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5d8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126、顧晨論壇熱推-ujvhs

Home / 都市小說 / x55d8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126、顧晨論壇熱推-ujvhs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目击者没有了20年前的记忆,顾晨感觉要从凶手长相方面入手的想法,估计也得泡汤了。
但至少说明,凶手不止是一个人,而是有计划的团伙作案。
可顾晨在刘法医,以及当年参与过这件案子的民警记录中,并没有查到关于车辆的记录。
要知道,鲁俊的职业是黑车司机,那车辆就是他的赚钱工具,但调查卷宗里只有车辆下落不明的说辞。
“我觉得还是要找刘法医问问当年的情况。”顾晨感觉,在合江镇这头,估计也调查不出太多线索。
毕竟当年唯一的目击者,现在根本想不起当年凶手的具体长相,这也就意味着这条线索就此中断。
王警官低头看表,也是同意着道:“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只能明天去找刘法医问问。”
大家在超市门口,短暂的达成一致意见。
在和当年的目击者们交流了几句后,便驱车返回芙蓉分局。
……
……
翌日清晨,顾晨一大早便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起来到市局技术科。
此时此刻,刚上班的刘法医,正端着最新泡好的枸杞茶,悠哉的抿上一小口。
见顾晨几人齐齐到场,刘法医也是不由一愣,忙问道:“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
“老请教问题的。”卢薇薇将卷宗拿在手里扬了扬。
刘法医表情一呆,赶紧放下水杯,接过卢薇薇手里的卷宗参详一番。
片刻之后,刘法医脸色凝重:“这个案子,竟然落到你们手里了?”
“没错,是赵局分配过来的。”顾晨对这边很熟,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刘法医打来档案袋,将卷宗拿在手里过目一边,也是颇为感慨道:“都20年了,要是你们不把卷宗拿过来,估计我都快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刘法医,你可千万别忘记啊,你忘记了,我们可麻烦了。”卢薇薇一听刘法医这话说的,感觉有点悬的样子。
文明之帝国崛起 帝国咆哮
刘法医淡淡一笑:“那么你们今天过来,找我具体啥事?是关于这件案子的对吗?”
顾晨默默点头:“因为是刚接手,我也跟当年死者的家属接触过,但还有一些线索很模糊,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不知道该如何下手那就对了,要是当年我们知道怎么做,这件案子也不会拖到线索还悬而未决。”
抿上一口茶水,刘法医也是颇为感慨道:“要知道,当年我们检测出来的线索条件十分有限,这件案子,怎么看都像是一起无头案,没头没尾的,很难找到突破线索。”
“指纹和掌纹档案,我们已经让高川枫在提取。”顾晨说。
刘法医表情一呆,也才淡淡一笑:“我说呢,昨天高川枫在忙忙碌碌,原来是在搞这件事情?”
江東周郎
看了眼顾晨,刘法医又道:“所以你们今天找我,就是想梳理这件20年前的案子?”
顾晨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好吧。”刘法医撇嘴一笑,说道:“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要的就是您这句话。”顾晨淡淡一笑,随后将笔录本掏出,习惯性的做出一副审讯姿态。
刘法医自然而然的成了被审讯者。
鳳行天下腹黑小皇後
这种角色转换,倒是让刘法医颇为尴尬。
“刘法医,我看过您当年对这起案件做的详细记录,包括胶带上指纹和掌纹的拓印,可以说非常详细。”
“但是根据我们昨天晚上走访目击者来看,你们对凶手方面的记录,几乎是没有,但我们这边却得到一些新线索。”
“哦?”闻言顾晨说辞,刘法医目光一怔:“顾晨,你说说看。”
顾晨默默点头,说道:“当年参与这起绑架谋杀案的凶手,绝非一人。”
“怎么说?”刘法医有些疑惑。
顾晨则是解释说道:“我们走访过其中一名目击者,他当晚看见有几名形迹可疑的人员,驾驶着一辆桑塔纳轿车,驶往三溪水库方向。”
“要知道,当年的合江镇,建筑并不多,三溪水库方向也根本没有村落的存在。”
“再加上事发当天,也和昨天一样,狂风大作,夜晚去垂钓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所以桑塔纳轿车里的几名男子,极有可能就是当年杀害黑车司机鲁俊的凶手。”
一边听着顾晨讲述,一边翻看着卷宗资料,刘法医默默点头,却是疑惑不已:“可当年我们的民警并没有调查出这些。”
“情有可原。”卢薇薇说。
“情有可原?”刘法医表示不解。
卢薇薇则是淡淡一笑:“道理很简单,当年那个目击者,因为看到了凶手对鲁俊尸体的所作所为,因此怂了,不敢向警方揭露凶手的样貌特征,怕凶手报复。”
“但其实那天晚上,桑塔纳轿车经过目击者楼下时,目击者有看清凶手模样。”
“那就是说,当年那个目击者选择了沉默?”刘法医目瞪口呆,有些不可置信。
但卢薇薇,王警官,袁莎莎和顾晨都默默点头,表示没错。
“太不可置信了,那个目击者竟然会选择沉默?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怂,可这关乎到一起人命,他就这样选择沉默?”
