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zxy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阪道之詩討論-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分享-1e1ei

Home / 其他小說 / zczxy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阪道之詩討論-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分享-1e1ei

重生之阪道之詩
小說推薦重生之阪道之詩重生之阪道之诗
——三期生12人,四期生有16人了。
生田是呢。正因如此,如果有一天自己毕业的时候,不想后辈对自己有所顾虑。所以现在,为了让后辈能放得开,要更多的和后辈们聊聊天这样。
飞鸟唔。
——和后辈的交流也增加了吗?
大明官途
生田因为有点不习惯,感觉有点奇妙。(笑)
偷灵修真 萧创
飞鸟花花的搭讪方式真的奇妙。大家都老老实实地被她困住了。(笑)
生田不是随随便便就行,而是要好好地走近对方,但因为自己的不习惯,就陷入了奇妙的状况(笑)
飞鸟我懂我懂。大家都很困扰哦(笑)
生田啊哈哈(笑)
误惹豪门:总裁放开我
飞鸟不过,困扰是困扰,但其中也包含着「生田桑真的很有趣呢」的想法。
金牌特助:总裁给我当小三! 桃枝妖妖
生田比如樱酱(远藤樱),我就会一直看着她,死盯着看。就算樱酱感到困扰,我也一直看。还有就是站位比较靠近,手的编舞动作可以自由做的时候,我就把她手缠住不让动之类的(笑)
飞鸟做了呢。(笑)
生田还有,无端对久保酱严厉,有点翘起下巴的一直说个不停,当然这是玩人设啦。「等一下,干嘛啦~」这样经常被她说。还有在唱歌的时候也老手痒去摸她。
無盡 劍 裝
飞鸟做了的,做了的。那个死盯着别人啊,还有前阵子整久保酱,我也参加了。我俩,都把下巴翘得多高(笑)
生田「为啥这么搞我啊~」即使被这样说了,还是回了「呀,没什么…」这样的话。(笑)
罪孽枷锁 剧情
飞鸟「嗯,没什么…」这么说了。(笑)
生田咋说呢,如果是想普通的交流一下,最终还是会变成例文一样。「最近咋样啊」「很精神啊」「啊哈哈哈哈」这样的。我觉得自己的交流能力不太行,想着花点功夫来一下,结果就变得奇妙起来了。嘴会说的人,花都可以说开了,想变成这样的。一直想着和后辈缩短距离,但还是就保持原样了…我绝对不是要故意做出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哦。
飞鸟慢着,还真的说得出口啊(笑)
——整个团的气氛如何呢
金 來來
飞鸟我觉得最近的乃木坂气氛非常,非常好。果然还是乃木坂啊,就像关系好的朋友一样,大家相处真的很和气。我在under的时候,看着麻衣样花花她们的身影,就觉得「这些人真不错啊」。一直想着绝对不能破坏那时那种氛围。
生田嗯啊。
飞鸟在一期生渐渐毕业离开的情况下,果然成员间的关系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变化,后辈们也在增加。但是现在,就好像什么都没改变一样,总有种曾经的感觉回来了。大家都很和谐,不是那种吵吵闹闹的而是老实可靠的。不过,像是「这个孩子和那个孩子,都是互相喜欢的吧」的气氛,环顾四周到处都有这种感觉。这种没有改变的部分,真的很好啊。
生田阿苏啊,真的变得开朗起来了呢。
飞鸟这个最近被好多人这样说噢。
生田听到说回到了过去的乃木坂的时候,感觉回到最最初期的时候的气氛的人,难道不就是飞鸟吗?在现在也在好好地营造的同时,也有种很强烈的变回以前的感觉。这是咋回事呢,是心境变化了吗?(对着麦比划了个手势)
飞鸟不不(笑)。就,在拍(主演电影)《请勿对映像研出手!》的时候,饰演浅草(绿)而放飞自我了。即使以这种感觉和阿梅(梅泽美波),阿山(山下美月)还有经纪人相处,也被她们接纳了。那段时间身边也越来越多人说我「稍微变得开朗点了呢」。对于变得开朗起来的我,感到开心的人挺多的呢。
生田这样啊~
飞鸟我自己来看的话,初中生的时候觉得乃木坂的魅力之处就是姐姐成员们天真无邪的点。反而年少组的更成熟稳重。所以现在作为大人,不断听到周围的人说「变得开朗起来了」这样的话,说不定我也走上了和姐姐成员们相同的“天真无邪的道路”,所以有点暗自开心呢。所以,打算大杀特杀更天真无邪一点。(笑)
生田感觉我俩的风格完全逆转了啊。我变成喜欢看书的感觉,然后飞鸟就变成会说「耶!耶!」,「呀吼——」这样的感觉(笑)。10年时间还真能把人变成这样啊。
飞鸟是呢(笑)
生田最近,倒不如说以飞鸟为中心的(交流)也出现了呢。
飞鸟诶?有这种事吗。
生田有的有的有的有的。像采访的时候,也能很积极地融入话题了。能双向交流真的挺好啊。大家聚在一起天真无邪地傻笑打闹当然很好,但彼此在自己的道路上努力也是很不错的呢。乃木坂就是一个不用顾忌这些的好地方呢。
——第10年想做的事是…
生田果然,还是觉得有一天能让客人们进场看live就好了呀。
飞鸟是。
生田果然,让饭们和观众感到开心是最好的事啊。真切见到对方的脸,直接见面的机会现在没有了。虽然也很认真地在做着线上的活动,但还是会想,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来那样呢。
无限之笑着活下去 忘月公子
飞鸟大家都这么说。「也差不多想见见饭们的脸了」这样。毕业con唱「きっかけ」的时候,麻衣样和花花真的美绝了,真想让饭们现场欣赏啊。
——两位现在还是很热心地投入工作呢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生田虽然有很多事要做,但基本的,还是只会向上看哦(两只手向上指着)
飞鸟唔,对呢。
生田一旦我们说了消极的话,说着说着就会真的变这样了。说出口就结束了,也有像这样的情况。不是「会怎样呢」,而是「要怎么做呢」,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前进,只有多说点积极的东西,团里也会变得更加开明和谐。
飞鸟唔。而且我自始至终大概都是,就算成员毕业,从某种角度说也不会觉得过于寂寞的类型。因为,快乐的成员们还有很多都在呢。像花花这样的,不也还在我身边吗。
生田就算说了消极的话,也只会让饭们感到不安和担忧。若是自己应援着的人说「啊,已经不行了吧…」,会让自己觉得「诶?!」。与此相反,全力以赴,说出「跟着我来!」这样的话,别人也会觉得「好嘞!」这样想要应援了。哪怕流露出不自信,我觉得也不是件坏事,因为我年少时也是这样的,但是觉得都走到这一步了,这已经就是自己的使命了。
飞鸟我在「裸足でsummer」这单的时候也真的非常害怕,全部都说出来了。真的,大体我都理解,我和花花是一样的意见。因为我们不好好地脚踏实地、堂堂正正,坚强地走下去的话,那些追随我们的人也会渐渐离开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