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j8a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演技派討論-第七百零四章 表演的態度始終沒變-rvo6y

Home / 都市小說 / jlj8a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演技派討論-第七百零四章 表演的態度始終沒變-rvo6y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你咋带这么多东西?”
看着沈明和吕潇从车上一个一个搬下来足足五个大箱子。
“两个多月呢,我还不得多带点东西啊!”程好道。
“中间你不回京城么?”贺新难免有些惊讶。
程好的戏份不算太多,大概只有他的一半,中间有不少空闲的时间。
“不回去!省的花姐又要找上门来,这个活动那个商演的,烦!”程好一脸不耐烦道。
贺新笑道:“有钱挣还烦呀?”
“我现在又不缺钱,要挣这么多钱干嘛呀?走啦,上去了!”
说着便一扭小腰往里面走。
贺新笑着摇摇头,当然这也是他最欣赏女朋友的地方,知足,对金钱的欲望不高。
其实他也特别看不懂后世的那些女明星们,都那么有钱了,还拼命的在各种折腾、捞金,动不动就上市、跟资本对赌之类的,甚至还不惜抛弃家庭,于此同时自身却在观众中的口碑越来越烂。
慢下来,享受生活的同时,精心打磨一些有质感的作品难道不好么?
其实这也就是在中国,或者说整个东亚地区,明星的所谓商演、各种带有盈利性质的活动格外频繁,这从本质上还是把明星定义为戏子,所谓商演、活动其实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堂会。
这在国外,尤其是在好莱坞是很少见的。很多大牌明星甚至连广告都不愿意接,就象某次梅丽尔.斯特里普接受某家国内采访的时候被问到为什么不接广告,斯特里普当时很惊讶的回答:我拍电影已经挣的足够多了,为什么还要拍广告呢?
“哎,小红,别动,这个我来。”
箱子一个一个搬进客房,沈明格外卖力。
“姐,我把你收拾一下吧?”王小红道。
“不用了,你一路上也辛苦了,回屋歇着吧。”程好摆摆手。
如果换别人肯定还要坚持一下,王小红那姑娘也老实,哦了一声,就跟沈明一起走了出去。
“你好像不太喜欢小红啊?”贺新看着正准备亲自收拾行李的程好道。
“不是不喜欢,这姑娘……啧,怎么说呢,总归没有小青能干。”程好摇摇头。
贺新感觉也确实是,这个王小红远没有楚青活络,上进心也不足,与其说是助理,却更像一个小保姆。
只是刚才看到沈明那小子一脸殷勤的给王小红帮忙,贺新又不禁笑道:“哎,你说沈明这家伙跟小红会不会也成一对呀?”
这种事想起来还蛮有意思的,之前吕潇跟楚青就已经好上了,而且双方都已经见过家长,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如今要是沈明和王小红也成一对的话,那俩口子这边真要成婚姻介绍所了。
“他俩?”
程好停下手里的动作,认真想了想,却摇摇头道:“不可能!”
“为什么?吕潇和楚青现在不是挺好的嘛。”贺新诧然道。
“吕潇和沈明的情况不一样,吕潇家庭出身好,父母都是大知识分子,在京城又有房子。沈明从小地方来的,现在还租房子住,别看他是你的助理,说穿了就是个北漂。”
“呃,小红也不是从小地方出来的……”
“正因为小红自己也是从小地方出来的,那更要找一个条件好的,象沈明这样的不合适。如果小红真要跟他谈上,那我真得怀疑这姑娘有没有脑子?我真得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换人了。”
“没那么严重吧?”
重生未来之军嫂 廿二
听着程好这番冷静的分析,贺新不得不承认有道理,但他还是有些嘴硬,忍不住强词夺理道:“那如果是真爱呢?”
“真爱?切,别逗了,就算是真爱也要考虑现实啊,毕竟将来要一起生活的。当然只是谈谈恋爱、玩玩,这不算,昂!”程好仰着头道。
“……”
贺新一脸无语,但马上又笑嘻嘻道:“哎?不对吧,我也是从小地方出来的,当初比沈明都不如,还在食堂打饭呢,你怎么就看上我了呢?”
“我看上你了,噗……”
程好指着自己笑喷了出来,咯咯咯笑个不停,好不容易止住笑,捂着嘴道:“别自作多情了,咱俩当时什么情况你心里没数啊,是谁死缠烂打来着?不过呢,你好歹拿了柏林最佳新人,看你发展前途不错,那我才试着跟你交往了一阵子。你要是后来没拿到金马影帝的话,咱们也许早就不可能了。告诉你,当时追本姑娘的人多了去了。”
说到最后,这姑娘还一脸傲娇。
……
“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冰河上跑着三套车。有人在唱着忧郁的歌,唱歌的是那赶车的人……”
程好画着浓艳的妆容,趁着一件艳俗的天蓝色抹胸演出服,外面拍着一件警用款式的大衣,坐在车里引吭高歌。
“哇!姐,你唱的真好!”
