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y2mmb优美小說 獵妖高校-第一百三十九章 狗皮膏藥-zuog7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又是那条狗!”
“哪儿哇?”
“垃圾桶旁边,看见没?”
“没看见……你确定吗?我只看见一块石头。”
“不是那块石头……迟了,它已经跑掉了。”
……
“快看,快看狗!”
“哪里?!”
“那丛小叶女贞后面……看,那不是它的尾巴吗?!”
“哪里,哪里?没看见啊?”
“……已经跑了!”
……
“狗!”
“哪儿?”
“……跑了。”
……
当郑清第N次指着一个角落,向同伴们信誓旦旦说看见了那条狗子,而大家却一无所获之后,萧笑终于忍不住,拉着年轻公费生的袍子示意他留步。
“我的脖子都转抽筋儿了。”萧笑揉着自己的脖子满脸无奈。之前郑清提醒他转头的时候速度快点,但再快也快不过狗子消失的速度。
“还要再快一点!”郑清也没有办法:“或者说,你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探测魔法,能够随时随地侦查四周环境?”
“那会浪费很多魔力,非常非常多。”萧大博士首先否定了年轻公费生的提议,继而非常委婉的提醒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名字叫‘狼来了’……故事讲了一个放羊的牧童,因为非常无聊,所以想到了一个捉弄大家寻开心的办法……”
“你觉得我在捉弄你们?”郑清恼火的打断博士的‘故事’。
“我的感觉并不重要。”萧笑安抚了公费生的恼火,停了停,略过那段众所周知的故事情节,直接跳到了故事的结尾:
“重要的是故事的结尾……因为牧童接二连三骗了农夫,所以当他最后一次真正遇到狼群,寻求帮助的时候,农夫以为他又在说谎,大家都不理睬他,没有人去帮他……然后牧童就被狼群咬死了。”
“牧童没有被咬死,是他的羊群被咬死了。”郑清神情郁郁的纠正道。
“这不是重点。”萧笑没有与郑清纠缠到底是羊被狼吃了,还是牧童被狼吃了:“重点在于你不能遇到一点小事就咋咋呼呼……这会消耗大家的积极***费大家对你的信任。”
“那不是一点小事。”郑清闷闷生着气。
但他也知道,博士说的话在理。虽然在他看来,他的所作所为与那个牧童有本质上的区别,他说的是实话,而牧童说的是假话。但在其他人看来,这其中的差别或许没有那么大。因为他的话无法被证实,而又不断浪费大家的精力。
“如果你真的感到不安,可以去找老姚,向他反映一下情况。”萧笑给出了一个他认为非常恰当的建议:“上午魔咒课之后,他说自己今天一天都会在办公室……你去了肯定能找到他。毕竟他是我们的院长,又是我们的辅导员,这是他分内的工作。”
“呵呵。”
郑清干笑两声。
他宁肯变成猫招呼自己的猫群去捉狗,也不肯去老姚的办公室。
“你最近是不是有点躲着老姚?你把他办公室的花盆砸碎了,还是把他烟丝泡水里了?”萧笑扶了扶眼镜,瞥了年轻公费生一眼。
“你说的那是李萌,不是我。”郑清吐槽博士天马行空的想法:“我有那么不靠谱吗?”
“从今天这条狗子的事情来看,特不靠谱。”
这一点,郑清无法反驳。
“我没有躲着老姚。”
“但你今天上午在魔咒课,一整堂课几乎都没有举手……这不像你平常的作风。”
“我只是……只是因为期末临近,需要一点时间复习。”郑清含糊着回答,事实上他也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夸张,但本能——或许是那颗禁咒的种子——在内心深处提醒他,让他谨慎一点:“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他发誓,最后一句话是出自真心。
萧笑不难判断出这一点。
“好吧……但我需要提醒你,距离期末考试可没有太多‘一点时间’供你浪费了……班纳在图书馆给我们占了座儿,你几点钟过去?今天还是复习魔药学?”萧笑跳过上个话题,转而问道郑清今天的复习计划。
“原本打算复习魔药学的。”说到这里,郑清摸了摸腰间的灰布口袋,叹口气:“但是下午我突然收到学校实验室的纸鹤……可能要去忙活一会儿。座位你们先帮我占着。”
萧笑停下脚步,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郑清:
“从中午吃完饭,到下午符箓课,再到现在,你一直跟着我试图让我看那条看不见的狗子……你什么时候收到纸鹤?”
郑清有些猝不及防。
他只是随口找了个借口,却不料被博士抓住了马脚。
很快,他找到了辩解的理由:“你连一条狗都看不见,能看见我收到纸鹤吗?说你瞎是有理由的……”
“纸鹤呢?”
“扔了。”
“扔哪里了?”
“……我当时有点饿,扔肚子里了。”
“呵呵。”萧笑冷笑连连。
郑清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你还别说,纸鹤吃起来真的有点肉味儿……你以前吃过没?唔,我好像听胖子说过,团团吃过纸鹤……”
萧笑没有被公费生蹩脚的话题转移了注意力,他警告的看了郑清一眼:“总之,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以为我想去做什么?”郑清有点纳闷儿——他的打算几分钟前刚刚从脑海中浮现,所以才有了之前那个糟糕的借口。他可不觉得博士能猜到。
“还有十来天就是期末考试,”萧大博士稍稍提高声音,从气势上压过郑清:“你身上还背着学校的留校察看处分……如果我是你,任何考试之外的事情,都会稍微压一压,等考试期后再处理……”
“除了那条狗。”郑清的表情像是吃了一口屎,他的目光越过萧笑的肩头,声音停了停。
萧笑注意到他的视线。
“你又看见它了?”
“反正你看不见。”年轻公费生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重复了自己之前那句话:“……其他事确实可以向后拖一拖,除了那条狗。它已经把我折磨的神经衰弱了。必须处理一下。否则我吃饭、睡觉、复习功课都不会安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