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f1an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九百四十九章:重啓-duurr

Home / 遊戲小說 / vf1an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九百四十九章:重啓-duurr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在很多人眼里,梦境教国都是一个非主流的神权国家,比如它尽管将圣典当做法典,将梦境之神那偏倾于守序的温和教义奉为至高信条,却从未显露出太多的‘超然’感,不仅如此,这个国度甚至还常年与接壤的格里芬王朝处于摩擦状态,理由是大型势力之间很常用的边境线那档子事。
我是个阴婚司仪 甜幽追梦
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既然是‘教国’,那么很多只有‘国’这个单位才能做出的事梦境教国自然可以去做,就算不那么与世无争、就算没那么超然脱俗,也可以说是情理之中的事。
教皇与皇帝需要履行的义务是两码事,所以在这种神权至上,教皇本人即是国家最高统治者的情况下,稍微俗一点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按理说,倘若梦境教国真的跟大陆对面那个‘圣教联合’一样玩什么无为而治,反而会导致一系列复杂的问题出现。
而在局势看似平稳实则千百年来一直暗潮汹涌的西南大陆,当一个势力内部出现了太多复杂的问题后,它就危险了。
比如格里芬王朝,这个堪称西北最强霸主的国度就有着大量历史遗留问题,而且还是那种深藏于体内的,除非自残身体否则根本无法剜去的病灶。
所以格里芬王朝危险了,一方面是因为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暗处推波助澜,另一方面则是作为皇室成员的伊莉莎·罗根亲自点燃了那只手递来的导火索。
风魔
失聲尖叫:外院耶穌
月影·暮歌缓缓闭上了双眼,让自己更好地与黑暗融为一体,不同于听上去感觉像是同一物种的暗精灵,身为夜精灵的教皇冕下有着一头深紫色长发,肤色则是某种似是散发着朦胧银光的天青色,表情柔和的淡然,气质同样也是恬静平和。
在某种诡异的力量下,除了不信仰梦境之神这一点小小的瑕疵之外,月影·暮歌无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一位合格而得体的梦境教皇,尤其是他那仿佛【强效平静光环】般的气质,可谓是格外让人安心。
如果可以的话,常年‘欺骗’着自己的他很可能会切实皈依在梦境之神裙下,毕竟当一个人完美扮演了太多年某个角色之后,他和那个角色本身也就没什么区别了,甚至会忘记自己原本的存在。
尤其是这种涉及到宗教和神学的领域,更是如此。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梦境之神在此时此刻降下神谕,让月影·暮歌立刻斩断他的其它信仰,以后全身心地将其一切完全献给自己的话,当了几百年梦境教皇的月影绝对会当场照办的。
因为那是一个教皇该做的事,一个他此时此刻所扮演的角色该做的事。
不过,话虽如此,却不会有谁真的为了这种事而担心。
无论是月影·暮歌也好,还是抛开他所扮演的梦境教皇这一身份,真正侍奉的那位主人也好,都不会为此烦恼哪怕半秒。
原因非常简单,非常非常非常的简单。
梦境之神死了。
早死了,透透的。
长嫡
而凶手,正是月影·暮歌真正信仰的那位……邪神!
区区一个邪神,不但杀死了一位虽然不算强大,但却是实实在在正经八百的神祇,甚至还悄无声息地占据了祂的神位,并未让任何人察觉出端倪。
自从刚刚拥有历史的圣历元年起,这种事还从未发生过。
邪神之所以为邪神,除了它们的行事作风诡秘残忍、阴暗血腥之外,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们在货真价实的‘神’面前毫无抵抗力。
“那种东西,也配称神?”
这是初代灭神会的暗影狼牙在听过一次报告后,冷笑着做出的评价。
在邪神的消息面前,曾经在历史上大为活跃、唯一目的就是弑神的灭神会甚至完全没有欲望出手,而灭神会中最强的【牙】更是连拔刀的兴趣都没有,可见古往今来那些邪神混得其实也并不怎么好。
它们可能确实有为祸一方的能力,但是它们终究不是神,邪神与真神之间的鸿沟,并未比凡人与真神之间的鸿沟窄上半分。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的。
那么,如果真有某个世人眼中的‘邪神’击败乃至于击杀了一位真正的神祇,甚至篡夺了后者的神位呢?