一曲完毕,小助理兴奋的拍手叫好。
“小意思,以前上学的时候我的声乐课成绩一向是最好的。”程好一脸得色道。
如今贺新专门让小吕子从京城开到这边的那辆奥迪Q7如今已经成了老板娘的专职保姆车。
说着,程好又透过车窗玻璃朝外看了看不远处在一片荒地忙碌的人群,难免有些不耐烦道:“怎么还没好,早知道这样,根本没必要就这么早过来,这都快等了半个多小时了。”
今天是她进组后的第一场戏,她的准备工作做的非常充分,正期待着一鸣惊人,如今却在坐在车里一点一点的消耗着自己的耐心。
最強打臉系統
这里是钢厂围墙外的一片荒地,这里原本是堆放钢材的一个露天仓库,不远处就是火车车皮编组的地方,七八条铁轨纵横交错。
从钢厂诞生之日起,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里堆满了各类钢材,然后通过日夜穿梭不停的火车运往全国各地,支援社会主义建设。
九十年代之后,随着资源的枯竭和国家经济政策的调整,往日盛景早已湮没。如今这里早已变成了一大片荒地以及不远处那一段段锈迹不堪的铁轨。
这个场景是一早就选定的,因为这边的围墙是用红砖砌成的,非常有历史感的那种苏式的围墙。类似这种带着浓浓苏俄风格的红砖围墙在京城西城的很多大院外很常见。只不过那边充满了那种象征权力的森然威严,而这边却被围墙外的枯枝杂草以及攀附在围墙上那枯黄的藤蔓映衬着时光逝去的破败和凄凉。
然后围墙后面,远远望去有三个巨大的冷却塔正在日夜不停的冒着白色的烟雾,袅袅飘向灰色的天空。这种东北重工业小城的气息就出来了。
程好进组后这两天鞍山的天气都不太好,天阴沉沉的,时不时淅淅沥沥的飘落一场小雨,因为《钢的琴》都是实地取景,导致原本计划的几场戏都不能拍了,只能临时调整。
昨天停工了一天,程好跟着老公去参观了一下这部戏的主场景,早已经倒闭了好几年的红旗拖拉机厂,那边专门清理出了一间车间作为拍摄现场。
她没想到剧组在这边雇佣了几个老工人真的造出了一架钢的琴,完全用钢铁焊接成型的骨架,钢板的面板,黑白的琴键、弦丝、踏板一应俱全。
当然这架钢的琴只是摆摆样子,不可能象剧本中描述的真的能弹响,毕竟一架三角钢琴有超过一万个零部件组成,真的能做成的话,正如陈桂林的戏里的一句台词:“那是一个很大的工程!”
趁着昨天停工的时间,置景组在这边忙活一天了,清理场地,还在这里搭了一间灵棚,门口挂着一条黑底白字的横幅,上书六个大字“沉痛悼念母亲”。
这会儿几位剧组的演员和工作人员正在穿白色的孝服。类似这种戏临时演员不好找,都嫌不吉利,当然愿意的还得出高价,索性就自己人客串一下。
这部片子的预算本来就不多,再加上还要消耗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胶片,制片主任吕潇更是处处精打细算。
就象当年海闰拍《亮剑》,起初海闰并不看好这部戏,资源严重向同期开机的另一部由钟翰良、郭小东、柯兰等主演的偶像剧《午夜阳光》倾斜。
《亮剑》的预算非常紧张,以至于不但剧组工作工人轮番上阵客串,比如象副导演演旅长;现场制片一会儿演总部的参谋,一会儿又在楚团座身边当起了手下。就连男一号李又斌老师也不得放下独立团李云龙团长的架势,戴上狗皮帽,披上破棉袄,客串一个土匪啥的。
荒地里一部分工作人员正在忙着架机器,铺设轨道,摄影师周舒豪正在跟导演张蒙商量镜头:“……一开始是固定的长镜头,然后横移、停顿、再次横移,用推拉镜头的方式来表现人物在景深场面中的纵向运动,以便塑造了画面的空间感……”
张蒙虽然对技术不太精通,但并不意味着他是什么都不懂的菜鸟,他很快就明白了周舒豪的意图,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这场戏直接来个一镜到底的长镜头?”
“对!”