已经无法理解当年这名目击者的迷之操作,加上当年自己为了调查这起案件所花费的种种心血,刘法医突然想爆粗口。
可看着眼前的顾晨依旧盯住自己时,刘法医又问:“那后来呢?你们问清楚没?那几名凶手长啥样?”
顾晨摇了摇脑袋:“那名目击者如今已经记不住那几名凶手的模样了。”
“那这条线索岂不是断了?”
顾晨默默点头。
“太可惜了。”刘法医一拍大腿,感觉就差那名一点点。
但此时顾晨又问:“可是我看过卷宗的报告,关于鲁俊的车子,只有简单的一句下落不明,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害。”闻言顾晨说辞,刘法医也是颇感无奈道:“当年我们确实也在寻找那辆黑色桑塔纳轿车。”
“但你也知道,20年前,满大街都是桑塔纳,要找这种车,尤其是鲁俊丢失的那辆车,实在是太难了。”
“再加上当时的监控数量,远不及现在,找车可以说是大海捞针,毫无头绪。”
国画[官场] 王跃文
“了解。”顾晨默默点头,也能体谅当年这些同行的难处。
毕竟当年的监控网络,的确不如现在如此密集。
警方办理案件,往往都需要实地走访,可却往往收效甚微。
尤其刘法医说到的一点,当年满大街都是桑塔纳轿车,尤其是黑色桑塔纳,简直多如牛毛。
如果凶手选择套牌,那更加毫无头绪。
想到这些,顾晨又道:“按照您的说辞,凶手劫走了这辆车,很有可能会套牌。”
帝國總裁抱壹抱 檀書
刘法医默默点头:“有这种可能,我在报告里都有详述。”
“那只有三种选择,一种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销毁车辆,毕竟车辆上很有可能会残存凶手的作案证据,但这种可能性很低,很大概率会被发现。”顾晨说。
傻妻撩人
我主苍穹一
刘法医同意道:“这种可能性的确不大。”
“那就还有第二种,凶手自己使用这辆套牌车,直到报废为止。”顾晨又道。
刘法医依旧点头同意:“这种可能性也很大。”
“那第三种呢?”卢薇薇问。
顾晨淡淡一笑:“第三种?当然是将车辆处理改造之后,再卖给车行,但是很容易被查出来。”
“可是,这件事情如果发生在20年前,那发现的概率或许不大,所以我认为第二种和第三种的可能性较大,我个人更偏向于第三种。”
“呃……”
刘法医沉思片刻,还是一脸认真道:“顾晨,你说的这些有点道理,当年我们调查这起案件,就像无头苍蝇一样,根本没有重点。”
“车辆踪迹查不到,凶手踪迹查不到,可以说,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
“不过已经很好了。”顾晨拿起桌上的卷宗道:“你们在案件记录里做的比较详细。”
“我看过,这辆消失的车辆,根据你们当年对鲁俊妻子的问话中可以得知,购买于21年前。”
“而且根据鲁俊妻子交代,鲁俊离开家的时候,是接到过一个陌生电话。”
“而且当年的侦查员,也追查到了鲁俊接到的那通电话,是在一个酒店打的,但是酒店的服务员只记得打电话的是个男的,可之后鲁俊就消失不见,可见那名打电话的男子,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
“没错。”刘法医默默点头,也是淡然说道:“虽然最终没有找到那名男子,但是我们在捆绑鲁俊的胶带上,提取到了凶手的指纹和掌纹。”
“可以说,这是这起案件中,唯一值得令我欣慰的地方。”
“要知道,当时缠在鲁俊尸体的胶带,非常难处理,我们几个人,忙碌了几天时间,才最终提取到这少量的指纹和掌纹样本。”
喝上一口枸杞茶,刘法医也是颇感无奈道:“可能这种样本,终究只能孤立的存在,很难找到匹配的样本了。”
“谁说不能找到匹配的样本了?”就在刘法医话音刚落之际,高川枫洋洋洒洒的走进办公室,脸上挂着一丝得意。
卢薇薇咦道:“高川枫,你这么嘚瑟,难道说……你有突破?”
“必须的嘛,看看这是什么?”高川枫潇洒的将一份文件丢在桌上,随意找了个木椅坐了下来,将二郎腿高高翘起。
刘法医也是颇感意外,但也清楚高川枫那点德行。
但凡能做出点成就,他必然是这种样子。
因此刘法医赶紧接过文件,仔细查阅起来。
片刻之后,刘法医眸子一瞪,不可置信道:“这……这竟然匹配上了?”
