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8m4l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笔趣-第一千五百零四章:絕望之塔分享-s14gb

Home / 其他小說 / o8m4l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笔趣-第一千五百零四章:絕望之塔分享-s14gb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玩笑归玩笑,但能将这么重要的东西给自己,这份心意谢铭还是收下了。
不过,他总感觉这趟要出事情啊。你看,还没有出发,这Flag就已经立的满满的,如同那戏台上的老将军。
说来也是奇怪,要是其他人到了谢铭如今的境界和实力,对未来有些预感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然而谢铭直到如今,也没出现什么类似的预感。
最強吃貨 現實中的夢境
这也算是拥有斯巴达之力的一个不算负面的效果吧。斯巴达之力不信神不信天,自然也不会信什么注定的未来或者命运。因此未来的一切对于谢铭来说,都是未知数。
或者说,不到了真正该选择的时候,谢铭的未来就不会确认。而他的行动,也会不断的影响到其他人的行为,改写原本无法改变的命运。
就拿命运石之门来举例,在α世界线中是牧濑红莉栖必须死的命运,β世界线中是椎名真由理必须死的命运。为了拯救两人,凤凰院凶真才会费尽心思受尽折磨,甚至必须自残才能进入到命运石之门世界线当中。
可要是谢铭的话,根本不需要那么的费力。比如说,当他在枪战中救出真由理的话,就不会再出现因为各种例外而导致真由理死亡。
届时,会直接出现从β世界线上分折而出的β-1世界线。
因为他本身就是无法确定命运的存在,而经过他的干涉之后,真由理也会进入到他的影响范围内。不会那么简单的,收到命运手中的玩偶,生死随意操控。
毕竟在β世界线当中,真由理的死亡真的已经算是世界的恶意所导致的了。哪怕用穷举法列出所有可能,凤凰院凶真也没有成功的拯救自己的青梅竹马。
又或者可以这么形容斯巴达之力所带来的被动效果,强行在本该不存在的两条世界线当中连接上一条新的世界线,最后达到想要的结局。
从β到β-1,再到β-1-1,这样不断的开拓新的道路,最后通过这些开拓的道路,创造出了本不该存在,或者说谢铭存在的γ世界线。
要是凤凰院凶真知道有这种能力,恐怕能直接哭晕在厕所里。
不过也正因为斯巴达之力有这样的被动能力,所以一些未来预知在谢铭身上是根本派不上用场的。这也是为什么,谢铭喜欢制定计划,并且按照计划来行动。
因为按照计划来行动,所可能发生的事情就会比较有限。到那个时候,事先的准备也能派上作用。
比如艾丽丝造访暗黑城让谢铭一个月的努力全部白费,却让谢铭因此成功的和元老院长老首领夏普伦进行了沟通交心,进而彻底解决了暗黑城的问题。
而这一次,最坏的可能也就莫过于所有人都被赫尔德给发现,让计划给提前暴露。
但既然知道这种事情有着发生的可能,事先做好准备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哪怕到时候真正的情况会和他预料的有些不同,可也处于能够随机应变的范围之内。
也就是说既然未来的道路还和薛定谔的猫一样无法确认,那么谢铭就事先通过计划和准备,对未来进行一次固定下模样的观测。
让计划让未来这只处于量子变化状态中的盒子里猫进行初步的确认,先确定了毒气在右边还是在左边。接下来,再进行最终确认猫到底是死还是活。
要记住,薛定谔的猫这个例子,我们的关注点不是猫的状态,而是盒子中的真实情况。
现在,一切的准备已经就绪,计划也已经列出。他们,可以出发了。
——————————
在阿拉德大陆呆的越久,你就越会发现艾尔文防线这个地方到底是处在何等重要的中心位置上。
你看看,他的西边就是悲鸣洞穴,再往西就是虚祖。东边是德洛斯帝国,北边是万年雪山,南边是洛兰之森和赫顿玛尔。哪一个,不是至关重要的地方?
