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討論-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分享

Home / 玄幻小說 / 超棒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討論-第八十七章 幽暗者(最後一天求月票)分享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蒋白棉读完电报,笑了笑道:
“这等于什么都没说啊,除了让我们更了解相应领域的觉醒者会具备什么样的能力,对我们现在的分析判断没有任何帮助。
“在红石集,灰语人是‘幽姑’的信徒,是警醒之人,红河人也是,这两个群体都存在偶然有谁觉醒的可能。”
商见曜不无遗憾地说道:
“我还以为他们觉醒的能力与捉迷藏有关。”
“因恐惧而警惕,因恐惧而躲藏,怎么会没有关系呢?”蒋白棉随口回了一句,“再说,这只是公司掌握的那部分情报,不等于全部,说不定警惕教派的觉醒者真的有隐藏自身的能力。”
她拿着纸张,环顾了一圈又道:
“嗯,这份电报也不是说完全没有作用,至少让我们确认了‘幽姑’领域的觉醒者能使人惊吓过度。
“呃……之后每个人都随身携带非卡生物制剂,它有强心作用,关键时刻说不定能救你们一命。”
非卡生物制剂就是给水围镇田镇长注射的那种药物。
龙悦红一边感慨公司研发能力强大,“旧调小组”又带足了急救药品,一边略感疑惑地问道:
“可都惊吓过度了,肯定已经晕厥过去,处在濒死状态,怎么给自己注射非卡?”
蒋白棉笑了一声:
“所以不能单独行动,至少两人一组。
“这样一来,你快吓死的时候,同伴能赶走敌人,抢时间给你注射非卡。”
她刚说完这句话,就看见商见曜抬起双手,僵在那里,似乎很是犹豫。
“你想做什么?”蒋白棉警惕问道。
商见曜严肃回答道:
“我在想该用哪个教派的方式祈祷。”
说完,他下定了决心,屈起双臂,做摇晃婴儿状。
牛男
“你还挺喜欢‘生命祭礼’啊。”蒋白棉好笑说道。
商见曜认真给出了理由:
“现在遇到的教派里面,‘生命祭礼’的圣餐最好吃。”
果然是你……龙悦红完全不感觉意外。
他下意识问道:
“你为什么突然想祈祷?”
“祈祷‘幽姑’领域的恐惧能力不是范围型,只能一对一。”商见曜如实说道。
这句话同时让蒋白棉和白晨皱起了眉头。
过了几秒,蒋白棉笑叹道:
“这就没有办法自救了。所以说,和觉醒者之间的战斗真的很烦,完全不讲道理,有的时候,谁先发动能力,谁就能赢。”
说到这里,她微微一笑:
“其实,我还是有可能自救成功的。”
见龙悦红有些茫然,她抬起了左臂:
“有这么多电流存储,额外具备电击起搏能力不是很正常吗?辅助芯片有相应的身体状态监控功能,不也很合理吗?我记得旧世界有些电子手表都能完成这方面的事情。”
龙悦红听得一愣一愣中,蒋白棉再次蛊惑起他和白晨:
“怎么样?是不是很心动?
“等这次回了公司,你们就可以用积攒的功劳换生物义肢,虽然不太可能是我这种实验型号,但其他也不弱。”
“我在犹豫。”代替他们回答的是商见曜。
“嗯?”蒋白棉瞥了他一眼。
商见曜苦恼地说道:
“机械手臂更有男人的浪漫感。”
“这在公司没法做啊,除非有机会去最初城这些地方。”蒋白棉和他探讨起这个问题。
白晨安静听完,抿了下嘴巴道:
“可以自己挑种类和型号吗?”
很显然,她真的心动了。
蒋白棉当即点头:
“可以啊,只要你积攒的功劳足够多,或者贡献点足够多。”
外出战斗里失去肢体是可以免费更换生物义肢的,但自身没有挑选的余地。
讨论完这件事情,他们继续吃起午饭。
正当他们收拾饭盒等餐具时,蒋白棉和商见曜同时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十几秒后,“05”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商见曜迅速拿起猴子面具,戴在脸上,并冲到了门口。
他左右看了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
“没有棍子。”
谢谢惠顾
蒋白棉没有理睬他,边戴面具,边大声问道:
“谁?”
