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fx5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踏星 txt-第兩千四百六十四章 那又怎麼樣鑒賞-q9ah4

Home / 科幻小說 / csfx5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踏星 txt-第兩千四百六十四章 那又怎麼樣鑒賞-q9ah4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梅比斯银行掌控第五大陆经济,其银行内所存储的所有星能晶髓加起来估计都没有这么多,而那些星能晶髓可是别人储存的,还不是她们的。
陆隐长长吐出口气,拿起始祖之剑,上面的裂痕已经完全消失,是时候回第五大陆试试了。
剩下的星能晶髓全部收入凝空戒,差不多有三万亿,加上凝空戒内原本就有的两万五千亿,他身上一共有五万五千亿立方星能晶髓,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狐说 肆月
当初提升拖鞋也只耗费了一万一千亿立方,这些钱足以再提升一次拖鞋。
要不要提升呢?
骰子三点上下两层光幕还没消失,陆隐纠结片刻,算了,拖鞋就算提升的再厉害,打不中也没意义。
走出空间,陆隐抬头,看到弧线掠过星空。
第一次融入哋森体内不知道那是什么,如今他知道了,那条弧线就是连接整个无限动力的原宝杀机,正是因为这道原宝杀机令噩星变成这样,界外界七颗星球,每颗星球都不同,其状态就源自这股原宝杀机。
百花星常年盛开美丽花朵,是最美的星球,而噩星就是气候最恶劣的星球,原宝杀机带来的奇特异象唯有原阵天师才能解释。
噩星原本需要人常年坐镇,不过如今永恒族暂时被打退,陆隐不需要待在这里。
他离开噩星,没有第一时间返回第五大陆,而是去了,寒仙宗。
这次去寒仙宗,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带走陆恭。
曾经,他要师兄看着才能招惹四方天平,而今不需要了。
当狱蛟接近寒仙宗,寒仙宗第一时间响起警报。
无数寒仙宗弟子望向远方,看着狱蛟携带磅礴气势接近。
陆隐骑乘狱蛟早已成为无数人羡慕的对象,不是谁都能有祖境坐骑的,即便白望远他们都没有。
寒仙宗内,白望远刚刚返回没多久,发现陆隐来了,当即猜到什么事。
“父亲,陆隐来了,是为了陆恭吧”,白柒道。
白望远目光沉重,“把陆恭给他”。
白柒点点头,“知道了”。
白望远看着白柒离去,脸色难看,其实在返回宗门后,他想灭了陆恭,但却还是没有,现如今陆小玄已经成气候,他代表的是这方时空能与四方天平匹敌的另一个庞然大物。
陆恭可以杀,但杀了之后,后果寒仙宗也要承担。
陆小玄不是当初的陆家,他更有心机,更狠辣,也更懂得如何报复,一旦因为陆恭此事令自己损失什么,白望远不想承受,他更不想承受未知的损失。
再等等,主空间已经知道陆小玄的存在,只等那边的反应就行,陆疯子也不会放过他。
寒仙宗外,白柒走出,身后带着陆恭。
陆恭震撼望着狱蛟降临,他见过这个生物,这不是神武天的狱蛟吗?寒仙宗要把自己移交给神武天?
“白柒,你们违背承诺”。
白柒背对着他,望着狱蛟,淡淡道,“不用装了,是陆小玄让你告诉我们陆疯子是红背,以此引出对质的局面让他可以在噩星偷到钥匙,这一切都在我们计划之中,告诉你的,是雨晨”。
陆恭心中暗惊,表面却不动声色,“你们想用这个借口推卸承诺?可笑,树之星空都属于你们四方天平,找个借口有什么意义?说给谁听?”。
白柒昂首,“给他”。
陆恭看去,看到了一个年轻人自狱蛟头顶走下,居高临下看着,看向他的目光带着笑意。
陆恭紧盯着年轻人,眼神激动,既想说什么,却又好像不敢确认,“少主?”。
陆隐降临,来到陆恭身前,“对不起,来晚了”。
陆恭激动,目光瞪大,“少主,真是你?”。
陆隐点点头,“我来接你”。
狂妃来袭:太子相公别急嘛
陆恭闭起双眼,双拳紧握,在颤抖,兴奋的颤抖,陡然间,他目光睁开,发出狂笑,“白望远,你到底还是放了我,哈哈哈哈”。
寒仙宗内,白望远怒急,放肆,一个半祖竟敢呵斥他。
白柒怒喝,“陆恭,你放肆”。
陆恭瞪向白柒,“滚一边去,寒仙宗没一个好东西”。
白柒眼睛眯起,“你在找死”。
陆恭望向寒仙宗,“白望远,老东西,今天你放了我,总有一天,老子会把你关起来,让你求老子,哈哈哈哈”。
白柒直接出手,眼前,陆隐忽然出现,平静看着她。
白柒大怒,“陆小玄,让开,身为晚辈呵斥祖境强者,大不逆”。
“那又怎么样?让白望远站出来说话”,陆隐背着双手,语气很平淡,但言语之中的霸气却让寒仙宗无数弟子心颤,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势在狱蛟衬托下威压寒仙宗,令寒仙宗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白柒不知道怎么办,打?她绝对不是对手,不打,父亲的威严怎么维护?
