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兩千五百七十六章 動手(三更求月票)看書

Home / 仙俠小說 / 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數據修仙 陳風笑-第兩千五百七十六章 動手(三更求月票)看書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所有成功的家族都知道,足够数量的基础修者,才是家族腾飞的关键。
所以就算熊家有合体期老祖未曾陨落,将来哪一天归来了,但是他发现家族里人都没了,又能作些什么?
他可能会发泄一场,但是意识到对放势力里也有合体期的话,估计也就那么过去了——正好是斩尘缘的机会。
木葉
而且以合体期老祖的修为,想再孕育一个家族也很难——修为越高,越不好生。
熊益均深知,认真起来的灵植道,不是熊家能抗衡的,可是……族中元婴哪能这么自裁?
就在此刻,一个元婴二层的坤修正色发话,“我小界卫家要求……熊家自裁二十个真仙!”
卧槽,卫三才愕然地盯着千重,嘴巴微张……你啥意思?
可是想要开脱,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姚家比熊家还要神秘,天琴也许还能找出几个知道上古熊家的人——知道熊南惕的都有好几个,但是知道姚家的太少了。
比如说千重……连卫三才都不知道,姚家还有这么一个大能。
甚至她说出这话来,就是对残生都有信心,相信他不可能被人认出来,才敢冒充。
卫三才心里很无奈,但还不能表示出来,真尊的体面,那必须得有。
所以他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样子,稳稳的立在空中。
熊益均的脸色,顿时就黑得不能再黑了,有鉴于对方说话的只是元婴初阶,他侧头看向卫三才,“敢问三才大尊,这是否是卫家的意思?”
卫三才不动声色地回答,“卫家人说的话,当然是要算数的。”
不过说话的这位不是卫家人,这一点我就不告诉你了。
熊益均又看向了瀚海真尊,强压着怒火发问,“敢问瀚海大尊,您想提什么条件?”
瀚海也是不动声色地回答,“我堂堂玄水门下,总不可能比家族修者廉价。”
熊益均气得都想发疯了,不过最终,他还是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那大尊您的意思,也是要熊家元婴的性命吗?”
瀚海真尊不耐烦地一摆手,“自然是元婴,如果元婴杀完了,金丹亦可。”
熊益均已经可以说是面无人色了,他咬着牙发问,“然后……是不是还有金乌门?”
“我不喜欢你的表情,”瀚海真尊淡淡地发话,“金乌的銮雄道友在虫族世界征战,不过他们肯定也有诉求,如果你不信,冯小友现在就能去把銮雄请来。”
熊益均都已经要炸了,听到“銮雄”二字,又硬生生地忍住了,因为瀚海真尊所说的“不喜欢”,他抬手揉一揉脸,克制一下情绪,然后继续发问,“还有七门十八道的门下吗?”
“你问他,”瀚海真尊一指冯君,然后都懒得说话了。
冯君理所当然地回答,“肯定还有太虚门下,以及其他诸多家族,关键是隐患不清除,他们无法进入虚空,你还套考虑诸如青莲门的怒火。”
“南惕叔祖这个混蛋!”熊益均的脸色发白,忍不住破口大骂,“他给家族招来了这么大的麻烦,真的是百死莫赎!”
“你不要装了,”千重忍不住冷哼一声,一脸的鄙夷,“真以为我们不知道,熊家还有真尊参与?都推到熊南惕的身上,你们真的好意思?”
熊益均闻言面容一整,冷冷地发话,“道友还请自重,我熊家的真尊,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攀诬的,卫家自有大尊在,何时轮得到你说话了?”
千重冷笑一声,“凭你也想跟我家大尊说话,没搞清楚身份的是你吧?”
熊益均被顶得张口结舌,只能看向颐玦,“颐玦仙子是否也认为,我熊家有真尊参与?”
他被选出来跟这些人对话,自然有原因,现在他就看出,颐玦其实有点相信自己了。
颐玦冷哼一声,“希望没有吧,否则还要威逼真尊自裁。”
这话……我忍了!熊益均又看向了冯君,“敢问冯山主怎么看?”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我用眼睛看,”冯君懒洋洋地回答,“不过,我不相信熊家真尊是无辜的。”
“那就冒犯了,”熊益均面色一整,抖手祭起了一物,却是一只雕成了熊掌的黑色石头。
“好胆!”瀚海真尊和卫三才齐齐怒喝一声,气势尽情地释放了出来。
然而紧接着,天空中出现一只偌大的熊掌,将周围的空间都齐齐地定住了。
这一刻,连瀚海大尊和卫三才的行动,都异常地缓慢,颐玦也是如此。
残生真仙居然有心思说了一句,“咦,有熊空间印?”
