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笔趣-第四百三十六章:冰雪世界中的追殺推薦

Home / 其他小說 /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笔趣-第四百三十六章:冰雪世界中的追殺推薦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曾易对于方向感,有些不擅长。
说直白一点,就是路痴。
但是,在这幽密的星斗大森林里,曾易认为这也是正常的事情。
毕竟,星斗大森林的面积很大,横跨天斗,星罗两大帝国,面积如此宽广的原始森林,里面又是枝繁叶茂,曾易相信,无论是谁在这种地方,都会迷失方向感。
要是有谁敢说自己清楚星斗大森林里的任何一个地方,知道每一条路线,曾易肯定不会相信,吹牛皮谁不会?
要是还继续坚持的话,那曾易只想和他当场对线。
所以这不是路痴不路痴的问题,宛若迷宫一样的原始森林,有时候甚至连自己走反了都不清楚。
而且,自己身处的地方,还是森林的深处地带。
在森林悠悠转荡了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曾易也是感到很无奈。
但这并不会对曾易造成什么困扰。
反正他也不急着出去,在这森林里待久一些也没有什么问题。
以现在的实力,曾易并不惧怕星斗大森林里的魂兽,因为没有几只魂兽能威胁到自己的性命安全。
当然,十万年魂兽可能会有危险,但曾易没事也不回去惹它们啊。
再说了,星斗大森林里的十万年魂兽就那几只,它们的智慧也不下于人类,也不太可能会对曾易进行追杀。
一个能跑,跑的得还特别快速,精通各种躲藏的手段,这样的目标,十万年魂兽就算是遇到了,它们也会很头疼。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在这幽密的森林里,很容易让人失去对时间流逝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曾易的魂力也提升到了五十四级的程度。
不过,曾易却发现了一丝的不对劲。
他感觉到,自己前行的方向,周围的温度开始逐渐变冷起来。
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前进,到最后,附近的树木上已是覆盖上了一层白雪。
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似乎陷入的沉睡之中。
一切的生机,都被这冷冽的冰雪覆盖。
曾易站在这雪白的空间中,抬头望天,天空之上,有着无数细小的雪花飘落,就像是飞舞的雪精灵,这场景真是无比的美丽。
这是,真正的冰雪世界。
不过,这震感的双眼中,却流露出了一丝疑惑。
冬天到了?
曾易记得,自己初进星斗大森林的时候,是从星罗帝国进入的森林。
但是,星罗帝国所占这个斗罗大陆的面积,是属于南方,而天斗帝国占据着大陆板块的北方。
曾易在星罗帝国转悠了有一年的时间,似乎是因为处于大陆版块南部的原因,星罗帝国的大部分地区,即使是冬天,也很少下雪。
而眼前的场景,确实一副白雪皑皑,冰封雪飘的景色,很难想象这种场景会出现在星罗帝国。
還 珠 格格 第 一 部
那就是说,自己现在的位置,是天斗帝国?
