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vnof引人入胜的小說 諸天苟仙 愛下-第四十一章蘇仙子大婚看書-nigkc

Home / 科幻小說 / 0vnof引人入胜的小說 諸天苟仙 愛下-第四十一章蘇仙子大婚看書-nigkc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诸天苟仙
“可是真传弟子进步神速,普通弟子难以开窍。”
“天生的资质,这是现实。”
齐正言用平淡语气问道,右手却紧捏长剑,不似表面平静。
洛风笑呵呵道:“我给你讲两个故事。”
“有一个资质普通的少年,一套家传剑法反反复复练了五年,才勉强掌握了大半。”
听到这里齐正言暗暗摇头,怎么可能有资质这么差的少年,一套剑法普通人炼三年都能掌握。
这个道人,明显是夸大其词,故作玄虚。
洛风不以为然接着说道:“少年很笨,遇到了敌人也不会打架,很是苦恼。没有办法之下,他选择抛弃很多招数,专心练习一招。”
“靠着这一招,他杀了山贼,碰见天命良缘,最终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师,渡劫飞仙。”
“这是一个好故事。”齐正言赞美道
符合初入江湖少年们的幻想,可惜齐正言是一个被江湖毒打过的青年。不太吃这一套。
洛风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还有一个故事,关于一个和尚,因为家中被送入少林寺,却因违法寺规被开除,从此踏上了奇遇不断,造化不断,风险不断,外景之时更有四劫加身,被人誉为人皇第二。”
“在历经暗算,丧偶,沉沦之后,同样开辟宫观,证道成仙,成为一代道门高人。”
“你说两者,谁上谁下,谁比较高明。”
齐正言犹豫了一会儿,坦然道:“应当是无上无下,只是故事总就是故事。”
“现实中,没有那么多巧合。”
洛风笑眯眯道:“前者是天榜第四陆大先生的故事,后者你会见证的。”
“天榜第四。”
齐正言一愣,喃喃道。
“天赋天差地别的两人,背景宛若不同的两人,都能成道。”
洛风喝问道:“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居住寺庙,对于佛教耳濡目染,想起了和尚们常常念叨的一句话,齐正言脱口而出:“众生平等。”
赤色魔帝无愧是如来佛导师,一时间就想到了众生平等。
“可是如今众生如何平等。”齐正言捂着脑袋,苦恼道:“名门大派弟子高高在上,出入青冥,散修小派苦苦追求一枚丹药而不得。”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算是这花都邺城,冬日死去的乞丐也不少三位数。”
“难道,佛经上说得都是虚幻,佛祖说得都是谎言?!~”
拍了拍,齐正言的肩膀,洛风肃然道:“众生平等,不是靠佛陀神仙施舍,而是靠自己争取来的。”
“佛祖说得众生平等,只是一种可能,在某一条时间线上,某一个未来,众生皆得正果,人人都是如来正觉,人人都是大罗天尊。”
“这是佛陀的慈悲,却不是人的怜悯。”
“不要问篝火该不该燃烧,先问寒冷黑暗还在不在;不要问神兵要不要出鞘,先问压迫剥削还在不在;不要问正义事业有没有明天,先问人间不平今天还在不在。”
洛风运作神力,浪花滔滔,让齐正言看到了一个清晰的未来,一个有可能的未来,一个机会平等却非绝对平等的世界。
齐正言痴了,喃喃一声:“可能吗?”
洛风微笑递过黝黑的铁条,放入齐正言的手心:“可能是人创造的,你为什么不去做第一个人。”
人皇剑入手,圣德气息演绎,种种情绪涌上心头,慈悲,怜悯,自强,公正,无私……
一道道崇高美好的人道精神在呼唤,围绕在齐正言的四周。
我混过的日子
心内卑微的人,仿佛注入了勇气的药剂。
一直被忽视,一直觉得自己是普罗大众之一,一直觉得自己平平无奇的齐正言,感觉自己受到鼓舞,受到一位疑似高人的鼓舞。
自己得到了别人的认同与期望,心情不禁激动雀跃起来,产生了一点点期待。
“我可以吗?!”
“我可以!”
齐正言自言自语道
一件彼岸神兵入手,自然会受到影响,如果不加以制止,他会变得第二个人皇,人皇复制版本。
洛风却没有制止,因为齐正言注定不止一件彼岸神兵。
污秽第一的魔皇爪会选择齐正言为宿主,这是未来发生的事情,所以注定会在现在实现。
彼岸神兵相对于一尊弱彼岸,已经超脱,诸天唯一。不止是空间上,无量宇宙只有一把神兵,更是体现在时空中,过去未来现在三身一体,未来史过去史皆为当代史。
魔皇爪的主人是齐正言,现在也是能是齐正言。
王道第一的人皇剑与污秽第一的魔皇爪,共存一人之身,可谓万古难见的大造化。
但也是极其危险,在人族与邪魔的道路中徘徊,被两大彼岸神兵磨炼。
要么陨落,化作人皇与魔主争斗的牺牲品;要么,洗尽铅华始见金,褪去浮华归本真,在双重压力下蜕变而出,化作明珠照破山河万朵。
人皇终究是人皇,魔主依旧是魔主,任凭他们再辉煌,再伟大,再崇高,再无敌,终究也是他人,并非自我。
天上天下,惟我独尊,唯有自我最为宝贵,唯有真我最珍贵,洗净纤尘窥见真灵,才是是赤色魔帝!
“来日在见时,希望你已经得道了。”
“火圣。”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埋下一个种子,静待发芽结果。
洛风微微一笑,持这长幡,飘然而去。
此为日行一善。
…………
罗教与素女道联姻,红布似火,白雪如云,给仙气缥缈的素女仙界增添了几分,人间烟火气息。
处处张灯结彩,挂着红纸,满是喜庆的味道。
我和我那诡异的相处方式 幽魔
英姿飒爽的罗教圣子,一袭红衣,笑意盈盈。
苏梦琪仙子则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往来宾客无数,皆是有名有姓的外景高人,黑榜高手。
伴随着草原之主,古尔夕的到来,将宴会推至最高潮。
“娘子。”
顾桑走到一侧,直接上手,牵起了苏梦琪的白皙玉手。
苏梦琪仙子眉头一皱,瞪了顾桑一眼。
但是,顾桑脸皮厚,好似闻所未闻,死死拉着不放开。
“忍住,忍住,先让这货再嚣张一会儿。”
苏梦琪仙子暗暗告诫自己,按捺住性子人,任凭顾桑玩弄皙白修长的手指。
顾桑见状眼瞳中闪现一丝笑意,得寸进尺,将下巴放在苏仙子的肩膀上,呼出热气,气息交叉。
“娘子,时候不早了。”
“待会儿,要……嘿嘿。”
感应脖子间的热气,苏仙子身体一僵,可怜她还是一个雏儿,从没有男子近身。
顾桑嬉笑一声,似乎很享受,这种调戏夫人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