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yz8r优美玄幻小說 明天下 線上看-第一三五章淳樸的小羔羊閲讀-bg828

Home / 歷史小說 / 5yz8r优美玄幻小說 明天下 線上看-第一三五章淳樸的小羔羊閲讀-bg828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三五章淳朴的小羔羊
破坏野人的社会结构是一个极其简单的事情。
在一个依旧以食物分配为最高权力基础的社会里,食物,安全,便是族长取得支配族人的权力基础,同样的,在这样的族群里,谁拥有了食物,谁能提供给族人一定的安全保障,他也就自动获取了权力。
以上的话听起来可能比较拗口,甚至是繁琐的,但是,这就是遥州土著的社会现状。
当一个族群依旧处在一个宏观的共产状态下,任何物品在原则上都是属于大众的,属于所有族人的,族长只有分配权,在这种状况下,爱情不存在,家庭不存在,所以,大家都是理智的。
孔秀在简单的研究了遥州土著的社会构成之后,就向云显提出了另外一种解决遥州土著问题的方式。
这种方式,就是彻底的破坏,毁灭土著人的社会构成,继而接替土著部族首领,成为这些土著部落的新首领。
重生之慣 紅帆布
土著人没有人种概念,他们只有食物跟安全概念。
只要满足他们这两种需要,在遥州维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土著部族统治系统就会彻底的崩溃。
黑衣人有枪,有更加先进的工具,在这个到处都是袋鼠跳来跳去的世界里,一个人,一杆枪就能同时满足土著部族对食物以及安全的社会性需要。
云纹杀了部族首领,杀了很多青壮男子,在这些土著女人们看来,这就是一场争夺部族首领,争夺食物,女人ꓹ 孩子分配权的战斗。
这样的战斗几乎每隔几年总会发生一次,年老的ꓹ 不再强壮的首领被杀死,上一任首领的扈从被杀死,新的首领ꓹ 新的扈从出现,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当然ꓹ 首先要保证部族里的人有食物,还处在安全的环境里才成。
在部族男人将女人当做财货以后ꓹ 基本上就不要指望女人们会对男人生出情感这种奇怪的东西ꓹ 爱情,总是在你有权力自由选择伴侣的时候才会发生,只会出现在食物充沛的时候,是一种附属品。
云显此次带领的全是男人!
八千个精壮的男人!
八千个比土著部落中最强壮的男人还要强大的男人!!
因此,在孔秀的计划里,首先要做的就是通过武力强行剥夺这些土著男人的生育权。
做苦力的土著男人不会生存太长的时间,原始的遥州现在需要这些土著苦力们夜以继日的建设。
孔秀并不认为这八千个男人能忍耐多久ꓹ 即便他们现在还认为自己的肉体是高贵的,还不能随意的与这些土著女人媾和。
但是ꓹ 孔秀更加相信男人的欲望ꓹ 尤其是武士的欲望。
他不准备禁止大明军卒与本地土著女子结合ꓹ 当然ꓹ 也不会鼓励,儒家做事的要旨就是——潜移默化ꓹ 就是润物细无声。
等新一代的遥州人诞生之后ꓹ 孔秀认为ꓹ 教化遥州的时代也就来临了。
因此,在后来的军事行动中ꓹ 军队只杀族长以及族长的扈从,强壮的男人自然要被送到工地上去,再把女人,孩子集中起来,狩猎给她们吃,还要教会她们种地,教会她们放牧各种牲口。
土著人的生活水平会逐渐提升起来的,而且这是一定的。
一群几乎还生活在原始社会里的人一瞬间就越过奴隶社会,进入了大封建时期,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极大地进步。
最要命的是这样做几乎没有后患,孔秀掌握了这些土著女人之后,也就基本上掌握了那些土著孩子,这些母亲会告诉那些孩子,黑衣人是他们新的首领。
两代人之后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土著人了,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或者,从现在起就不会有什么土著人了,随着大批,大批的土著男子在工地上被活活累死之后,这片大地上将彻底的属于大明。
融合别的种族这是中华民族的天生的本领。
他和僵屍有個約會
想想史书上那么多凶猛的民族,最后都难免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就让人忍不住悲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如今什么事都不做的云纹看起来就平和的太多了。
在弄明白孔秀要干什么之后,一般孔秀出现的地方,就看不到他,按照他的话来说,跟孔秀这样的人站在一起容易被天罚误杀。