周舒豪一脸兴奋道:“导演,你看首先画面中的乐队从缓慢的《三套车》调整到快节奏的《步步高》,我打算用横移镜头分三次来拓展画外空间,开始是乐队吹拉单唱的横移镜头加特写,然后是一群人在中景镜头里和画外音对话,制造一个悬念,不知道这帮人在干嘛。最后横移镜头交代画外空间,揭开悬念的谜底,原来配合着欢快的《步步高》音乐的是送葬的场景,形成一个强烈的反差,这样幽默感就更加突出了。”
张蒙有些犹豫,沉吟道:“这样的话表演的难度要增加不少,另外还有那个杂技表演……”
周舒豪忙道:“小孩的杂技表演同时会框进去,之后我再多补几个独立的镜头,这样后期剪辑的时候选择余地更大一些。”
“呃……”
张蒙沉吟着把目光投向正在抱着一台天津牌的红色手风琴,正在和乐队配合演奏着欢快的《步步高》曲调贺新。
“停!贺老师,您这儿又高了,太高了。”旁边一个负责打拍子的指挥喊停道。
“哦,对不起,各位老师,咱们再来一遍。”贺新忙打招呼道。
手风琴他已经练了很久,剧本里要求的大部分曲调他都已经能掌握,就是这个欢快的《步步高》老是弹不好。
这个乐队是张蒙专程从省城的交响乐团请来的,长号、小号、圆号、萨克斯一应俱全,就贺新一人抱着一台手风琴。
仙劍傳說 昔年小夢
可能是受了宁皓电影的启发,张蒙挑的这几个人长的个个都是歪瓜裂枣,高矮胖瘦不一,其中还有一个专门剃成了秃瓢。
鳳禦凰,霸道帝君壹寵到底
“好,重来!”
这次贺新异常认真,不敢半点走神,因为专注,嘴巴也习惯性的微微噘着,然后嘴里念念有词的哼着曲调。
又一阵欢快的语调过后,才听到那位打拍子的指挥喊停,乐呵呵的朝贺新比着大拇指道:“好,贺老师,这次最好,没有一点瑕疵。”
“哟,老师您过奖,我就是滥竽充数,还是各位老师的号子吹的好。”贺新忙谦虚道。
趁着这会儿雨停的间歇,他从兜里掏出来烟来发了一圈。
尽管停车的位置离拍摄现场有一段距离,而且车窗紧闭,但坐在车内依稀能够听到外面刚才演奏的欢快的曲调,小助理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跟自家老板笑道:“姐,哥现在的手风琴越拉越好了。”
网游之风行天下
“好什么呀,他现在顶多也就是个初级水平。”程好不屑道。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她还挺佩服自家老公的。先天缺陷,音乐细胞实在贫乏的很,当年拍《小裁缝》的时候就一遍遍的练,如今功成名就,但他对待表演的态度却始终没变,这段时间无论是钢琴还是手风琴都练的非常认真。不能说弹的好吧,但至少还像模像样的。
“贺老师!”
张蒙朝正在和乐队老师抽烟谈笑的贺新喊了一声,招呼他过来。
“导演,有什么指示?”这货胸前背着手风琴笑呵呵的跑过来。
“呃……”
张蒙腼腆的笑了笑,他也不善表达,只能用这种含蓄的态度来表达自己诚惶诚恐的心理。然后切入正题道:“贺老师,是这样的,一会儿这场戏我跟书豪商量了一下,打算来个一镜到底。”
“没问题。”贺新略微沉吟道。
这场戏虽然人数很多,但主要是他和程好两个人的表演,其他的演员乐队就是演奏,然后灵堂里的人都是背对的镜头,要求都不高。
跟着,一旁的周舒豪又赶紧跟他解释了一下拍摄的时候镜头的运用,最后还歉意道:“贺老师,主要就是因为横移镜头加停顿特写,对走位的要求很高……”
他的话音未落,贺新便点点头道:“明白了,我把程好叫过来,咱们先练习一下走位,尽量走到万无一失。”
周舒豪忙道:“谢谢贺老师,不过现在不急,我这边先做一下调试,十分钟后我们开始练习走位。”
黃昏奇遇記
“好!”
贺新搓着手跺脚道。
这两天虽然下着雨没有下雪,但早上的气温只有三四度,一开口就冒白气,再加上下雨,实在阴冷的很,在外面站久了手冰脚冷的,着实冻的够呛。他这会儿正好回车上暖和一下。
“哥过来了。”
小助理看到贺新跑过来,赶紧把车门拉开,同时自己躲到后排。
贺新带着一阵冷风上了车,让敞着怀的程好不由打了个寒战。
“哎呦,还是车上舒服。”
这货舒服的往暖呼呼的座椅上一坐,费劲的拿下挂在胸前的手风琴。
“准备的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开拍啊?”程好问道。
“快了,不过拍摄方案临时调整了一下,这场戏要来个一镜到底的长镜头,对走位要求高了点,一会儿他们那边准备好之后,咱俩要下去先练习一下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