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第538章 原來這就是徽石

Home / 都市小說 /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第538章 原來這就是徽石

戰神:從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戰神:從奶爸開始战神:从奶爸开始
叶春雷说完这句话就看向了阿三,“你之前不是说你每次打猎都是在半山腰都打了好多东西吗?从来没有去过山顶!”
阿三点点头。
“所以我怀疑这座山有问题,甚至我们现在看到的情景都是幻想!”
绝色风华:腹黑召唤师 风华止
重生之全能极品妖孽
“幻想不可能吧,难道你是假的?”历阳不明的问道。
叶春雷也不多做解释,而是从背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了刘风。
“这是我昨天晚上研究了一晚上看到的东西,你也可以看一下,我用笔把它们圈起来!”
“徽石?”刘风刚刚打开就看到书本里显现出这个东西。
“徽石头是原材料的一种,曾经被用来当做烟花的一个原材料,后来因为致迷性太重被国家禁止!甚至一度灭绝!”
“但是这座山上的企鹅,你们能闻到隐约的石灰味吗?”
“这种味道在身上不是很常见吗?”
叶春雷摇摇头笑道:“一点也不常见!正常的出现都是草土的气息,不会有石灰味!并且这山上的荒草,仔细看都是一两种草!”
古玩 人生
刘风继续翻手里的书本,便看到徽石的适应条件,喜欢湿润和露水。
“所以徽石适应这些树,也习惯这些树的生长,并且依赖他们的成长!”
“因为这些露水让树变得茂密,也让徽石的性能发挥出来!”
“那我们现在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你说的话我为什么感觉这么吓人呢?”
叶春雷无奈的说:“不只是你觉得吓人,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重视起来,一旦忽视的话我们当真继续往上爬,只怕是这一辈子爬到死也不一定会找到真相!”
“他奶奶的!”猴子直接坐在了地上,“我就说怎么爬了两天两夜了,还依旧在山上爬着,难不成我们现在是在原地打转?”
猴子虽然胳膊受伤,没有拿太重的物品,但是他的伤口在入睡的影响下疼得厉害。
猴子的吐槽让刘风眼前一亮,“既然这样我们继续往上走,走的时候在延边的路上画上记号,看看会不会再重新走回来。”
老段感觉这个主意也行得通,叶春雷慌忙说道:“不着急,不如咱们这样!猴子和阿三还有其他的挑夫都留下来在这里等我们!”
“刘教授,老段,历阳……”看到凌言也举起手,叶春雷便指向他,继续说道:“我们继续向上走!人与人分开,走一段路停下来,看看最后我们会不会见面!”
“老叶的这个主意行得通!我看可以!”
有了这些话,说做就做,所有人便开始行动。
“慢着!”身后传来安娜的声音,她急切的说:“为什么不让我去?我也想去!”
“安娜小姐这个山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我们建议你还是跟在人群里,不要到处乱走!”
“怎么你们看不起我?”
皮特着急的看向安娜急声道:“小姐您千万不要跟着他们去!”
安娜狠狠地瞪向他,吓得皮特一句话也不敢说。
“别忘了我曾经也是你们的敌人,既然你们敢去,我为什么就不能去?”
简安娜这样执着,老段无奈地叹了口气,“安娜小姐,既然你想来的话,那我们可以一起,我们俩组成一队吧!”
安娜的目光在刘风的身上停留了一下,见他没有反应便不再强求,朝老段走去。
一行人再次浩浩荡荡的朝身上爬去。
每个人四散分开,大约走了半个小时以后,停下脚步在原地等待。
老段和安娜是最后一组。
他们一直朝前走,走一直走到半个小时,才停了下来。
刘峰。看到他停下来,便继续朝前走,却没有想到,不过是走了一个小时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历阳坐在地上百无聊赖的玩石头,就在这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得他整个人都跳了起来,转回身就看到刘风站在身后。
“峰哥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朝前走了吗?”历阳说完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难道这几天咱们真的在原地打转?”
刘风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朝前走,不多时就看到了身后的几个人。
众人再次聚在一起,因为这件事情谈了。
“既然这几天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为什么没有再看到那间猎户住过的房子?”
“是啊,既然这座山有问题,为什么我们没有再回到山脚?”
重生蚁皇 鑫晨之恋
叶春雷慎重道:“问题可能在于山下的阳气没有那么足,到了半山腰之上这些树茂密了之后,影响力就会大许多!
“我怀疑我们现在可能是横向走的,在围着这座山绕圈!”
“那下一步我们怎么办?”
叶春雷也有些发愁了,虽然他的学历告诉他这座山有问题,但是怎么去解决他,却变得毫无章法。
“这座山我怀疑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当时他们垒起来的!”
“古代可是没有任何机械的,这么大一座山怎么可能没起来?”
“只要有银子,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老段在一旁笑着调侃道。
“如此说来,这件事情还真就没有办法解决了,关键是我们现在打道回府,也有可能找不到回去的路!”
刘峰在那一本书上翻来覆去的看,他相信既然书本上记录了徽石,那就一定有相对应解决的办法。
只是过程会有些难,却不能放弃。
“徽石喜欢湿润,却怕干,只要气候干燥就能失效!”刘风将书本上的字念了出来。
叶春雷着急的说:“如果只是一两块石头我们尚且可以解决,可是这是整座山,根本没有我们能用的办法啊!”
这些话又将局势说到了死,很显然对于下一步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了办法。
刘峰看向四周,沉声道:“能让这座山变干的办法就只有烧火!但是山里太湿润,就算是点燃也不太可能!”
“你们想想别的办法!”
老段走来走去的想办法,突然他拍了拍脑袋急声道:“既然这座山没有办法变干,我们不去吸收着空气中的湿润不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