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rzy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第一百四十五章:奇怪的洞穴分享-9b2jc

Home / 言情小說 / tcrzy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第一百四十五章:奇怪的洞穴分享-9b2jc

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
小說推薦炮灰農女生存大作戰炮灰农女生存大作战
钱三丫的话一出口,现场顿时安静许久。什么孙家人和郑家人同心协力砸墙?这真的不是儿戏吗?那些脏宝的人是怎么想的。
“来人砸墙!”孙瀛洲也懒得废话,直接让人动手但是让钱三丫和柳茹他们站在前面,如果有什么事情钱三丫他们也是首当其冲。
“轰轰隆隆”护卫们砸墙砸了许久也只砸出了一小块,孙瀛洲看着有些急了但是又别无他发。
大明军工帝国 星辰玖
钱三丫本来闭目养神她在锻炼她的精神力,虽然钱三丫可以用念力帮护卫将墙给砸开。不过钱三丫到现在倒是不想石壁开了,毕竟就算是石壁开了以后里面的宝藏也是被孙瀛洲他们拿走。
钱三丫锻炼着她的念力,突然钱三丫感觉有一丝不对。自从他锻炼念力之后,对周围环境的感触都比以前敏感了许多。现在钱三丫感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好!情况不对劲!”钱三丫大喊。众人还没来得及被他提醒,整个洞穴就剧烈的晃动了起来。面前的石壁也一块一块地脱落下来,砸在那些砸石壁的护卫身上。
“不好,我们快出去!”钱三丫大喊,而整个洞穴仿佛像活了一般,竟然开始移动。原本什么都没有的石壁上,出现大大小小不用的甬道。
而洞穴的地面也在下陷。突然众人一个重心不稳,直接跟着下陷的地面掉了下去。也有人跳进了石壁中出现的甬道,一时之间混乱至极。
“啊啊啊,我不要死啊!”
“救命,救命!”飞鹰护在孙瀛洲面前,若有滚落的石块掉下来,便马上拉着身边其他人去挡,这是他们死士的习惯无论如何护住主子。
而柳茹在地面下陷的前一秒就已经被郑锐紧紧抓住。钱三丫在混乱中看见柳茹没事就放心了,谁知道下一秒钱三丫便觉得腰间一痛,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似得。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洞穴里的震动慢慢平息。
“啊呼~”钱三丫从一堆灰尘当中醒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的空气。其见还被灰尘给呛到了。钱三丫正坐在一堆乱石当中,钱三丫扶着地面,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还没有等站直腰腰部就一阵疼痛。
钱三丫观察了附近的情况,她正处在一个四四方方的石室,在石室的上面是钱三丫掉下来的地方。而周边则是一扇打开的石门,钱三丫犹豫了不到半刻便朝那石门内走去,倘若那里面真的是宝藏的话,可以收在自己的空间里,孙瀛洲一群人也找不到。而在钱三丫走后不久,就在钱三丫醒来的那堆碎石废墟的附近,一只血手伸了出来。
钱三丫进入石门没多久就走到了石门的尽头。就和他们进入洞穴以后如出一辙。面前就是一面石壁什么都没有。
三丫有些丧气又原路返回,而后她又看见了好几个相似的石门,每次钱三丫都是兴奋而去失败而归,“到底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石门?以前的人闲得慌挖出来的吗?”钱三丫看着面前的石壁抱怨着,这已经是他进入的第五个石门的尽头了。若不是因为钱三丫在每一个石室外面都做了标记,她都要以为自己是遇到了鬼打墙走不出去了。
钱三丫见找不到宝藏便随便找个地方修整起来,从空间里面拿出水和提前准备好的饼子填肚子。同时她也担心没有她的柳茹和郑锐会如何。
而钱三丫关心的柳茹和郑锐。在一间和钱三丫醒来的石室一模一样的石室昏迷。郑锐的背部被一堆的石头压住,伤口处已经有了出血的痕迹。郑锐是被疼醒的他感觉他的右臂已经快要痛死了,但是让他更加恐惧的是他感觉他的右臂膀的知觉正在慢慢丧失。
而被郑锐护在身下的柳茹除了一些轻微的擦伤以外,没有什么大碍。
“咳咳咳……锐儿……没事……”柳茹突然说起胡话来。
“阿茹,阿茹你快醒醒!你再不醒过来,我就要有事了。”郑锐对着柳茹的耳边说,二人靠得十分的近,郑锐压在柳茹的身上用另外一只手支撑着,勉强与柳茹空出一巴掌的距离。虽然这样子很费力,但是郑锐还记得钱三丫对他说过的话,要离阿茹远些男女授受不亲。
郑锐率先醒过来之后,叫了柳茹许多次。柳茹都没有反应,现在终于算是有点反应了,郑锐可不能就这么放弃,“阿茹,我快死了!”郑锐在柳茹耳边大喊。
“啊啊,不行锐儿不能死!”柳茹突然像有了意识一般,突然睁开眼身子不由自主的弹跳起来,然后结果就是柳茹的脑门子将郑锐的脑门子狠狠撞了一下。
“嘶~”郑锐被胀的,头脑发昏完好的一只手也顿时脱力整个人紧密地压在柳茹的身上。而柳如感觉到身上的重量也清醒了过来。
“锐儿,你怎么了?”柳茹问?
“还能怎么样?被你撞死了啊!”一直对柳茹好脾气的郑锐,头一次对柳茹埋怨起来。柳茹顿时有些委屈但是还没等柳茹哭,郑锐先开口了,“阿茹你快救救我,眼泪先存着。我真的……要死……了。”郑锐的声音气若游丝,他是实在撑不下去了,他的手臂一阵一阵的疼,脑子也跟着手臂一起疼。
柳茹闻言顿时收回所有的表情,好在郑锐被压住的只有右臂和背部,柳茹在他下面还是可以脱身而出的。只是柳茹每从郑锐手下挪出去一些,郑锐的疼就愈加一分。
郑锐的伤口无时无刻不被拉扯着,他的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柳茹可以移了差不多半刻钟才从郑锐身下移出去。
而等柳茹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看着面前的一幕,柳茹吓的失语。她一直在郑的下面,所以不知道郑锐伤的有多严重,而现在她面前已经一清二楚了。郑锐的整只右臂包括肩胛骨被压在石头上,并且已经见了血迹,而郑锐的身上全是细小的石块和飞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