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hwos精彩都市小说 黑騎 夕山洵-第1228章 劇痛分享-tz9ho

Home / 科幻小說 / lhwos精彩都市小说 黑騎 夕山洵-第1228章 劇痛分享-tz9ho

黑騎
小說推薦黑騎
徐心素想到这里,虚浮的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城墙之巅。
没过几时,身处战场外侧的浮空诺亚城便被战意狂热的瘟疫种群围堵成了一个巨型的“蜂窝”。作为保命底牌的“创世纪之盾”已然开启,但是在无数三阶瘟疫种前赴后继地自爆攻势下,“创世纪之盾”也支撑不了多久。
绝境关头,诺亚城没有朝反方向逃走,而是孤注一掷地开向无畏壁垒的方向!似乎要强行冲破瘟疫种汪洋的阻挡,撞进新京的领地去找吴奇和若瑢。
与此同时,帝座再一次举起那副令人绝望的“弓箭”,反光的箭头穿越茫茫如海的瘟疫种群,直勾勾地瞄准了“创世纪之盾”光壁后方的徐心素。
拥有“预知未来”的徐心素是这场已经九成九决定的胜局的战争中最后的变数,帝座自然不会放过她。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帝座眼前的景象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垠的漆黑。
光线,消失了!
下一秒,无垠的黑暗中突然亮起了数十上百朵醒目的炽白光团!那些光团闪烁的地方,恰好对应着被瘟疫种群围堵的诺亚城的方向!而在帝座的感知网中,前方瘟疫种的生命气息亦在数千数千的消失。
噗!
最后一抹点亮黑暗的光,是一记从后方切入帝座头颅的发光手刀!
帝座的身体忽地一僵,随后一道低沉的声音于帝座的耳畔响起。
星魂之子 天中才
“帝座大人,你杀尽众生是你的自由,但唯独我的女儿,我决不能让!”
偷袭帝座之人,正是第三王座徐放!
在这时候,天启深渊一方几乎已经奠定胜局,人类与荒野一方即便再派四阶战力的增援也难以对抗手持多件“神之器皿”的帝座。徐放选择反水,不仅好处甚微,一旦失败无异于自寻死路!
徐放自认为比有勇有谋和心机城府,自己不输给这世上的任何人,哪怕是偷袭帝座这种在旁人看来的发疯行为,在他心里也早就暗暗预演了成百上千次。所以即便是在这个糟透了的时机,即便面对的是帝座,为了保护女儿他亦无悔无畏!
徐放在击中帝座的第一时间就使出了“天神制造”,封锁住了帝座的行动能力与体内的能量流动。
他深知帝座底蕴深厚,拥有的四阶异能非“天神制造”几下就能抽完,且帝座融合的神之器皿,亦不在“天神制造”的抽取范围内。
机会只有一次,想要一举击溃帝座,唯有抽取精神意识体一招!
“长眠吧,帝座!”
心隨竹舞
徐放大吼一声,随即他调集所有的能量与专注力,凝聚于这抽取精神意识光盘的一招!
我成為崇禎以後
那拔出帝座头颅的发光手掌成为划破漆黑世界的一抹流光,也成为了无数生灵虽然看不到但心之所向的希望曙光。
下一秒的徐放右手高举着一枚金光璀璨的光盘,他喘着粗气,不知不觉间已经汗流浃背。
噬光领域依旧维持着,而帝座的身体则向前倾去,被重力裹挟着跌向漆黑世界的底部。
徐放亲眼望着帝座的身影一点点缩小,最终摔出噬光领域的范围,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这一刻他的心里却没有涌起任何快感,有的只有焦躁与不安。
为什么呢?是因为直到最后帝座都没有发出不甘或愤恨的遗言吗?
