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vqk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 愛下-第六百五十四章 後續效應閲讀-f1kwc

Home / 玄幻小說 / i2vqk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 愛下-第六百五十四章 後續效應閲讀-f1kwc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可曾看过卖魔法卷轴,是用车来载,而且还是一车一车载的?
这是近期,圣城埃斯塔力讨论最多的话题。
倾世霸宠:帝君大人别太坏 赤练妖妖
从曼罗兰印刷机横空出世以来,所有关注的魔法师们心心念念的,就是能不能印刷魔法卷轴这一件事。而之后的事实也证明了,可以印刷普通书籍,但魔法卷轴就像是有道天然门坎在,无法轻易跨过去。一连串失败的传闻以及徒劳无功的研究,只能成为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笑谈。
愛上采花郎
但是当出成果的时候,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虽然很多人眼红数学的成就与收获,但那是一门学问,专业性太强。至今去找那位魔法师打擂台的人,最终只落得四个字的下场——自取其辱。只看对方已经公开的部分,再顺着思路推敲,也还到不了对方所掌握的境界。任重道远呀~
别的不说,崔普伍德魔法师上缴给协会的星图知识,号称是他一切实力的源头。尽管标示了M基尔(1000金)的夸张价码,但还是有不少老牌魔法师买了回来,尝试研究。然后……完败……
淒零 微笑山谷
虽然里头看起来有数学的影子,但用现在公开的数学知识,仍不足以解析星图的魔法知识。
相较于数学,印刷魔法卷轴对一众魔法师而言,就不是那么难以捉摸的事情。毕竟魔法卷轴是大家玩到快要烂掉的玩意儿,身为一个魔法师,谁敢说自己不会制作卷轴呀。敢说这种话,不如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用机器取代人工的思路,其实魔法师群体很早以前就有类似的概念,只是要把这里的‘机器’替换成‘魔偶’就是了。一些不怎么相信他人的魔法师,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琐事也不可能完全是由自己打理,所以他们会制造魔偶来为自己服务。
然而简单的魔偶太过愚笨,精明的魔偶价值太高,也太难制作。最重要的是,不知为何,迷地的魔法师很纠结于‘人形’这么一回事。
人形号称‘万能’,实则万用无能。机器所讲究的是只为一件事情服务,而且把这件事做到尽善尽美。当很多机器凑在一起,就能做到很复杂的事情,并且做得又快又好。这样的要求,人形做不到。
被局限在‘人形’魔偶思维中的魔法师们,当然无法发展出如地球般的工业革命。
而且大多数魔法师对于印刷机外型的丑陋,是颇不以为然的。众人鄙视的多,重视的少,加上印刷魔法卷轴的研究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所以对于某人所设计的曼罗兰印刷机,没有多少人放在心上。
一直到今天。
受到众人关注,更一度成为笑话的魔法卷轴印刷事业,研究小组中的魔法师与学徒们无不憋着一股劲,希望有朝一日扬眉吐气。如今出成果了,哪里还会藏着捂着。当然是四处宣扬,生怕旁人不知道他们的成就。连带着相关情报也被透露出去了不少。
TFboys之幸福是有妳 琉璃沫子
其实这样的行为,也从某个角度上观察到了魔法师的先天歧视。不要看魔法师协会对于魔法知识的保护,已经有一套近似于地球知识产权的管理与保护机制。但对于‘非魔法’的知识,他们就没有那么上心了。
也许具体到哪些字符不能印刷,哪些线条是多种魔法卷轴可以共享的,这样的情报没有被透露出去。但研究方法、过程中所发现的问题与错误,全都被一群大嘴巴给说了出去。而这些人里头,当然包含大魔法师卡班拜、比詹等几位领头人物。或者说,他们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也罢,反正不是自己的研究。而且老实说,没有他们的无私行为,也就不会有其他人对于印刷机感兴趣吧。
众所皆知,办学就是一个钱坑。在其他地方,没有某人表面无私,实则被迫让查理‧李察克基金充公,就不会有哪个区分会有觉悟办起一个学院。
就算有资金的支持,事实上也还有很多区分会并没有办学院。仅是将资金运用在最基本的用途,也就是帮助一些贫困地区的孩子,有入门魔法的机会而已。
