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t1z好看的都市言情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二百三十五章 裝醉看書-wvmfw

Home / 現言小說 / fct1z好看的都市言情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二百三十五章 裝醉看書-wvmfw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晚上,应了朋友的约,出去应酬。
“好久不见呀,沈总这段时间又忙活什么呢,哥儿几个都不见面了。”开口的人是沈亦骁的发小,李玉。
沈亦骁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算了,喝酒。”
“看沈总这架势,是有心事啊。”另一个朋友见状,也打趣道,他们都是沈亦骁很好的朋友,这么多年沈亦骁的追卓沁之路,几个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段时间连你人都见不到,新闻上也猜测卓沁被雪藏了,莫不是沈总金屋藏娇了吧?
“你小子,别乱说!”沈亦骁微微勾了唇角,端起桌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我来晚了,自罚一杯。”酒过三巡,沈亦骁脸上稍显醉意,不过眉宇之间的阴郁依然是消散不开。
他的几个发小早就是他多年的朋友,对于沈亦骁早已是知根知底。
“有什么事儿,就跟我们说,别埋在心里,说不定我们还能听一听,替你出出主意。”
李玉开了口,他是这几个人之中最了解沈亦骁的人,这么多年沈亦骁的心酸,他也是最了解的。
沈亦骁挑眉,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忽然苦笑一声。
“你们说,怎么才能接近一个女人啊?这女人老是躲着我,还防备着我,就好像我是恶魔一样。”
听到这话,几个朋友要是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话一般,个个瞪大的眼睛。
“这年头竟然有人拒绝沈总的美色?”
“我说沈亦骁,咱们这身材和长相也都不差吧,难道还有女人会拒绝?”
这倒是实话,沈亦骁的长相确实不逊色于任何人,眉宇之间的英俊,立体的五官,在哪里都是吸引人视线的存在。
听见朋友们还在打趣着自己,沈亦骁勾唇,嘴角挂着苦涩。
“这又有什么用?想要远离我的人照样还是躲得远远的。”
虽然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不过李玉还是一眼看出了沈亦骁眼中的困惑。
我的魔王大人 小兔兔
伊人助君上青云 悠忧剑
他安静了许久,忽然扑哧一笑。
“亦骁,你有没有听说过苦肉计?”
苦肉计?饶是纵横商场上的沈亦骁,此时也有一些不懂,这和女人有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
“李玉都点到这个份上了,沈亦骁你还不懂吗?”其他的朋友笑着打趣。
“你今天晚上就趁着出来应酬,多喝点酒,回去以后再装醉,半推半就的,就好靠近女人了,你在带着点儿酒疯表个白,就更有那味道了。”
奪 舍
“是这意思吗?”沈亦骁偏头不解的看向了李玉。
李玉笑而不语。
一时之间沈亦骁一个头两个大,有些颓然。“算了,喝酒。”
他现在无暇思考这些,索性抛在脑后不再去想。和朋友放纵了一把,纵情喝酒,聊天说地。自从回国以来,还很少和朋友们这么聚过。喝的并不多,但也已经微醺。
众人都散去,沈亦骁叫来了司机,把他送回家里。
沈亦骁走路有些不稳,但是理智还是清醒的。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庭院里正站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
猫猫迷迷计
沈亦骁即便是喝醉,也依然脑袋清醒,一眼就认出了卓沁,顿时心里一沉。
他快步走过去,就看见卓沁眼角带着泪痕,手里拿着修剪花草的剪刀,毫无规律的做着修剪,在她身前的一处植物,早已被他剪的不成样子。
看见卓沁有这样的症状,沈亦骁酒醒了一半。
之前在医院里,医生也和他叮嘱过一些反常的现象,都是抑郁症犯了的表现。
卓沁自己在家中闲的无聊,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就回到卧室休息,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周身的黑暗与陌生,让她心里有些焦虑,从而引发了抑郁症的发作。
“卓沁?”
轻轻的喊了一声卓沁的名字,卓沁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纤细的双手早已经被剪子之类的利器划的伤痕累累,看见沈亦骁的那一霎那,眼中划过的是无措,随即泪水才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哭出来。
但没有发出声音,可以看得出来,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沈亦骁看着卓沁焦急的动作,以及怎么也止不住的泪水,他后悔莫及。
早知道就不和那帮狐朋狗友喝酒去了,这下可好,肯定是激化了卓沁的病情。
他下意识的就想走过去,把卓沁抱进怀里,好好安抚。
结果被卓沁反应极快的推开了来。“别动我!”
这时候沈亦骁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不能靠近卓沁,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下意识后退几步。
他担心自己会激化了卓沁的情绪,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接着举起手来,放在头的两侧,像极了束手就擒的罪犯。
“抱歉,阿沁,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一时心急,我……我害怕你伤着你,先把手里的剪刀放下好吗,等我们天亮了我们再继续修建这些花花草草,大晚上的你也看不清,对不对?”
沈亦骁一时慌张,语气有些笨拙,像在哄一个孩子。
中国神龙
看着他慌张的模样,卓沁一个忍不住扔下了手里的剪子,噗嗤一声,破涕而笑。
“你怎么一天到晚,像个小孩?”说完以后,她不自觉地往沈亦骁那边靠了靠。
小表弟来找我玩
看着她有这样的举动,沈亦骁心里一喜,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卓沁才走了两步,忽然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散的酒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带着笃定的语气开口询问:“你喝酒了?”
“是,只是喝了一点……”沈亦骁此时有些尴尬,挠了挠头,他记得以前的卓沁是最反感他喝酒的,估计现在也不例外。
果不其然,卓沁的眉头蹙的更深了。她走的更近了些,生出两只手指,捏住了沈亦骁右手的袖子。
“跟我回去。”
沈亦骁大吃一惊,没有反应过来,全凭着卓沁拉着自己走,他却始终死死的盯着那只拉着他袖子的手。
算是突破吗?心砰砰直跳,有些紧张,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再一次有一种初恋的懵懂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