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愛下-第207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28)閲讀

Home / 現言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愛下-第207章:前妻成首富後變海了(28)閲讀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快穿之男神又苏又甜
黄昏高档会所,她有时间还是要去一趟。
这家会所是杜氏投建,杜氏集团她调查过,目前掌舵人叫杜荐,二十七岁。
冷 王 寵 妃
杜氏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发展起来的,当时社会治安还没那么好,黄赌毒都碰一点。
现在公司洗白,做起了正经的酿酒、房地产等生意。
丫鬟是小姐 猫的天下
名下还有几家私人酒庄,高档的商业会所,以及其他产业。
但是这个杜氏的风评不太好,不过每次有消息流传出来,很快就被清理干净。
关于杜荐此人,温伏南应该是接触过,她想找个时间套套话。
……
唐果靠在椅背上,看着刷着绿色涂料的墙面,转着掌心里的手机。
高特助推着温伏南从房间内出来,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也跟着,唐果偏首与温伏南对视。
发现他眼底的光很淡,虽然平静克制,但依旧有着藏不住的颓唐。
高特助手机响了,朝着唐果微微颔首,低头与温伏南说了声,拿着手机朝楼梯间走去。
“温太太。”医生朝唐果轻轻颔首。
唐果将纸袋内的咖啡取出来,一杯递给医生,一杯塞进温伏南掌心。
她站在一旁淡定自若地问道:“结果不好?”
温伏南指尖摩挲着杯壁:“除非出现奇迹。”
医生也很惋惜,安慰道:“温少,生活不缺少奇迹。”
唐果伸手压在温伏南头顶,轻轻拍了两下:“对,不就是奇迹么,你想要,我给你拽回来。”
温伏南被她自负又自大的言语气笑,拍开她放肆的手。
“把你给狂的。”
唐果看着医生,鞠了一躬:“傅医生,谢谢你单独抽时间出来给他复诊。”
医生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这是我的工作。”
温伏南坐在轮椅上看着她的侧影,心里忽然就没那么难受了。
医生端着咖啡回了办公室,唐果将纸袋挂在轮椅后面,问道:“要出去转转吗?”
“好。”
温伏南偏首道:“你推我去。”
……
唐果从善如流,想了想接下来的日程,决定空出时间解决一下他的坏心情。
两人停在医院附近的公园里,秋日的阳光很暖,她坐在草坪上,轻轻眯起眼睛。
转眼,忙了好几个月了。
这个月游戏能内测,反应若是如她预期,很快便能上线。
上线后,等到年底,应该就能开始充值收费。
到时候游戏资金就能开始回拢。
她拿出手机,刷了一下最近的门票,有演唱会,有歌剧,还有音乐剧,古典乐团表演……
最终,她目光停留在最后一个,铁甲格斗竞技赛南江赛区A站。
……
“看没看过铁甲比赛?”
唐果抬头戳了戳他的大腿。
温伏南背着光,低头看她在阳光下白皙通透的皮肤,摇了摇头:“没看过。”
唐果勾了一下他的袖口:“那我们去看铁甲比赛吧。”
温伏南疑惑地望着她:“你不是还要回公司吗?”
“你心情不好。”唐果盘膝坐在他身边,将头靠在他轮椅边,“空出一点时间安慰一下你。”
温伏南龇牙,凶巴巴地笑了一下:“我谢谢你!”
“去不去?”唐果一拳怼在他腰侧。
温伏南身体动了动,别扭道:“不去,我心情好得很。”
“好得很,你把掌心掐的红彤彤的?”唐果白了他一眼。
温伏南将手掌贴在纸杯上,故作平静:“没有,被烫的,你买的咖啡太热了。”
唐果翻了个白眼:“你不去,那我就买一张,自己去看了。”
温伏南坐直身体:“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唐果笑得又坏又招摇,“难得带你去潇洒一下,你还不去,不知道珍惜,以后可能就没这样的机会了。”
温伏南将纸杯塞进她手里,瞪着她:“买两张!”
唐果目的得逞,果断抢了两张票。
……
唐果没对这个时代的铁甲格斗抱太大希望。
但是每个男生都有一个机甲梦。
这个概念提出来很早,但实现可能需要上百年,甚至上千年。
星际的机甲设计与制造已经趋于成熟,但是星际的机甲却经历了近一千七百年的演变与进化。
星际机甲的锻造材料经过三千种的更替变换。
动力能源与体积配置问题,星际也利用了上千的时间来研究。
还不谈论机甲配备的一代代更迭的武器,防震抗热御寒等问题。
这些都是一代代科研人员不断钻研攻克下来的。
在星际,机甲也并不普遍,主要用于军队配置,且精神力等级在S级以上的人类才能驾驭机甲。
制造一艘S级机甲的费用,是普通家庭根本承担不起的,因为机甲所用的材料都属于稀有物资。
她当初跟随导师参与研究3S机甲的智能版块设计时,只接触过一点点,就连机甲关节用的润滑剂,都是经过多重提纯的专用纤化油,仅1克就能抵上普通人一个月的营养液。
所以,她只是想带温伏南去凑个热闹。
……
灵泉种田:悍女当家撩夫忙
南江赛区A站的铁甲格斗竞技赛在A市科大专用场地举办。
门票很便宜,来看比赛的大部分是年轻人。
唐果推着温伏南到了观众席,将他的轮椅固定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低头从平板上调出资料。
温伏南看着科技感十足的比赛场地,低头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黑色的卫衣。
他盯着在前面备赛的几支铁甲战队,扭头问道:“你是因为这个比赛,才非要让我换上卫衣的?”
唐果抬头看了前方一眼,又看了看他放下的刘海。
“嗯,看起来更年轻一些。”
温伏南脸色彻底黑掉:“我不老。”
唐果对着他笑,温伏南却觉得心梗。
他总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和不言语的态度,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仙人
他还不到三十,哪里和“老”字沾边了?!
新编党员培训教材
……
“你在做什么?”温伏南看着他平板上的三维图纸,有些奇怪。
唐果扬了扬下颚:“图纸模型。”
说着,她顺手又调出一份文档,里面有很多温伏南根本看不懂的公式和运算。
他觉得自己在世界名校MBA可能读了个寂寞。
唐果也不嫌弃他一无所知,大方地将平板递给他,耐心地讲道:“如果游戏上线后,公司走上正轨,下一步我打算涉足人工智能。”
温伏南拿着平板的手不太稳,被唐果垫着他手背托住。
“怎么?觉得我不行啊?”唐果忍不住逗他。
温伏南震惊地看着她:“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现在游戏都还没上线呢。”
“一般来说,就算你游戏成功上线,到游戏市场稳定,公司发展走向正规,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你为什么那么大胆,连游戏公司都还没做好,就开始有更大的筹谋?”
唐果靠在椅子上,双腿交叠,坐姿优雅又慵懒。
“那是对于一般人而言。”
“我不是一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