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一人得道 戰袍染血-第二百二十章 誰言道佛身千百,寶蓮能降心外魔分享

Home / 仙俠小說 /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一人得道 戰袍染血-第二百二十章 誰言道佛身千百,寶蓮能降心外魔分享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水君殿下,总要有个解释吧!”
殿堂之中,黑龙敖定满脸凝重之色,直视着大河水君,语气中满是质问与恼怒。
“你到底隐瞒了什么!关于那个扶摇子陈方庆!”
“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大河水君面色阴沉,手一翻,一块虎符被祂拿住,而后一扔,落在了龙女的跟前,“不能再耽搁了,防止节外生枝!”
死亡之派对 柒兮之夜
“为何会节外生枝,凭什么节外生枝?”敖定却不依不饶,一点都不客气,“若他扶摇子只是一个道基圆满,面对你大河水君的布局,面对三位长生,能有什么意外,你来给我说说!”
“他是那人之转世!”水君怒意上涌,“这理由还不够吗?你以为,本座为何会容忍你们二人在此指手画脚,若是关键时刻,你等毫无用处,那本座凭什么让步,凭你的名头吗!你也配!”
暴怒声伴随着澎湃的威压,直落下来。
黑龙敖定一时站不稳,闷哼一声,连退了三步,脸色涨的通红,强忍着压力,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方才对那扶摇子的时候,怎不见你如此威风,对自己人倒是厉害得紧!”
话音落下,他身上威压更重,浑身嘎吱作响!
下一息,淡淡的黑雾在他体表弥漫,酝酿着雷霆一击!
“够了!”龙女忽的喝斥一声,“这等时候,反而要内讧,这是为哪般?”
说着,她一伸手,抓住了那块虎符,对大河水君道:“此物也可以寄托化身?”
“不错!”
水君点点头,冷冷的看了黑龙一眼,道:“还请两位尽快动手,否则那边要彻底失控!”顿了顿,祂提醒道,“如今,本座亦无从探查那边的情况了。”
“还不是你自视甚高搞出来的,也不知当初你凭什么能得符篆!”黑龙从威压中挣脱出来,拿出了那枚世外水珠,正要寄托意念,结果那珠子忽然震颤起来!
“不对劲!”
他悚然一惊,当即张口喷出一口黑光来,要压制那水珠!
未料水珠凌空一转,便将那黑光弹开!
“嗯?你这黑光之法,倒是有可取之处……”
水注中传出一个声音。
“不好!”
水君一听这个声音,当即脸色大变,旋即手捏印诀。
当即,这宫殿的几个角落中,一道道波光荡漾开来,粼粼交缠,化作复杂阵图,直接朝着敖定和水珠镇压过来!
“碧波锁龙阵?”敖定脸色大变,“你疯了不成!”
结果他话音落下,那水珠中同样有波光荡漾开来,却泛着金色,伴随着一声龙吟,那波光转眼错乱,阵图崩解!
当即,周遭水纹纷乱,水流混乱!
一道道金光从那水珠中不断涌出,交缠组合,转眼就勾勒出一道人影轮廓!
“这……”
敖定眼皮子一跳,也意识到了不对,顾不上和水君怄气,眼中黑芒如剑,直刺那道人影轮廓!
与此同时,龙女亦一挥手,招来一道浓缩至极的火光,化作刀光,劈砍出去!
结果,黑芒入了那人影中,就像是滚油落入火堆,竟是刺激着金光越发浓烈、旺盛、汹涌!
那人影转眼凝实,抬手一抓,将那道火焰刀抓住,而后那刀光分崩离析,化作一缕一缕的火光,被那人影吞入腹中。
轰!
狂暴的气流炸裂开来!
水流湍急,水花汹涌,将周遭一切都卷起、覆盖,遮蔽了视线和灵识。
待得一切散去,澎湃却又柔和的气息蔓延开来,竟令水君三人生出一点压抑之感!
三人急急看去,入目的乃是一名凌空盘坐的身影。
他长发柔顺,玄袍宽大,随水流而动,脑后日轮光晕大光光明,身上金色的花纹若隐若现。
一朵金莲在头顶上,含苞、盛开、凋谢,不住轮回。
“长生化身?”龙女眼皮子直跳!
