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6txqo精品都市异能 平民神探 ptt-第1783章 矛盾重重-8kh7s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围在警局外面闹事的几个人,被抓之后就直接送到治安大队去了,对于这几个人他们治安大队这边一点都不陌生,听说最常来的一个,案底已经有三尺厚了,在外面闹事也不是头一回了,三天两头就在外面搞出点事情来,他们都已经习惯了。
说白了这帮人都是一帮泼皮无赖,没有正经工作不说,在外面打架闹事偷鸡摸狗每一次都少不了他们几个人的身影。
但是这几个人,在外面都是一帮闲散,想要顺着他们找到上面的联系他们的人却很困难,因为这帮人在外面没有人罩着,所以被抓的也没有人在意,就好像一帮没有大用处的散沙,是不是聚在一起都不重要,除了在风大的时候迷眼之外,什么作用都起不到,也就是一帮给人添堵的混蛋而已。
至于给他钱叫他办事的人,他就根本不知道了,朱晓柳就是这帮人领头的,只是他对于上一次联系他的人,似乎也不认识,只是在酒馆喝酒的时候,有个人找上他,跟他说要办一件事,先给了一半的钱,叫他将事情办好之后在到酒馆来,会在给他另外一半。
只是没想到,事情没有办成不说,甚至就连这些带出来的人也没能在离开,全都被人按在了这里。
朱晓柳交代的小酒馆,治安大队也专门叫人调查了一下,结果自然也能想到了,老板到是可以确定,这件事朱晓柳没有撒谎,前两天确实有个人跟他见面,坐在一起喝了两杯,最后离开的时候,那个人留下了一个纸包,从形状上来分析,应该是一包钱。
但是那个跟朱晓柳见过一次面的人却从此在没有出现过,也就是说,朱晓柳被人耍了,人家就没有想过给他在送一次钱,因为朱晓柳不知道这个找上他的人究竟是谁,事情办完之后,他甚至都没有想过要去什么地方找人要钱。
唯一知道的就是一个电话号码,可惜经过核对之后,已经确认了这个电话卡只是一张没有任何注册信息的黑 卡,电话早就已经打不通了。
朱晓柳这才明白,自己不过就是一块被人丢出来的石头,人家踩着他过河,自然没有必要在将他拉出来,用完之后基本上就是被抛弃的。
这件事,传到丁凡这边的时候,他已经搞定了李牧的家人,劝说他们在同意尸检的文件上签下了名字。
而秦璐这边也已经在准备彻底的尸检了,痕检科的人也在全速运转起来,将现场带回来的东西,全部做了一个详细的分析调查。
而这会儿,孟欢总算明白丁凡为什么在看到案子之后,第一时间就认定这案子有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自杀的案子,而是一眼就看出了是他杀的结果。
单说门把手上面的痕迹,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漏洞了,当时丁凡恐怕还没有发现这一点,而是在死亡现场发现了什么。
对于这一点,孟欢一直都很好奇,房间里面她都带人检查过了,并没有什么突兀的地方存在,为什么自己就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偏偏丁凡去了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一点想不通,孟欢恐怕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安生下来了,所以在会议室里面,她是在认不住了心底的好奇,坐在丁凡身边就将自己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而对于这个怀点感到模糊的显然也不只是她一个,其他人的也在好奇的等着丁凡能给出一个答案来。
丁凡一看他们的这个样子,八成今天不能给他们一个答复,他们算是不会罢休了。
只好将现场拍摄的照片拿了出来,指着照片上的影响问道:“这是死者的尸体照片,说说看你们都在上面看出了什么?”
这照片,之前所有人都见过了,甚至很大一部分人都在现场看了死者的尸体,尸体上面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但是之前丁凡说道过一个指甲的问题,这一点孟欢当时就在一边听过,马上开口说道:“死者有咬手指的习惯,其他的手指上面,指甲都是长长短短的,长短不一,边缘的位置成锯齿状,偏偏这几个手指上面却有明显指甲刀修整过的痕迹,边缘的位置还被人用锉刀修整过。”
没有听过丁凡分析的人,一听她的这番分析下来,各个吃惊的对着照片研究了起来。
也就是孟欢自己清楚,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看出来的,而是借了丁凡的光而已,偷笑着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头。
她可知道,丁凡看出来的绝对不只是这一点,说出这一点来,不过是希望能知道的更多一些东西。
而丁凡也没有在意,轻笑了一声说道:“手指甲的问题,既然你们都看出来了,那我就说点别的,你们可以看看死者的食指中指,这两根手指微微发黄,应该是抽烟时造成的,另外我当时看过尸体,死者的牙齿上面有很厚实的一层牙垢,牙齿的缝隙中还有一些烟油,死者应该是抽烟的,还抽了很多年。”
众人相互看了一眼,一时间有点不明白这个抽烟跟死者被他杀有什么关系呀?