而且就某人所知,至今仍没有一所学院算得上贵族学校。也就是只收有钱的学生,并且吃好用好穿好教好。只要办学,就多多少少都会收一些没有经济能力,但是有魔法天赋的学生,以他们结业之后免费服务几年为代价。
異界破爛王
虽然说这样的人在未来,会成为学院的一份力量;甚至在就学中,也可以要求他们作一些零碎的琐事。但在前期,他们所需要的资源可不会凭空冒出来,都得由学院一方付出。
其实愿意办学的人,不管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心中多多少少有想为魔法传承与广布,尽一份心力的想法。所以他们才不会忽略那些没有经济能力,但有天赋也求上进的孩子。正因为办学困难,所以这些学院长们,才会一个个像钻进钱坑一样,四处找着资金与增加收入的方法。
不只办学的魔法师缺钱,没办学的也不见得宽裕到什么程度。所以当看到印刷机印制魔法卷轴成功后,众人都像是看到一只会下金蛋的鸡,没有人不感兴趣的。
从乌佐夫‧甘提亚处传来一项消息,近期有不少法爷私底下接触当初制作印刷机零件的匠人。不过那些匠人都只掌握了一小部分的零件制作方式,没有所有人合作,根本造不出第二台曼罗兰印刷机。更不用说这里的‘所有人’,还包括了掌握印刷机控制程序的某人。
对这样的发展,林当然是喜闻乐见。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出于道义,林还是通知了卡班拜学院长一声,并且给那位老人家做一些心理建设。毕竟这位可是自己来到圣城之后的贵人,里里外外帮了不少忙,自己要做的事情虽然不至于损害到他的利益,但终究和这位老人家有些关联。
而在得到了自家老板的态度后,乌佐夫隔日清早,就召集了当初协助制作印刷机的匠人们。
看着被召集起来,显得有些揣揣不安的匠人们,乌佐夫不是无法理解他们的担忧。
灿烈,怦怦跳 楠萌
总裁的女人 崔五金
迷地世界最优秀的工匠群体,不是矮人,不是精灵,当然也不是人类,而是魔法师。
眼前这一群来自各个种族的工匠,对于魔法之道最高的也不过是学徒,而且还仅有少数人有这样的身份,这样的一群人在圣城埃斯塔力可以说是最底层的存在。跟苦力的差别,也就在于他们多了一门手艺。
在没有技术公会将他们整合起来之前,他们就像是被魔法师们豢养的家奴一样。捡一些法爷们懒得干的工作,努力地在圣城中求生。
假如真是家奴那也就算了,无论如何都还会有一口饭吃。但他们不是,一旦连那些脏臭的工作也没有了,他们空有一身技艺,也只能饿死在路边。
在今年年中,约莫四五月时,以马桶为主的新式卫浴设备横空出世。为了满足圣城改建卫浴的市场需求,也为了在这门最新兴起的生意中赚上一笔,原本各自为政的小工坊联合在最初做起这门生意的那群人,其所建立的技术公会之下。
因为工作太多,也因为工序太杂,对所有人而言最赚钱的方式竟然是分工合作。因为每个人都只专责一个部分,所以他们可以很快地熟练这项有限的工作内容。
又因为熟练了,效率就能上升,每天能完成的工作成果也就增加。工作完成量增加,在技术公会中也意味着赚到的钱变多。
钱变多,尽管每天累了点,但生活就能变好,不用愁下一顿饭要去哪里找。所以大家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难免会有一些不协调的动作。有些人想要略过技术公会,直接将工作委托给匠人。
技术公会为了维持其公信力,所有账目是公开透明的。每一笔委托的估价,材料当然占了大部分,其次是接受委托者的工资,但还会有一笔技术授权费用与一笔管理费。前者是使用马桶专利的费用,后者是技术公会营运的维持费用。
乌佐夫‧甘提亚向众人解释道,所谓的专利与技术授权费是为了保障提供技术者的利益,就好比魔法师协会之于魔法知识。只要创造那项魔法知识的人还在世,协会贩卖该门知识的得利就只是手续费用,绝大多数的售卖所得是归给创造那项魔法知识的人。
只有这样做,才会鼓励有真本事的人,公开并贡献自己的技术与创作,让更多人可以享受到这门技术所带来的好处。尽管现阶段就只有会长背后的那位老板,公开了卫浴设备的相关制作技术,还有印刷机零件、造纸与墨水的技术。
但就是有委托者不想要给这两笔看起来属于额外的费用。所以在估价之后,私底下找了技术公会所属的匠人们。也真有人受不了诱惑,有些则是迫于威胁,接了这些私下找来的委托。
有良心些的委托者,选择不支付技术授权费与公会管理费。而将这费用中的一小部分转作为工资,提供给愿意接私活的匠人们,等于变相增加这些匠人的收入,也才有人愿意做这种背信的事情。但也有委托者纯粹用暴力或诈欺的方式,来让匠人们屈服的。
假如是普通做买卖的,也许某人就劝说以和为贵了。但搞名为技术公会,实则人力中介这种东西,最重要的就是掌握人力与市场,跟流氓抢地盘没什么两样,所以乌佐夫‧甘提亚毫不犹豫地带领人反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