凭她是绝对没办法对付陆隐的,而父亲也绝对不能出面,否则一旦无法让陆恭与陆小玄授首,在世人面前的威信便荡然无存。
父亲绝对不能出面。
白望远看着远方,他不能出现,任凭陆恭如何喝骂,任凭陆小玄嚣张,他都不能出面,除非做好了死战的准备。
陆恭望着陆隐挡在他面前,听着陆隐的话,他确认了,这位就是少主。
其实他在试探,本来他担心此人是寒仙宗假冒,但他说出这种话,即便是假冒的也死定了,能说出这种话的绝对是少主。
“陆小玄,你就不能安稳点,非要闹出点动静才罢休?”,白胜撕裂虚空走出,祖境之力散发而出,摇曳星空。
狱蛟如同被挑衅一般张牙舞爪,白胜?它不怕。
白胜的出现让白柒松口气。
陆隐看向白胜,“当初与白望远星空三击掌,你们承诺释放所有陆家遗臣,现在呢?陆熏怎么说?陆恭又怎么说?”。
白胜笑道,“人嘛,做事总有大意的时候,不出错的不叫人,叫机械,这点你比我们懂,忘记一两个陆家遗臣很正常,用得着大喊大叫吗?这不是放了吗?”。
现在陆恭不说话了,刚刚的挑衅只是想确认陆隐身份,如今既然确认,他也不想徒增事端,实在不清楚少主的实力,贸然跟四方天平对打,很容易吃亏。
陆隐笑了,“你比白望远还无耻,他至少有羞耻心,不敢出来,你就出来耍无赖?”。
白胜翻白眼,“年轻人说话真难听,白祖在闭关,否则哪容得你们放肆,本来还想跟你在云端一叙,现在,请吧,别来我寒仙宗了,不欢迎”。
陆隐一手按在陆恭肩膀上,“祈祷我不再来了,否则,就没那么容易走了”,说完,带着陆恭出现在狱蛟头顶,狱蛟再次嘶吼一声,肆无忌惮宣泄祖境之力,然后掉头就走,前往王家大陆方向,是时候回第五大陆了。
在狱蛟消失后,白胜脸色沉了下来。
“父亲不能出面”,白柒开口。
白胜道,“我知道”,说完,降临寒仙宗,出现在白望远身前。
“夏神机怎么样了?”,白望远问道。
白胜摇头,“第五大陆有个地方叫神武大陆,那里有一条通往未知时空的道路,夏神机被引过去了,然后没出来,我本想看住那地方,但不久前,一个叫禅老的祖境出现”,说到这里,他目光忌惮,“相当不好惹”。
彼岸 蘭心燭
白望远皱眉,岂止是不好惹,那个禅老跟陆小玄一样,一个相当于多个祖境,三阳祖气,在天上宗时代冠绝第五大陆的功法,没想到真有人练到了祖境层次,引出了陆天一。
说实话,他都好奇那个被幻化而出的陆天一究竟有何等实力,至于白胜,当然不敢妄动。
“看来夏神机被放逐了”,白望远道。
白胜诧异,“放逐?跟当年的陆家一样?”。
白望远道,“陆家是被放逐去了永恒族,自有永恒族对付,陆小玄还没本事做到这步,夏神机应该被放逐到一片陌生时空,想回来,难”。
“我走的时候看到那片神武大陆被七颗巨大的原宝笼罩,应该是原宝阵法,据说那地方原本只有五颗,陆小玄不知道从哪又找了两颗,结成新的原宝阵法将那片大陆封住了”,白胜道。
鐵夫藏嬌
“对了,这边怎么样?陆疯子没得手?”。
白望远呼出口气,将发生的事告诉了白胜。
外星帥哥來襲 夢中的童話
另一边,陆恭正在给陆隐道歉。
陆隐诧异,“原来你是试探我,我还以为这么多年被关押,你怒气爆发了”。
陆恭苦笑,“主家出事,少主你能在树之星空安然行走的概率太低了,我实在想不通你怎么才能走到这一步,所以怀疑是四方天平在框我”。
“那你还相信雨晨的话,按照我说的做?”,陆隐奇怪。
青师 飘逸暗恋
陆恭道,“反正没损失,陆疯子帮助外人对付家族,他被宰了更好,不管是四方天平狗咬狗还是什么,总归能帮家族报仇”。
陆隐点点头,这才是陆家人,就算家族没了,一样在想办法报仇。
“要不了多久,我会让四方天平付出代价,夏神机是第一个,却不是最后一个”,陆隐喃喃道。
陆恭听到了,“少主一定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