“匹配上了?”众人闻言,喜出望外。
于是赶紧一拥而上,围在刘法医身边查阅起来。
高川枫则是饶有兴致的道:“其实说来也巧,这个跟20年前相匹配的指纹,上个月才录入信息库,可好巧不巧,这个月卷宗又被翻了出来。”
“但凡这个案子,要是提前一个月进行指纹对比,恐怕都难以突破啊,所以这叫什么?”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卢薇薇说。
高川枫摆摆手:“这叫福将出马,一个顶两,我高川枫一出马,就给你们神助攻,说吧,怎么感谢我?”
“感谢你个头啊。”卢薇薇踢他一脚,也是不由分说道:“这明明是人家录入指纹的同事功劳,怎么到你高川枫嘴里,就变成自己的功劳了?羞不羞啊?”
“那我没有功劳,苦劳也有吧?要不是我做检测对比,怎么可能会给你们提供这么全面的技术支持?”
“谢谢,干的不错。”顾晨拍拍高川枫肩膀,还是肯定他的功劳。
随后接过刘法医手里的资料,认真查阅一番。
“是个女人?”顾晨抬头看了眼高川枫。
众人闻言,脸色骤然一变:“怎么就成女人了?”
“怎么就不能是女人啊?凶手难道规定只能是男人吗?女人凶起来,有时候比男人更可怕。”高川枫也是调侃着说。
惹我妳試試看
“不对啊。”王警官一脸纳闷,也是解释说道:“之前我们去调查过三溪水库的目击者,那名目击者说的很清楚,车上坐的都是男人。”
“而且你要知道,那时候的桑塔纳轿车,挡风玻璃都是透明的,从车外很容易看清车内人样貌。”
“虽然目击者现在说不清当年那些凶手的样貌,但肯定不是女人啊?”
天命骰子
“呃……”
闻言王警官说辞,高川枫顿时表情一怔。
刚才还满脸欢喜的模样,现在变得尴尬无比,赶紧一把抢过文件,再次对比一番,嘴里也在念念碎。
“不会啊,明明就是这名女子啊?怎么就变男人了?难道这人性别可以随意切换吗?没道理吧?”
刘法医托着下巴,忙问高川枫:“你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错的,找到匹配度极高的指纹,我还仿佛对比过多次,那边信息库里的指纹,的确就是这名女子的,跟胶带上的指纹一模一样。”
“那这名女子是怎么被录入指纹的?”袁莎莎也表示很好奇。
毕竟这件指纹样本,是当年留下来的宝贵财富。
可忽然之间被高川枫的女性指纹给毁了,大家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但高川枫却一直坚持自己的意见。
见袁莎莎提出疑问,高川枫直接解释道:“这名女子上个月跟人打架,被带回警局,录入了指纹,就这么简单。”
“打架?”闻言这种说辞,众人也是不由一呆。
顾晨已经有些坐不住了,直接站起身道:“我决定去找这名女子,问清楚具体情况。”
“另外,也顺便调查一下这名女子的关系网,因为这是当年线索的延伸,必须要好好把握。”
“可她在杭城。”卢薇薇看着女子住址说。
顾晨淡淡一笑:“杭城又如何?现在立刻马上出发,另外,麻烦王师兄立马帮我联系一下杭城那边的同事。”
“这个交给我好了。”感觉顾晨来真的。
媚骨仙成
昨天连夜调查案件,回到宿舍已是深夜。
所有人累成狗,可今天还得继续。
这就是顾晨……
在顾晨眼里,效率就是生命,有线索苗头,顾晨绝不放过。
也就是大家习惯了顾晨的工作方式。
这要换做其他新人,分分钟奔溃的节奏。
跟刘法医沟通一番后,顾晨拿着高川枫整理好的资料信息,立马驱车赶往高铁站,准备前往杭城办案。
江南市距离杭城并不算远,如今高铁的便捷,早已让几座城市之间形成了小时经济区。
因此也大大方便了差旅人士。
简单打包带了些衣物,顾晨便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来到杭城东站。
出站之后,一名穿着三级警司制服的年轻女子,对着几人招招手,主动走上前问道:“你们是江南市芙蓉分局的同事吧?”
“没错。”顾晨放下手中行李,与她握手道:“我是顾晨,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
“我认识你,我们同事也很多人知道你。”见顾晨自我介绍,但实际上,三级警司似乎对顾晨非常了解。
这种情况,对于顾晨来说并不少见。
毕竟名气大了,在全国各地都有些影响力。
卢薇薇见状,指着自己问女子:“那我呢?你知道我是谁吗?”
“呃……”
三级警司犹豫片刻,忽然看见卢薇薇的背包外侧,夹着一包虾仁味薯片,顿时哦道:“你是卢薇薇。”
“天呐,你真神。”卢薇薇颇感意外。
想不到自己跟顾晨名声在外。
三级警司也不绕弯子,实话实说道:“我是看见了你背包上的那包薯片,还是虾仁味的。”
“而根据我们在顾晨论坛里讨论中得知,作为顾晨的搭档之一,卢薇薇是最喜欢吃薯片的那个,还是虾仁味的……”
“诶不是你等会儿。”闻言三级警司说辞,卢薇薇顿时一脸疑惑,忙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什么顾晨论坛?这是个什么东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