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n2du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1052章 猜不透(上)讀書-7v115

Home / 歷史小說 / qn2du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 愛下-第1052章 猜不透(上)讀書-7v115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晋阳宫,高欢下令建造的,规模虽然远不及在曹魏基础上建立的邺北城皇宫,也不及后赵石虎建立的邺南城皇宫,但……这里是高欢发家的地方,正是占据晋阳,遥控邺城的政局,才给高洋建立北齐打下了坚实基础。
如今,当高伯逸在这座空荡荡的“皇宫”里四处闲逛的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正在崛起时的高欢一样。
“这里你来过没有?”
高伯逸回过头问身后的李达道。
“回大都督,末将没有来过。末将之前一直在洛阳,随后被调往邺城。”
“嗯。”
高伯逸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北方的社会格局,成分是非常复杂的,绝不能单单给人贴上“汉人”“鲜卑”这样的标签。六镇鲜卑里面同样有汉人,最典型的是綦连猛,那是祖祖辈辈族谱可查的边关将领。
所以摆在高伯逸面前的问题,也是历史高欢和高氏皇族没有解决的问题,如何将割裂的社会再次统合起来。
—————
封灵师传奇 水儿*烟如…
正当他在这种皇宫里四处转悠的时候,田子礼从远处而来,对高伯逸拱手说道:“主公,李刺史来了,随行的还有千余人,大量辎重,请问要如何处置?”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东风终于来了!
“李达,你把这座宫殿清理一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全都搬走。”
高伯逸居然会下令把晋阳宫“洗劫一空”!
李达像是不认识高伯逸一样,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要知道,高伯逸还是很注意吃相的,也就是所谓的爱惜羽毛!
结果这厮现在居然下令搬空晋阳宫……果然是消灭了最大敌人,腰杆子就硬了啊。
“喏,卑职一定办好。”
李达拱手行礼退后一步说道。
“嗯,去办吧,要是捞到点什么不值钱的小物件,兄弟们可以随意拿一两件,此番晋阳之役,你们都辛苦了。”
高伯逸意味深长的对着李达摆摆手,转身便跟着田子礼走了。
“不值钱的小物件?”
李达反复揣摩高伯逸说的话,随即猛然醒悟。
“这特么不是让我们……私下里留一手?”
小皇子的坏王妃
实在是太爽了!
大唐偵察兵 半江
傳奇後衛
李达恨不得跪下给高伯逸磕头。居然可以爽到这个地步,看到衣锦还乡,回邺城风光风光,不是难事啊!
然而,当他冷静下来之后,却隐约感觉到了高伯逸的“良苦用心”。偷偷拿一点,实际上类似于“补偿费”,因为干这活,那是要被某些人戳脊梁骨的。
把晋阳宫里的东西搬走,肯定不会无声无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李达若是带着麾下兵马这么做,实际上,是在得罪一大批人,包括当初从高欢霸府里走出来的那些人。
而且,这件事具有强大的破坏效应,毁灭的是高氏皇族的威信。
这个恶人高伯逸不做,让李达来做,而且他还是洛阳鲜卑出身,这里面值得揣摩的地方太多了。
贼走不空跑,高伯逸占据晋阳
“唉,想那么多干嘛,大不了多拿一点嘛。”
李达偷偷的自言自语道。
……
长安皇宫的“讲武堂”上,宇文邕面色不虞的看着韦孝宽,然后趁势问道:“高演这个臭石头,还是不肯跟我们合作?”
按他的理解,现在高演都咸鱼成这样了,还端着什么架子啊,装大尾巴狼,何必呢,有意思吗?
“陛下,此事不急的。高演现在还不同意,那是因为他身边并没有能出主意的人。对于伐齐这件事,高演是不急的,他觉得着急的应该是我们。
所以,我们暂时也不必着急,等着就行了。
事情如果有转机更好,如果没有转机的话……”
韦孝宽顿了一下,发现宇文邕面色转晴,他接着说道:“如果高演不答应,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
只要打出高演的旗号就行了,只要让高演出来露个面就行,糊弄一下意思意思。其他的,都与他无关。事实上,就算高演同意跟我们合作,他也是个傀儡而已,陛下不必太当真了。
现在没有出兵,是因为春耕还没有结束而已。”
韦孝宽已经将话说得非常明白了,不必去在意高演想什么。
宇文邕微微点头,韦孝宽说得不错,当皇帝的,有时候就是喜欢追求极致。但是有时候,受到客观条件限制,你所追求的东西,需要有一些“意外”,才能有可行性。
比如说,南梁的梁武帝萧衍脑袋发昏,接纳侯景,导致国家大乱,送“大礼包”让西魏和北齐占了大便宜,这样的事情,就属于“意外”,常规情况下不会发生的。
“另外,还有一件事朕比较在意。”
宇文邕围着校场转圈,一边看参与“宿卫”的辅兵军官在练习箭术,一边注意观察韦孝宽的表情。
“段韶已死,晋阳六镇也不复存在。现在,如果我们伐齐,我们最大的对手,就不再是他们了,而是高伯逸与神策军。
关于这一点,你有什么看法呢?”
宇文邕想问的是,要怎么去对付高伯逸与神策军。这一点非常关键,因为任何战略,最后都要落实到战术的执行。
千金女賊:蜜寵豪門大老婆
你创造了绝好的客观条件,但是最后打仗打不过……那还能说个啥?
暗黑启示录 手凉骑士
武帝通神 不吃肉的狗
“微臣……看不透。”
抱個金龜回家
韦孝宽摇摇头说道。
“看不透?”
天子印玺
宇文邕听到这话一愣,很难相信韦孝宽居然会说看不透。要知道,韦孝宽这厮就是喜欢多嘴,喜欢对着战局指手画脚。
他居然说看不透……啥意思?
“此话怎讲?”
宇文邕好奇的问道。
“神策军对阵晋阳鲜卑一战,各种情报微臣也去收集了,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段韶麾下大军被夜袭后就突然崩溃,兵败如山倒。”
韦孝宽有些困惑的摇了摇头,随即面色变得慎重起来。
他继续说道:“如果我们弄不明白这一点,那么轮到跟他对阵的时候,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从后世的史书记载来看,韦孝宽这个人不是单纯的武将,而是军政都比较关注,特别是对战场之外的因素比较关注的人。
不了解战场之外的形势,他如何能用间?
现在韦孝宽搞不清楚的事情就是,那么强大而牛逼的六镇鲜卑,是怎么突然崩溃的呢?明明他们的数量比高伯逸的神策军多不少啊!
“勋国公此言不虚,朕也是觉得,高伯逸这个人很碍事。
若是对洛阳用兵……朕觉得,可否想办法,将此人和神策军调到别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