不过这种冰天雪地的模样,应该是天斗帝国的最北部吧。
曾易心中猜想着。
自己能出现在天斗帝国的境内,曾易也不意外。
毕竟,星斗大森林横跨两大帝国,曾易又是乱走的,出现在那一个位置,都不会意外。
对于眼前的雪景,曾易也是非常的有兴趣,自己在斗罗大陆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雪景。
而天斗帝国的最北部,曾易也听说过,那是一个神秘的冰雪世界,没有人知道,这冰雪世界的深处,会有着什么。
因为,探索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也有人猜测,那冰雪世界的深处,有着十万年魂兽栖息,类似于星斗大森林的最中心地带。
曾易也有打算,要来着给地方探索。
毕竟自己的目标,除了修行之外,就是周游世界。
可以说,曾易除了是一个魂师之外,还是一个周游大陆的冒险者。
如此来带这个地方,不正好随了自己的心愿。
异界苍穹
站在这被冰雪覆盖的冰封森林中,林中不断有着寒风吹过,发出的声音,更像是鬼嚎一般,听着不由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刺骨的寒风幽幽吹袭而过,即使是曾易,也感觉到了寒冷。
虽然可以用魂力来做到御寒,但是这样也是极为的消耗魂力。
而且,现在还是处于魂兽森林之中,随时都有可能受到魂兽的袭击。
属于冰雪世界中的魂兽,应该多数都有着冰属性,而且在这种环境恶劣的地方成长的魂兽,也更加的强大。
曾易也是不敢大意。
在风度和温度之间,曾易还是很快的就做出了选择。
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件毛皮大衣,穿在了身上。
曾易能从着冷冽,呼啸而过的寒风中听出,这里已经里出去,很近了。
向着寒风吹来的方向,曾易迈步,缓缓走去。
奇怪的是,在那覆盖了厚厚一层的白雪的地面上,却没有留下一丝的脚步痕迹。
这让人感觉,他就像是在这环境光线有些幽暗的冰封森林中,一个游荡的幽灵。
当然,这对于能够精准控制力量和魂力的曾易来说,非常简单,比在水面上行走还要简单。
要知道,脚印,也是很多魂兽猎食的一个重要线索。
曾易这样做,也能躲避过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这宛若鬼哭般的寒风呼啸,这处幽暗的冰蓝色空间中,冰雪飞舞,凌乱。
雪下得越来越大,地面都树枝桠上的积雪,覆盖了一层有一层。
这冷冽冰寒的风中,也传来了一丝血腥的气味。
急促的奔跑声,离乱的呼吸声,还参杂着血腥的气味。
这漫天飞舞的大雪之下,银装素裹的大地之上,两队身影正在极速奔跑,追赶,在这幽暗的冰封森林中穿梭。
血腥的气味逐渐浓郁,那白色的地毯之上,也染上了血色。
“张叔!把我放下来吧!他们的目标是为我!不然大家都会死的!”
那位被一位身材壮硕,身穿这白银铠甲扛着的素衣少女,俏脸上已经是布满了泪痕,还有着悲伤。
一支百人的护卫队,到现在,只剩下不到十人。
这样下去,大家都会死!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背叛。
不过,这位大叔仿佛却没有听到少女的话一般,依旧全力奔跑着,一脸络腮胡的脸上,满是坚毅之色。
只要进入了这冰封森林深处,那就有一线生机。
“公主殿下,您在说什么傻话?作为您的骑士,守护你的安全,这是我应尽的职责!”张叔看了肩膀上的公主一眼,眼眸中露出了慈祥之色。
“公主殿下,你一定要活下去!”
这时,他突然停了下来,把公主交给其他人。
“带着公主快走!老夫来挡住那些背叛者!”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团长!”其他人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团长,一副不可思议之色。
但是,他已经是做出了决心,双眸瞪得如铜铃一般,冷喝道:“快走!别忘了你们是一个骑士!更是一名军人!”
见团长已经有了赴死的决心,他们也不在说些什么,只能带着悲痛,眼含泪水。
他们知道,不这样,他们谁都跑不掉。
“我也要留下来!”
张叔看着这个年轻的骑士,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
神农 别 闹
“记住!一定要把公主带回王都!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请求!”
“快走!”
说完,他大吼一声,身体迸发出强悍的魂力,强大的力量把他们甩飞!
他转过身,一把宽大的重剑在手上显现,澎湃汹涌的魂力弥漫而出,瞬间震散了周围的冰雪。
那漫天飞舞的凌乱雪花之下,那高大的身影周围,闪亮着七个耀眼的魂环。
“父亲!”
“张叔!”
听着背后传来的两道悲切的呼喊,他那粗狂的脸上,展露出了决然的微笑。
而眼前,那些黑影,正在逐渐的接近。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但这种时候,死亡的恐惧,他已经不在意了。
至少,作为一名臣,他尽到了责任。
作为,父亲,也做到了最大的努力。
一定要活下去啊!
若楠!