敖定更是满脸怒意,对大河水君道:“你管这个叫道基圆满?我就不该信你,你特么是想暗算我等!”
“这说不通!”大河水君满脸惊疑,盯着陈错,“你的长生之基该已经炸裂了才对!”
陈错哪会答他,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度人归西。”
搜 神 记
话落,一掌拍出。
这一掌,凌空膨胀,转眼覆盖整个殿堂,散溢出来的佛光笼罩水君三人,其中蕴含二十七道佛家之念,各自念经。
霎时间,满殿堂都是诵经之声!
轰隆!
宫殿炸裂!
鱼虾龟蟹等原本守卫各处的小妖,在惊慌失措中狼狈奔逃,可尚未跑出去多远,就被佛光笼罩,而后一个个尽数怔住,心中的一点佛性被引领出来,个个神色安详,化作飞灰!
“住口!”废墟之中,敖定怒吼一声,“你这招如此歹毒,居然好意思打着佛家名号!”
他此时满眼血丝,瞳孔深处居然有佛经流转,要压抑嗜杀本性,但随着一声龙吟,却又挣脱开来,随即张口一吐,竟是吐出一轮明月!
海若不隐珠,骊龙吐明月!
这黑龙直接祭出了自己的本命龙珠!
“你今既现身,乃是送上门来!水君,我若拿下,你也无话可说吧!”
圆珠如满月,四十九道黑光从中激射而出,瞬间撕裂了巨大佛掌,直奔陈错!
陈错不喜不怒,抬手一挥,佛光如伞,先是挡住黑光,但下一刻,又有一柄鲜红飞剑飞来!
这剑通体血红,剑身如同琉璃,覆盖一层龙鳞,有莹莹血光在其上流转。
剑光如虹,冲破佛伞,破去了屏障!
瞬间,黑光吞没陈错身躯,飞剑搅碎了陈错佛光!
赫然是那龙女在关键时刻吐出剑丸,一举破开了佛光!
他们是要抢在大河水君之前速战速决,拿下陈错!
水君见状,只是眯起眼睛,并未急着出手!
“爆!”
忽然,被黑光涌动之中的陈错一手捏印,那身躯倏的炸裂!
佛光冲起,水崩地裂!
一道佛光破开大河,直冲云霄!
“此人居然这般刚烈!”
“退!”
黑龙和龙女齐齐后退!
佛光吞没周边。
瞬间,已然沦为废墟的殿堂,彻底崩塌,被一扫而空,成了深坑,露出了底下的幽深黑渊。
待得几息过后,依旧有混乱的佛光、黑光闪烁,却已然大体平息。
这片水域,除了水君三人,再无活物。
看着这般景象,水君脸色难看至极。
“算是为你去一隐患。”龙女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如此看来,方才扶摇子以意念探出镜面,不是为了示威,而是要趁着我等不备,将一缕意念寄托在了世外水珠上,但他为何能找的这般准,还能瞒过我等?”
一片水花炸开,露出敖定的身子,他的脸色也苍白许多,嘴角更是流出黑血,闻言就道:“谁能想到,那人居然这么容易就拼命,自爆了长生化身,这等胆魄,不过总算是将他镇压,只是希望不要损伤其人魂魄,影响了命格篡夺,这次我出力甚多,该得大头……”
“不对!”
水君本来满脸恼怒,听到这却悚然一惊。
“他就算是爆了长生化身,也不能掉以轻心,须知……”
话未说完,周遭水流忽然变急,化作水滴漩涡,朝着一处汇聚!
那里乃是一颗水珠凌空旋转!
浓烈的元气随着水流汇聚过去,转眼化作一人。
这人额生三目,满头长发飞舞,玄色衣袍与灵光相合,一手持葫芦,一手拿鬼脸,头上一朵青莲绽放,三团火焰在其中沉浮不定!
正是陈错的青莲化身!
“又来?”敖定目光一滞。
“不一样了!”龙女的表情惊疑不定,微微后退,“而且他似乎并未有什么消耗。”
是谁负了谁的青春
“仙家之法的长生化身!”大河水君脸色铁青,眼中满是惊骇。
陈错却不看三人,一手举起葫芦,身后五色光芒一闪,扫过尚未收回的赤红龙鳞剑和明月龙珠!
两物便没了踪影。
“噗!”
“噗!”
性命相连,敖定和龙女齐齐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