不过,他也承认,孔秀的法子比他的法子要好的多。
不但认真执行了皇帝不得大肆杀戮的旨意,还达到了教化的目的,堪称一石二鸟。
玩坏世界的垂钓者
弄一瓶红葡萄酒,拿一个玻璃杯,支起来一架太阳伞,躺在吊床上吹着凉爽的海风,就是云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云显一声令下之后,云纹就成了孤家寡人,看着别人忙碌,自己整天无所事事。
不过,无所事事的好处很快就显露出来了,他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慢慢地看懂皇帝对遥州的大布局。
毕竟,作为一个玉山书院的毕业生,他虽然是其中最蠢的一群人,依旧不妨碍他学会了用自己的视角看世界。
世界真的很精彩。
皇帝,皇后,云彰,云显,张国柱,韩陵山,徐五想,杨雄,云杨,洪承畴,韩秀芬,獬豸,孙传庭……这些人做事的方法其实都是有迹可循的。
他们做事的大方向是一致的,这就是他们为什么直到现在还能平安相处的原因。
他们如今的问题在一些小事情上有分歧。
这些天认真重新看过来朝廷邸报,云纹对于进攻,后退,忍让,僵持,这些词有了新的认知。
这些人都是掌握了这些词语,并且能灵活运用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在云纹眼中都产生了一定的美感,看到深处,云纹甚至有些沉湎其中不可自拔。
一个胖乎乎的土著美女将殷红的葡萄酒倒进了玻璃杯,双手捧给云纹,云纹接过来啜饮一口,就继续躺在吊床上瞅着头顶的天空发呆。
土著女人们的学习速度很快,她们不仅仅学会了使用新的工具,学会了放羊,放牛,放猪,养鸡,养鸭子,还学会了如何伺候人。
一朵毛茸茸的合欢花从树上掉落下来,云纹探手捉住,顺手插在土著美人儿的发间。
这是一个很温柔,很漂亮的美人,除过皮肤黝黑一点,手脚粗大一点再无缺点。
当然,味道也有点重。
不过,如今身在遥州,不是长安的花街,这里没有身着薄纱满头珠翠的俏佳人,让人心痒难挠,更没有美人琵琶佐酒,虽然这里的青天白云不错,闻不见满城的烟气味道。
可是,云纹梦中最多的还是那座雄城,那里的繁华。
将帽子盖在脸上,人就很容易在清风中入眠,自己骗自己容易,骗别人很难。
云显就不是一个好欺骗的。
喝了他的葡萄酒,还把占据了他一半的吊床。
两个人躺在吊床上,这需要一定的平衡功夫,好在,两人在书院的时候经常这样做,早就形成了默契。
“我要是你,我就去寻找自己的世界。”
“我现在开始担心如何应付我爹。”
“不用,我会跟伯父说的清楚明白。”
云纹摇头道:“你不知道,我爹跟我爷的心思跟我不太一样,他们认为我既然生在云氏,那就应该把命都献给云氏。”
“你可以有更高的要求,我是说在完成对云氏的责任之后,再为自己考虑一些。
你这些天之所以感到烦躁,恐怕就是这个心思在作怪。
我很理解你的这种心思,毕竟,我有一个比你爹还要强大的爹,更有一个比你娘还要强大的娘。我当初从宁夏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我娘其实快要崩溃了。
我爹则多少有些窃喜。
我知道我娘为什么会崩溃,我爹为什么会窃喜。
他们一个希望全部破灭了,一个觉得自己不用再做痛苦的选择了。
他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娘疼我,我爹爱我,这我能感受的到。
阿纹,他们给了我太多,太多的东西……
你能想象我爹一代奸雄,在晚上陪我踢毽子的模样吗?你能想象我爹在我生病的时候宁愿丢下公务,也要陪在我床边给我讲他杜撰的那些没名堂的故事吗?
不老王妃 紗舞
既然在我需要我爹的时候我爹永远在。
那么,在我爹需要我的时候,我也必须在。
我不喜欢遥州,可是我来了,半点犹豫都没有的就来了。
妖怪美男軍團 米裏竹
你其实没必要这样做,你爹不是一个好父亲,你母亲也不是一个好母亲,被棍棒殴打了十几年,你现在只有一点轻微的变态,我觉得挺好的。”
云纹摇摇头道:“我爹是粗人!”
云显皱眉道:“再粗的人也不能打断你的腿,而你爷爷还在一边叫好,就因为你把我推了一个跟头,把我鼻子弄出血。
知道不,自从你爹那样做了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玩闹过。
你是不敢了,害怕腿再被打断,我也不敢了,害怕你的腿再被打断。
现在,没人再能随便就把你的腿打断了,可以做一些想做的事情了。”
云纹侧头瞅了一眼身边的云显道:“滚,现在确实没人随便打断我的腿了,可是,他们开始琢磨我的脑袋了,打断腿跟割脑袋孰轻孰重我还是能分得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