可处于这中心位置上的艾尔文防线,却一直没有收到贝尔玛尔公国的重视,进行开发。
之所以为什么又提其艾尔文防线,那自然是因为绝望之塔的位置,同样也在艾尔文防线的附近。
以悲鸣洞穴为原点,往北再走个几百公里的话,就会看见一片充满迷雾的峡谷。那里,也算是阿拉德大陆上不大不小的一个秘境。
因为走进去的人要么迷路回到峡谷入口,要么就一去不复返。有很多年纪轻轻的强者在进入到里面后,再也没有走出来过。
所以附近的人,都将这个峡谷称为死亡峡谷。
谢铭他们所想要前往的绝望之塔,便是在这个死亡峡谷当中。所以谢铭的空间传送门,自然会开到艾尔文防线附近。
既然都已经来到了附近,那么自然是要回去看看。毕竟上次来的就只有谢铭、赛丽亚、诗乃和诺羽。欧贝斯、米内特和蕾莎琳,还没有来过。
理所当然,艾尔文防线又热闹了起来。谢铭,也是非常自觉的找上了林纳斯,给他提供一下近期收获的武器。
留在赫顿玛尔的欧贝斯分队,因为在调查的时候摧毁了不少小组织,因为缴获了五六把稀有等级的武器。反而是前往万年雪山的谢铭他们,没有太多的武器收获。
一些药材矿石倒是拿了不少,但真正可以说的上是收获的,就只有两个。
一个是莉莉之前使用的,让她神智都变得混乱起来的,拥有极强副作用和效果的混沌魔杖。另一个,便是从寒冰巨人利库体内取出的能量源。
利库之心。
名门弃妇:总裁超暖心
根据赛丽亚的鉴定结果来看,利库之心因为散发着极强的寒气,且拥有着极高的硬度,并不适合做成武器之外的装备。因此,谢铭也就把它和混沌魔杖一起全部丢给林纳斯来处理了。
林纳斯,也乐得多来点这些东西。毕竟上次谢铭丢给他的那些武器,已经被他糟蹋的差不多了。
虽然保住了关键材料,但其他的材料已经彻底报废。要不是他开头先拿一些稀有武器练习了一下,不然那些神器级武器的核心材料恐怕都会被毁掉。
能保住自然最好,不过毁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是对未来进行投资,只要林纳斯能锻造出可以让他在最终决战中使用的武器,那么毁掉再多的神器级武器他也不会眨一下眼。
和林纳斯稍微聊了一下,在艾尔文防线吃完中午饭后,众人便再次启程,前往死亡峡谷。
悲鸣洞穴距离艾尔文防线并没有太远,当初谢铭步行都能在三个小时内走个来回。不过这也是初次去的时候,后来就直接空间移动了,谁还走路啊。
况且,这一次也并不是去悲鸣洞穴,而是去上方的死亡峡谷。虽然路程稍微比较远,但有着马车的存在,七人还是在太阳彻底落下之前,来到了这充满迷雾的峡谷中。
“那么,接下来就步行吧。”
再次构建传送门将马车送回月光酒馆,谢铭从空间布袋中取出了怀表,娴熟的在虚拟投屏上摁了几个键后,众人便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既然知道绝望之塔在这死亡峡谷当中的话,那么那些失踪的天才下落自然也就心知肚明了。
为了招揽能够对抗赫尔德的天才战士,由创世纪号改造而成的绝望之塔自然是拥有着检测实力和年龄的仪器存在。
只要你年轻,且实力够强,你便能穿过迷雾找到绝望之塔。在知道绝望之塔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之后,相信没有一个天才,会拒绝这天降的机遇。
实力不够,那么自然会被迷雾给送回。
不过以谢铭这一行人的年龄段和实力来说,哪怕没有艾泽拉的怀表,同样也能进入到绝望之塔里面。但那时,他们进入的会是各个时代的天才豪杰们所呆着的训练室,也就是绝望之塔的挑战阶层。
楚漢爭
而有着怀表,他们便可以通过绝望之塔的传送装置,直接前往到100层之上的主控制室。
到目前为止能够有资格进入到主控制室的外人除了艾泽拉之外,只有索德罗斯和梁月。恐怕,这也是创世纪号的主控制室第一次迎来这么多的客人。
“欢迎来到绝望之塔,谢铭先生,还有谢铭先生的队友们。”
在穿过几扇充满未来科技感的机械大门后,艾泽拉的欢迎传入到众人耳内。在各自回应了招呼之后,谢铭便直接奔向主题。
“艾泽拉,你说绝望之塔可以帮助我们,在不惊动艾丽丝的封印的情况下进入到奥兹玛那里?”