因为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所以月影·暮歌无从参考前人的智慧。
但至少对他个人而言,如果某个邪神确实能跨越那条鸿沟,击杀掉一位真神的话,那么它就不再是它,而是祂了。
与之对应的,邪神二字中的‘邪’也就可以去掉了。
“你迟到了,拉莫洛克总参。”
梦境教国的教皇,耳语之神最忠诚的信徒,耳语教派西南教区的总负责人月影·暮歌慢慢睁开双眼,注视着不远处那个身着银色风衣,正抱着胳膊靠在某根柱子旁的年轻男子,语气平和地说道:“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相貌清秀而阴柔,有着一双细长凤眼的拉莫洛克歉然地笑了笑,轻轻敲了敲右眼前的单片眼镜:“我很抱歉,大主教阁下。”
“无碍。”
尽管很清楚对方绝无可能感到半点抱歉,但当初亲自为拉莫洛克洗礼的月影·暮歌却是不急不恼,只是随口转移了话题:“我刚刚收到消息,东北教区的埃登大主教还活着。”
拉莫洛克微微一愣,然后有些意外地笑了起来:“令人意外,我读过从苏米尔传回的战报,埃登大主教能在那种规模的大败中幸存下来还真是个奇迹。”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概在两周前,你曾借助信徒们的力量在地下圣堂与埃登大主教进行了一次短暂的沟通……”
月影大主教平静地看着拉莫洛克,淡淡地说道:“而在那之后不久,我们在苏米尔那边的同胞就迎来了一场惨败。”
拉莫洛克莞尔一笑:“所以说,您是在怀疑我给了埃登大主教一些糟糕的建议,进而促成了他的失败?”
月影沉默了近一分钟,才缓缓补充道:“还有东北教区的覆灭。”
“这显然是无稽之谈,尊敬的阁下。”
拉莫洛克耸了耸肩,摊手道:“如果卡特先生有详尽地向您汇报当初我与埃登大主教的那番对话,而且您也确实有看过北边传回的报告,就会发现尽管我确实向埃登大主教提供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建议,但他却并未按照我的建议行事,而是独断专行地试图将他那愚蠢的计划进行到底,才导致了那场可悲的失败。”
月影大主教微微颔首,然后忽然笑了起来:“所以你想说,他的失败跟你并没有半点关系对么?”
“不不不,我想说的是,促成埃登大主教失败的并非我所提供的糟糕建议~”
拉莫洛克也笑了起来,咧嘴道:“而是我所提供且他并未采纳半点的正确建议。”
空气忽然变得安静了下来……
“看来你很清楚我想要什么,年轻人。”
神探博博之无头骑士 吕文博
过了好久,月影大主教才重新打破沉默,温和地问道:“我该对你表示感谢吗?”
“您可以将其理解为我的歉意。”
拉莫洛克有些羞涩地摸了摸鼻尖,笑的很是腼腆:“毕竟我之前在格里芬边境做的确实有些太过火了。”
“所以你帮我瓦解了整个东北教区……”
最牛古董商 老三家老三
月影大主教挑了挑眉,轻声道:“就是为了向我表达歉意?”
“也不能这么说。”
拉莫洛克摇了摇头,轻快地说道:“虽然确实有这么一层原因在里面,但在看过那一役的具体战报后,我发现除非我本人亲赴前线,否则结局绝不会有丝毫改变,毕竟在指挥者这一方面,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月影大主教沉吟了几秒,好奇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位‘歉意’的分量其实并没有那么大?”