“我本无意冒犯,”熊益均朗声发话,“奈何冯山主对我熊家误会太深,我只能将他请回族中,跟我家真尊面谈,消除误会之后,就会将他恭送出门。”
“出窍期的借力,”颐玦冷冷地发话,“今日之辱,我必报之!”
“我真的无意冒犯,哪怕你们已经把熊家元婴的数量,算得杀完了,”熊益均一拱手,正色回答,脸上并没有什么得色,“我只会带走冯山主……与其说服所有人,不如说服他。”
“这不是出窍期的借力,”瀚海真尊冷冷地发话了,“熊家居然还有分神真君……好的,待我分神,他若是敢离开天琴,我必屠尽熊家!”
熊益均没敢搭理他,因为他记得自己的目标,他冲着冯君一拱手,“冯山主,得罪了。”
冯君的手心缓缓攥紧,冷笑一声,“想得罪我,这空间印够资格吗?”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身体化作一道白光,瞬间就消失在了远方。
一处面积不大的秘境中,一座洞府中,有一道人影正在静静地打坐。
突然他身子一抖,噗地吐出一口血,然后他猛地睁开了眼,“好强……还是动手了吗?”
熊益均见到冯君消失,也是一怔,然后他叹口气,一抬手收回了熊掌,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副认了命的模样。
颐玦原本是很生气的,但是听说这是借力分神期,又眼睁睁地看着冯君离开,倒也没有着急动手,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
“呵呵,还敢动手?”残生真仙冷笑一声,见别人都没有出手,他也不着急出手,反正对方已经躺倒任捶了,“熊家完了。”
“是你们先不给熊家活路的,”熊益均闭着眼睛,淡淡地发话,一点都看不出紧张来,“我对冯山主出手,也是你们逼的,只有说服了他,才能让熊家有一丝生机。”
“说服他?呵呵,”残生真仙不屑地笑一笑,“你自己能相信这话吗?”
“我当然相信,”熊益均闭着眼睛,全身非常放松,“如果我要带回去他,对他不利,玄水门、金乌门、太虚门、灵植道……这些势力的夹击,熊家扛不住。”
“这可也未必,”千重不以为然地回答,“只要你们彻底控制住了他,我们能翻脸吗?”
“那我也得有信心控制得了他,”熊益均依旧轻描淡写地回答,然后反问一句,“你们都没有信心控制得住他,凭什么认为,我熊家就可以呢?”
这话不无挑拨之意,不过想一想也没错,就冯君所表现出的能力,如果不是有足够的自我保护能力,哪个强大的势力不希望把他掌握在手中?
卫三才忍不住了,他实在不想让千重继续折腾了,“反正就是试探一击,成了固然有了筹码,输了就是躺倒任捶,倒也是正常应对手段,不过分神期出手……还真看得起他。”
不愧是活了四千多岁的人,看得还真明白。
“筹码吗?”颐玦反应了过来,“拿他要挟我们?倒是这个道理。”
“那样的要挟,也等于是挑衅,”熊益均淡淡地回答,“所以,是我们没别的选择了。”
“没别的选择?”颐玦听到这话就忍不住生气,“谁逼着你们暗算他去了?”
他们这时对此人出手,肯定拿得下来,但这位就是个死士,上古熊家不知道会有什么隐秘手段,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人家敢站出来,他们就算出手,也不会有太多的收获。
所以众人反倒是不着急了,他们想知道,冯君去哪里了,等着他有了反应再做决定。
众人原本以为,这个状态要保持好几天甚至更久,哪曾想没有用了半天,冯君的身子一闪,就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被算计过的他,脸上居然没有什么气愤,而是冲着熊益均点点头,“去叫你家分神老祖过来,如果反抗的话……后果他懂的。”
熊益均现在已经睁开了眼睛,闻言他眨巴两下眼睛,不可置信地发问,“你这话,是让我递给我家老祖的?”
“不过就是分神期,那又如何?”冯君不屑地笑一笑,“你可以多问一句,伤得严重不?”
“受伤?”熊益均越发地不敢相信了,分神真君有那么容易受伤,“就刚才的时候吗?”
“那是他自找的,”冯君也不直接回答,只是冷冷一哼,“大欺小,活该有此一报!”
(月初三更,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