徐放看了看手心那张凝聚着帝座精神意识体的光盘。假设他将这张光盘嵌入自己的脑袋,理论上就有可能获得帝座的全部记忆,甚至还能一窥帝座隐藏的所有不为人知的秘辛。但是徐放犹豫了一秒便狠狠地将之捏碎,并用高烈度的能量火焰反复灼烧,直至所有能量晶屑与精神能量都燃烧殆尽,化为乌有,才稍稍放下一点心。
他一边这样做,一边不断地对自己的内心说道:“这样就好,不论帝座拥有什么样的秘密,都与我无关。我的目的从来不是成为世界的主宰,仅仅是保护心素,让她健健康康、安安稳稳地过完一生,就足够。”
做完这一切,也问清楚了自己的内心后,徐放挥手解除了噬光领域。
重裝軍火商 重裝坦克
而在外界所有人的视角里,原本帝座所在的地方先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光线涉及便坍缩消失的巨大黑球,之后帝座的身体从黑球的下方掉了出来,毫无反抗动作地摔在了地面上。再然后才是巨大黑球消失,还来原本的天空与光线,并从中现出徐放的身影。
徐放扫视着从四面八方汇聚来的或惊愕或恐慌或蕴含形形色.色各种感情的目光,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被数十万双眼睛齐齐盯着是怎样的感受及有怎样大的压迫感。但在当时,他的确没时间再在噬光领域外再加一层折光的修饰了。
被所有人发现,就被所有人发现吧。
“徐放!你这叛徒!——”
远方传来了第一王座欧米茄的愤怒声讨,然后徐放顺势看到了第二王座摩耶眼里的惊愕与失望。
他看到了新任第五王座伍生脸上不可抑制的喜悦,看到了第七王座雷德明显的悲伤,看到了第九王座克瑞斯目光中的解脱,第十王座涅伽尔的复杂,十一王座希薇尔的六神无主,还有十三王座塞里安·道森的黯然。
“以及我的叛逆与仇恨,”徐放在心中默默补加了一句,“帝座大人,你或许是个好的统治者,可却绝对不是位个得人心的好领袖!”
接着,徐放无视了同僚投来的各种目光,深吸一口气后放声大喊,声穿十里!
“人类与荒野生灵,都给本座听着!至强的帝座已经被我第三王座徐放袭击,失去了精神意识体沦为一具空壳。在场的数十万人中,想切实杀掉他的,想抢夺他体内神皿之力的,都尽管去吧!”
徐放放出宣言后,当即隐形于空气之中,以最快速度飞遁向浮空诺亚城那儿徐心素所在的方向。而在他宣言之后,人类、荒野、天启深渊三方汇聚的战场掀起了比之前还有疯狂的沸腾之潮!
十三王座、悬鹰九辉,所有战场仅剩的顶尖强者都同一时刻爆发出最快的速度抢道进击,都想让己方的人最先到达帝座的躯壳边上!低阶的战场上,诺荒联盟军与无畏壁垒军团如打了一针兴.奋.剂般向瘟疫种军队吹响反攻的号角!数十万瘟疫种第一时间群龙无首,但仍凭借着血脉里的“保护王的本能”筑起了一圈圈高耸而密的肉身围墙
炮火轰鸣、异能夺目、血光盛宴……当战场围绕着帝座的躯壳形成一个新的漩涡时,战场的各个局部亦发生了不同的蝴蝶效应。
吴奇和麦克唐纳从枯萎的血色荆棘球中脱离出来,两人先后睁眼醒来,发现身边竟然没有敌人,而身穿不同阵营军装的人类与外貌狰狞各异的荒野生灵,竟然破天荒地并肩站在了一起,警惕着周围,守护他们俩的安全。
而在靠近瘟疫种肉身围墙的另一边,欧米茄、摩耶两人先是大发神威压制住了以洪荒和阿维德为首的悬鹰九辉,但下一秒第五王座伍生和第九王座克瑞斯突然临阵反水,协助悬鹰九辉反将欧米茄和摩耶逼入了绝境。
无数场小型战斗中的一场,高远、岳战飞、吕君君、皮春生、小红狐七月等人组成的战斗小队,与荒野帝国军的一支骇狼军队并肩作战。他们追杀着闯进了瘟疫种群的阵型内,并开始和群狼互打掩护;双方都把背后交给了身心皆异的异族,全力攻击四面八方的瘟疫种。小红狐七月更化为巨大的体型,和骇狼王成双协作,在瘟疫种群的阵型里杀得七进七出!
此时此刻,无论是在局部,还是由无数局部共同组成的大局上看,天启深渊都已丧失士气、节节败退。反观人类与荒野,或许是因为痛打落水狗的心理,或许是因为差点同死的心理,三方阵营的士兵士气初次真正地缠绕融合在一起,攀至前所未有的高峰,亦彻底压制了天启深渊的敌人。
小人物、大人物,人人皆是这场世界保卫战的英雄!
而这个时候,真正的英雄徐放已悄然脱身,飞到了“创世纪之盾”外、与徐心素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
他现出身形,拍了拍“嗡嗡”排斥他手掌的创世纪之盾,柔声叫道:“心素,心素,爸爸在这!”
偷婚罗曼史
傲嬌詭夫太兇猛
女神檔案室
跪坐在城墙之巅的徐心素尚未抹去眼角的泪水,见到徐放后眼泪更加绷不住了,哗啦啦地直滚落。
她爬起来并一跃穿过创世纪之盾的光壁,跳进了徐放的怀抱。徐放则用双臂紧紧地环住女儿的身躯,感受着这久别重逢后的温暖相拥。
“孩子,我的好孩子,一切都结束了。爸爸做到了。”徐放一边抚摸着徐心素的头发,一边柔声安慰道。
徐心素用她那哽咽的哭腔,坚定地道:“嗯,父亲,是你拯救了这个世界,你是这个世界的大英雄,也是我的大英雄!”