虽然知道丁凡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恐怕会有其他东西说出来,但是这会儿大家着急呀!
对于这个关键点,恐怕都已经急不可耐了!
“死者抽烟,但是你们在他的遗物中发现他带烟了吗?”丁凡轻声的笑了一声,顺势将一份遗物清单丢在了桌上问道:“现场大家都检查的十分仔细了,但是谁都没有在现场找到这包烟对吗?”
说实在的,刚刚孟欢发现的指甲问题,叫众人十分信服,并这是有目共睹的现实存在的东西。
可丁凡刚刚说的这个问题,似乎推断的可能性更大一点,要说真凭实据似乎就没有啥了。
“丁处,我对您的看法,有点不同的意见。”胡逸州是孟欢这一组的成员,也是最早培训中心出来的,甚至跟丁凡还是同一期,出了名的直性子,想到就一定会问出来:“身上没有带着香烟,这一点似乎也说不上有什么问题,或许只是刚好香烟抽完了而已!”
“就是啊,还有可能干脆就是忘带了,或者戒烟了!”
“我也绝对有点牵强,就是路上跑丢了也是有可能的。”
……
丁凡这一句话,好像一块石头丢进了平静湖泊里面,引起的反应各有不同,但是目的几乎都是一样的,都是打算推翻他的猜测。
唯独是孟欢依旧没有开口,坐在丁凡的身边等着他后面的解释,因为根据她对于师傅的了解,仅仅这两点,根本就不可能支撑他的观点。
“只有这两点的话,确实没有办法证明在现场存在着第二个人。”对于众人的反应,丁凡一点都不意外,甚至好像早就想到了他们会有这个反应似的,随手丢出一张照片说道:“这张照片是在现场拍摄回来的,我想有很多人甚至在现场见过吧!”
这照片确实很多人都见过,不过就是一个烟灰缸而已,里面有几个烟头,应该是死者在生前抽过的。
这也能证明了死者在死亡之前,香烟是存在的,而死前他应该是坐在房间里面抽过烟的。
这一下很多人彻底闭嘴了,因为已经将证据拿了出来,在想反驳恐怕就有点找茬的意思了。
“不仅如此,这里的香烟是两根人抽的!”丁凡轻描淡写的说道:“里面的烟头确实是同样的牌子,但是也有不一样,首先是长短,李牧小时候的家庭条件并不好,他抽过的烟头最后都会十分短,几乎烧到了烟嘴的位置才会将香烟熄灭!”
“在看看这个,整根烟抽了三分之二就被丢掉了,两个人的抽烟习惯不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两个人叼着香烟的方式有所不同,李牧抽烟有用牙咬的习惯,而这个跟他一起抽烟的人则没有这个习惯,烟嘴的位置十分平滑。”
“烟灰缸里面的烟嘴已经送到痕检科了,我想用不了太长的时间,检测的结果就会出来,这些烟头上面残留的唾液痕迹,应该是两个人留下的,其中一个就是李牧,而另外一个就不知道是谁了,这需要你们一点点去调查才行。”
听到这里,刚刚还在反驳丁凡的人,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半天都还不出口一句话来。
“不对呀师傅,我记得你当时一进门就在摇头,明显是从你走进现场的一刻开始,你就发现这个案子不是自杀那么简单,那时候你还没有看到地上的尸体,更加没有看到烟灰缸啊!”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也就只有孟欢本就跟丁凡比较熟悉,知道这些事情问问也没什么,所以她到是问的轻松,可其他人却一个个伸长了耳朵在等着,就是不知道这个丁大处长会不会开口说这件事。
其实丁凡并没有什么想要隐瞒的,点点头笑着说道:“确实在我进门之后就一直觉得这个案子点不正常。”
“你们知道上吊死亡有多痛苦吗?”
国外有些无聊的科学家,闲来无事的时候做过一些实验,其中就有关于自杀的实验。
专门研究一个人在死前,要经历多少痛苦,以及痛苦的时间。
但是这些东西在国内很少有人提起,或许是因为果然对于生命比较重视的原因吧!
“上吊死亡,其实一点都不舒服,他不是国外的那种绞刑,从高处摔下去,瞬间折断颈部,而是利用身体的重量,形成一个拉伸,阻断喉管的呼吸能力,形成机械性窒息,这个过程不仅十分痛苦,甚至这个痛苦到死亡的时间需要三分钟到六分钟的时间才能完成。”
丁凡缓缓启唇,声音疏淡道:“可是你们没有想过,自杀的方式究竟有多少,桌上摆着的水果刀,一刀刺进心脏里面,不过是十几秒的时间就能结束生命,另外在死者的遗物中我发现了阿普唑仑,这种药他只要加大剂量,甚至可以在睡梦中死亡,这两种都要比上吊要舒服的多,可他一个爱漂亮的人,最后却选择了最难看的死亡方式,你们难道不觉得很矛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