她用灰土语和红河语分别问了一遍。
门外的人非常有礼貌,直接报了姓名:
“韩望获。”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总算回来了……蒋白棉释然道:
“请进。”
这个时候,白晨和龙悦红已戴上面具,分别站在了她的两侧。
门外不止韩望获一个人,还有位二十来岁的灰土人。
他黑发棕瞳,身高不到一米七,皮肤因日晒雨淋而粗糙,明明长着张娃娃脸,却没什么表情。
“这位是?”蒋白棉主动问道。
韩望获立刻做起介绍:
“谭杰,治安所一名队员,灰语人。”
重点是后面这三个字。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请进。”
分别就坐中,商见曜依旧待在门口,抱着双臂,如同保镖。
“我听韦勒说你们有重要的事情找我?”韩望获不卑不亢地问道。
蒋白棉“嗯”了一声,将受到火箭弹袭击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并且没有隐瞒对方似乎不想杀死他们这一点。
韩望获侧头看了眼谭杰,斟酌着说道:
“可能是在刺激你们,让你们用心追查手里的两个案子,也可能是吓走你们,不让你们卷入红石集这潭浑水。”
他说的相当直白,没有掩饰红石集究竟是个什么局面。
“袭击者看来很确定那两件案子能掀起一番风波。”谭杰冷峻地说了一句。
蒋白棉顿时笑了:
“之前给我们房间塞纸条警告我们的,是你们吧?”
她问的非常直接。
谭杰沉默了两秒道:
“这是看在同为灰语人的份上。
“你们太弱小了,卷入这件事情会送掉你们的命。”
这时,商见曜诚恳说道:
“谢谢。”
趁谭杰被这突如其来的感谢弄得有点懵时,蒋白棉开门问道:
“你们就不想查出真相吗?
“如果你们确定自己没有做过,帮助我们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可以还你们清白。”
谭杰没有表情变化地说道:
“有的人只是想要一个借口,而不是真相。
“这么多年里,大家都做过越界的事情,谁都不是真正无辜的。”
对白晨来说,这是非常好理解的一个状态——在生存困难的灰土上,群体间为争夺资源挥刀相向是一件时时都在上演的事情。
蒋白棉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起巴兹相关。
提及赫维格和安赫巴斯可能在联手做局,一石二鸟时,谭杰没有笑意地笑了一声:
“他们做出什么,我都不会意外。
“可惜,赫维格死得太轻松了。”
蒋白棉未做回应,继续说起警惕教堂之行。
她信守着诺言,没有讲雷纳托主教罹患“无心病”的事情,只说恰好遇到了警示者宋何。
另外,她没有隐瞒洛佩斯给予的线索,讲了“幽姑”领域存在恐惧方面的觉醒能力。
“这个没错。”谭杰给出肯定的答复。
韩望获同样不显意外,似乎早就从灰语人那里得到了相应的情报。
他斟酌了下道:
虐妃z
“可能是红石集的生存状态非常贴近警惕教派的教义,导致这里的觉醒者数量比正常要多。
“这是我个人的怀疑,没有任何证据。”
蒋白棉“嗯”了一声:
“这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暂时不去考虑这些,只谈安赫巴斯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拿着赫维格那批军火,今天之内,他应该是不敢去警惕教堂的,很明显,他对觉醒者有一定的了解。
“这种情况下,他会怎么做?”
话一出口,蒋白棉就后悔了。
因为这是她和组员们讨论问题时常用的启发式口吻,而现在交流的对象是红石集的人。
韩望获非常捧场,思索着说道:
“我要是他,就抓紧时间把那批军火送给镇卫队,说是之前攒下来的物资,这样一来,警惕教派肯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可能把洛佩斯这些外来者丢出来,说是他们背着他干的。”谭杰平静补充。
蒋白棉微微点头:
“有没有这种可能?安赫巴斯趁今晚把军火送出红石集,交给山怪,然后死也不去警惕教堂,但允许调查者随意搜查。”
“不会,他如果始终不去警惕教堂,就说明他心虚,不敢面对执岁的注视。这样一来,他手下的镇民肯定会怀疑,到时候,他睡觉都不安稳,而且,他很清楚警惕教派的实力。”韩望获给出否定的答案。
“这样啊。”蒋白棉转而问道,“安赫巴斯平时待在哪里?”
“他经常换住的地方,但遇到比较危急的情况时,多半会选择湖畔别墅。那里的地下停车场能通往码头,码头有船。”谭杰简单回答。
呃,你们盯安赫巴斯很久了啊……蒋白棉思索了一阵,突然问道:
“韩队长,两年多前的那些惊吓过度死亡案,警惕教派不可能猜不到是觉醒者做的,你还记得他们的反应吗?
“那段时间,他们有没有突然多一位警示者?”
韩望获皱眉回忆中,谭杰突然站了起来:
“最后那起案子过了大概半年,教派多了一位‘幽暗者’。
“这是在黑暗房间内苦修的神职人员。”
他语气有点激动,但依旧没什么表情。
听到这里,韩望获的神情有了变化,跟着站起,急声说道:
“他是安赫巴斯的弟弟,布兰德!”
PS:最后一天求月票~凌晨会提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