“是的,绝望之塔的确有这个能力。或者说,次元穿梭,本就是它原本的功能。”
艾泽拉微微一笑,轻声向着众人解释道。
“诸位是谢铭先生的队友,那么想必也应该听说了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以及未来将要面对的恐怖敌人。因此,在赫尔德的计划上,我就不再过多言语了。”
“就先向各位解释一下我的身份,以及绝望之塔的来历吧。”
毁灭的泰拉星、泰拉人、最高科技、创世纪号、魔族,这些上古隐秘听着众人宛如在亲身经历着传奇一般,每个人心中的思绪都在不断流转。
但最为复杂和吃惊的,恐怕还是诗乃。
要知道,她可是从天界下来,见识过天界的最高科技的。严格上来说,她也算是半个机械师。因此不难看出,天界科技和创世纪号的异曲同工之处。
巴卡尔的事情,谢铭之前也和她说过,但那时她还处于半信半疑的状态。毕竟在天界的教育当中,巴卡尔可是十足的恶棍。而那些先辈,都是为了抵抗巴卡尔的支配而牺牲的。
这突然和她来一句,那些先辈中存在着赫尔德埋下的棋子,背叛的人其实才是付出最多的人。这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相信?
可是,在看到和天界科技极为相似的创世纪号后,半信半疑中的那半边疑惑,也终于完全消失了。
艾泽拉也明白,突然说出这些肯定会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所以她也给众人留下了足够消化情报的时间。但是….
灵异降头师
“谢铭先生却不怎么吃惊呢…..还是说,他并不是会把吃惊的情绪流露在脸上的那种人?”
面瘫的好处,就是如此。
在看到众人都回过神来之后,艾泽拉便再次微笑着,温柔的说明起来。
“创世纪号使用的是半永久能源,所以并不需要什么能量补充。不过在被改造成让人训练的绝望之塔后,绝大部分能量都用在了内外的时间调整上。”
“而且,想要进行精准的空间跳跃,必然是需要精准的空间坐标才行。所以,各位想要不惊动赫尔德的封印去见到奥兹玛大人和米歇尔大人,便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伸出白皙纤细的两根手指,艾泽拉轻声说道。
“一点,是空间跳跃所需要的空间能量。这种能量,可以用阿拉德大陆上的一些材料进行补充。虚空魔石,泰拉石都可以。”
獨角獸
“另一点,便是定位。因为创世纪号本身就拥有着定位使徒的功能,所以各位需要的,便是找到拥有奥兹玛大人的气息,或者拥有米歇尔大人气息的物品。”
“在创世纪号通过这些物品提取出任意一位使徒气息之后,便能定位到他们所在地域的空间坐标。”
“之前我已经通过通讯,和谢铭大人说过这两个条件。不知道谢铭大人你们…..”
“嗯,带过来了。”
谢铭点了点头,看向了欧贝斯。而欧贝斯,则是从自己的空间布袋中,取出了一块漆黑又锋利的碎片。
“圣职者常年来一直和奥兹玛的血之诅咒战斗着,所以保存了很多相关的东西进行研究。这次,为了保险起见,我便将其中最为珍贵的一个研究材料带来了。”
欧贝斯严肃说道:“这是奥兹玛手下的大将,暗黑三骑士之一:恐怖之阿斯特罗斯在暗黑圣战中,被圣者夏皮罗·格拉西亚所重创时留下的武器碎片。”
“不知道,艾泽拉你能否通过这个碎片,来采取到奥兹玛的使徒气息呢?”
“是呢……”
艾泽拉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笑道:“总而言之,我们就先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