“这是一方面。”
拉莫洛克痛快地点头,然后微笑道:“另一方面,则是希望您知道,这个世界优秀的棋手其实并不少,而圣教联合中恰巧就有那么一位,如果我们未来即将与那些异端开战的话,西南教区能够与那个人对位的好牌其实并不多。”
月影大主教玩味地笑了起来,缓声道:“为什么不直接一点,对我说如果想要制衡潜在的敌人,你拉莫洛克参谋就是我西南教区能打出的唯一一张牌呢?”
“因为我坚持谦虚是一种美德。”
拉莫洛克‘谦虚’地给出了回答。
“但你终究还是算漏了一点。”
月影大主教缓缓起身,一双墨绿色的眸子骤然转冷:“埃登还活着,他被一位名叫汤姆·莱斯特兰奇的年轻人救了出来,同样被救出来的还有那位年轻人的父亲,在东北教区地位颇高的卢修斯·莱斯特兰奇。”
“无人知晓的高级战力么……”
拉莫洛克眯起双眼,喃喃道:“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最后试图对那位黑梵小兄弟进行斩首的就是那位小汤姆,而他却意外失手了,很狼狈的失手了。”
“东北教区的领袖还在,东北教区的一位高阶祭司还在,甚至还有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年轻人。”
麻吉变情人
月影大主教阴沉地攥着他那柄教皇杖,冷声道:“虽然东北教区的多数信徒多已经被打散了,但只要他们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在几年内重新将教区重建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就不是我能够左右的事了,阁下。”
拉莫洛克夸张地对月影行了一礼,笑道:“不过既然您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消息,甚至连汤姆、卢修斯这些名字都知道了,相比应该已经酝酿好相应的对策了吧?”
月影大主教缓步走到拉莫洛克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不久之后,那三个人将抵达教国,埃登和卢修斯·莱斯特兰奇的伤势都很重,他们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来修养,而我,将会给他们两个选择。”
“归顺或殉教?”
拉莫洛克歪了歪头。
“没错,不过这件事已经跟你没有关系了。”
月影大主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轻轻拍了拍拉莫洛克的肩膀:“准备一下,不久之后学园都市将召开一次盛会,我要你代表教国去参加,卡特会跟着你的。”
“我就知道您早晚会提起这件事的。”
拉莫洛克愉快地笑了起来,莞尔道:“看来沙文帝国和格里芬王朝都很重视那场会议。”
公子一世逍遥 非墨未央轩
月影点了点头。
“好吧,我非常乐意效劳。”
拉莫洛克微微欠身,轻笑着问道:“那么,您希望我怎么跟咱们西南大陆这一亩三分地的大佬聊呢?”
月影收回了搭在拉莫洛克肩头的手,细细端详着面前这个眉开眼笑的年轻人,过了好一会儿才略显迟疑地问道:“我可以信任你,对么?”
“毫无疑问。”
拉莫洛克不假思索地给出了回答,敛起笑意正色道:“同为被吾主眷顾之人,您当然可以信任我。”
“那么,具体要给谁聊,怎么聊,聊什么,就有你自己来决断吧。”
月影大主教慢慢点了点头,沉声道:“做出让你觉得能够给我西南教区带来最大利益的选择,凭借你这位棋手的嗅觉,去在那个都市为吾主的地上神国绘出蓝图吧,当你归来之后,我会将第六、第七、第八护教骑士团交给你来统御,除此之外,你还会获得呢喃神音仪式团、腐朽者之影、噩梦处刑队以及教国三大战团的指挥权限。”
拉莫洛克毫不意外地点了点头:“受宠若惊。”
“受宠若惊……吗?”
月影摇了摇头,转身走回自己那张宽大的座椅,头也不回地喃喃道:“我并没有看出来啊。”
“客套话罢了。”
拉莫洛克洒然一笑,嘴角上扬着说道:“您不是那位刚愎自用的埃登大主教,所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在权衡过利弊后作出正确的决断,而在西北大陆马上就要变天的此时此刻,重新启用我这个勉强可控的刽子手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月影的脚步微微一顿……
“我可以信任你吧,拉莫洛克?”
“就现阶段来说,您当然可以信任我~”
第九百四十九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