恐怕认为我是故意毁掉吧?”
“人有生死,物有成坏,天道便是如此。”
贺玉琼叹一口气。
这件事还真是说不清了。
明明好好的,自己一运功便毁了,换成自己也会怀疑自己的用心。
“这武功传承从此断绝了。”贺玉琼惋惜的道。
李澄空道:“还有傲霜。”
“傲霜传不出的。”贺玉琼摇头。
傲霜已经试过,无法传授,此法传承之道唯有这石桌,可惜石桌已毁。
这意味着这心法已成绝响。
李澄空道:“毁便毁了吧,我们也该走了。”
贺玉琼与李澄空退出石室,站在石壁半腰,俯看整座漱玉小筑。
“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渡过难关。”贺玉琼道:“我会不会成不小筑的罪人。”
李澄空微笑:“能挺过去。”
“唉——”贺玉琼叹息。
她其实持悲观态度,这次实在没办法,即使跪地求饶也没用的,反而会更悲惨。
世间就是如此的残酷,绵羊终究还是要碰上恶狼,难逃厄运。
能做的唯有奋力抗争,不惜一切代价。
“筑主!”远处传来轻呼,两个黄衣少女轻盈来到山谷里。
“怎么了?”贺玉琼道。
“外面来了一群人。”
“洞仙宗的?”
“三个洞仙宗的高手,还有十几个农夫,都赶着上百头牛。”
“牛?”
“是。”
李澄空眉头一挑。
一百零八尊天神已然冲过去看。
“看来是要用牛冲阵。”李澄空道。
贺玉琼脸色微沉:“用牛?能不能破解绝天大阵?”
李澄空笑笑:“这倒是个绝招,阵法再妙,也毕竟是空间有限,用牛挤满了,自然就破了阵法。”
“如果把牛点燃,说不定还能放火烧了树林。”贺玉琼道:“这一招确实够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