诺亚城内部的指挥室内,部长郑承舟为首的指挥部部员们看着投影徐心素与徐放父女相拥而泣的监控投影,振奋的振奋,感动的感动;顾常在与薛小曼也心有灵犀地相视一笑。
回到无畏壁垒以后的战场后方。吴奇和麦克唐纳起身后都审视了一番自己的伤势。麦克唐纳体内还残留着大量的神泪之液,填补被神皿“弓箭”射出的生命源缺口足矣,而吴奇果断用最后一点时间之力封住体内流失的生命力,和麦克唐纳相视点头后跑向了士兵们安置若瑢的地方。
“若瑢姐!”
吴奇难掩兴奋之情地边跑边喊,忽然,一道熟悉又陌生的男声叫住了他。
“吴奇。”
吴奇听闻脚步一僵,他慢慢地放下凌空的脚,目光穿过众多士兵军官的重叠身影,见到了那个天然能削减他意志的中年男人。
吴均。
吴奇脚步变快,三步并作两步地穿过了朝两侧让开的士兵们,来到了若瑢和吴均面前。然而他却一眼都没看吴均,蹲下来手第一时间凑到若瑢的手腕上。
这一搭,吴奇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若瑢的脉象极为虚弱,生命力的流逝没有止住,已经跌到了生与死的边缘。而若瑢的脸色也前所未有的苍白,白的像一个死人。
“若瑢姐,若瑢姐!你别吓我啊,若瑢姐!”吴奇摇晃着若瑢的身体,但是若瑢闭合的眼睛却没有丝毫睁开的迹象。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吴奇的绝望在短短的时间内聚沙成塔,将他逼到了崩溃边缘。
他猛然抬头,用吼的质问在场的所有人:
“喂!我问你们话呢,若瑢她怎么了!你们不是在这里守了很久吗?若瑢的情况你们应该能随时查看的啊!谁告诉我,为什么没有人救她!”
最终回应吴奇的,是吴均的声音。
“若瑢在不久之前就受了极重的伤,对她来说,能走到战场上已经是极限。而在这样虚弱的情况下,她又为你挡了神皿‘弓箭’的一箭。就算你马上用时间之力封住她流逝的生命力,也是无力回天。”
“何况,你昏迷后,施加在若瑢身上的时间封印也会解除……”
狐寶玉 魚千尋
不做第三種愛情中的女人
“你怎么来了?”吴奇忽然开口打断了吴均的话语。他缓缓站了起来,愤怒地瞪着身高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吴均。脚尖却始终朝着若瑢的方向。
吴奇的双眸里毫无保留地流露出不善和不信任,仿佛一个拼命挡在珍爱之人面前,想保护她不受恶意伤害的孩子。
别说吴均,在场任何一个士兵军官都能看懂吴奇那不善的神情,但他们都默然不语,静静地当好“木头人”。
最终的力量 路过不要错过
吴均沉默片刻,终于开口:
“前线告急,我身为至高三院五大常委之一,自然要奔赴前线。”
吴均心里有许多话,各种类型的话,但话到最后,最终脱口的还是最官方、最能在士兵面前保持威严的话语。
“那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吴奇冰冷无情地道。
吴均眉头微皱:“吴奇,就算你是对抗天启深渊军与帝座的功臣之一,这里也是严肃的战场,由不得你任性。”
“所以我说了,这一切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吴奇向前一步,几乎脸贴着脸瞪着吴均。他怒声道:“战争快打完了,你现在来了?你怎么不在帝座屠戮联军的时候赶到?你怎么不站在赵元朗和夜枭首领合谋暗害我的时候赶到?你们这群迟到的‘救世主’,如果不是诺亚城和荒野帝国悍不畏死地守护无畏壁垒,这座城墙早就塌了,新京的市内早就血流成河了,你们知不知道!”
吴奇字字怒吼得喉咙冒烟,而吴均却始终一言不发,面色不改地看着他。
那模样,仿佛就像是一个大人,在看小孩尽情胡闹!
只有发自灵魂的厌恶与失望,才能形容吴奇此刻的心情。
吴奇咬牙切齿,说到最后,他的指甲已经嵌到掌心,鲜血从拳缝尖滴滴流下。
“我会一辈子记住,郭柏柏是为了救我才被夜枭首领害死!若瑢姐是因为被悬鹰九辉袭击才落下如此严重的伤势,才会在这一箭下丧生!”
“至高三院夺走了我在这世上最爱的两个人,我吴奇,今生今世都与至高三院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