……

火熱連載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第四百三十三章:銀色的魂環!展示

Home / 其他小說 / 火熱連載小說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第四百三十三章:銀色的魂環!展示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曾易没有想到的是,这两只荆棘破甲兽真的没有把自己当成仇人,还真的是来感激自己的守护之恩的。
这倒是自己心慌紧张了,还以为它们是来报仇,差点跑掉。
不过,这倒是让曾易变得很是尴尬。
毕竟,对方陷入了危险无比的处境,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没有想到,它们竟然不计较当初的事情了。
仔细想想,魂兽还真是比人类还通情达理啊。
不过这样也好,曾易本来是打算离开星斗大森林,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修行的。现在,这两只魂兽把自己当成朋友,那么是不是就不用离开了。
是的,曾易盯上了这两只荆棘破甲兽的领地,那处环境优美,灵气充裕的山谷。
比起外面,曾易更喜欢在星斗大森林里面修行,毕竟环境好,如此灵气充裕的地方,加上本身的1.5倍修炼速度加成,这会让曾易的修炼速度成倍增长。
曾易厚着脸皮和这只万年荆棘破甲**流了一下,通过一番复杂的沟通后,荆棘破甲兽似乎听懂了曾易的意思,带着他回到领地。
就这样,曾易在荆棘破甲兽的领地居住下来。
有着万年荆棘破甲兽的的震慑,曾易终于能够安稳的修行,而不用担心被其他的魂兽所打扰。
一个星期后。
吼~
美女的神级护卫
山洞外,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兽吼。
曾易走了出去,见到那只小荆棘破甲兽站在山洞口,地面上还放着一具魂兽的尸体。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曾易看了一眼那似乎刚死去的魂兽,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
复活之霸气豪情 小小鱼翁
那是一只浑身都长着绒毛的蜘蛛。
“你要给我这个?”曾易手指着自己,向小荆棘破甲兽问道。
它似乎听懂了一样,点了点头。
看着它,曾易无奈的苦笑,“我口味可没有你这么重!这蜘蛛我看着都恶心,怎么吃得下?”
“我不需要,你拿去自己吃吧。”
见曾易摇头摆手的样子,小荆棘破甲兽很人性化的低下了头,很失落的样子,然后抓住了那蜘蛛的一只腿,拉着往外走去。
看着这家伙失落的背影,曾易不禁感到好笑。
难道是想让自己陪它玩?
都是修为两千多年的魂兽了,虽然魂兽的修为年限并不是纯靠年龄堆上去的,但是,怎么也有几百岁了吧?怎么跟一个小孩一样。
不过想想,小舞都是十万年魂兽,不知活了多久,心性不也是小孩?
都市医道圣手 酒缸
似乎还挺正常的。
不过,曾易现在可没有心情玩,对他来说,如何打破等级的桎梏,才是最关键的。
看着小荆棘破甲兽的背影,曾易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喊道:“对了!最近我要闭关修行,你没有事别来找我!”
闻言,它转过身,看了一眼曾易,低吼一声,然后离开。
曾易站在洞口,一只看着它消失在视线里,不由笑了一声,转身走了进去。
这几天,曾易把自己的精气神,调整到了巅峰状态,为了就是这一次实验。
炸掉魂环!
他感觉,只有这样,才能拜托对修为被魂环的限制,能继续修炼下去。
当然,成不成功,他也不清楚,不过直觉告诉他,这很有可能是对的。
这一刻,曾易只想放手一搏。
若是成功了,那么曾易就创造了一个历史!成为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修行者。
若是失败,可能就变成一个废人了。
无论是哪一种结果,曾易都已经做好了心理装备。
曾易盘坐在地面上,闭上了双眼,心情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足足过了几分钟,急促的心跳声才开始恢复平稳。
骤然间,魂力开始从身体上释放而出,澎湃的魂力如同海浪一般,疯狂涌出,在洞穴中弥漫,这狭小的空间,都开始变得凝重,压抑。
咔咔咔~
在这强大的魂力压迫下,石壁上,都浮现了细小的裂痕。
一个个魂环开始浮现,在曾易的身下逐一的展开。
紫,紫,紫,黑。
四个魂环缓缓旋转着,闪耀着光芒,但着闪烁的光辉,似乎比平时更加的耀眼。
似乎,快要撑爆一般。
这四个魂环开始变大,环身在微微颤动着,散发的光芒更加的盛大。
而此时的曾易,额头上已经是布满了青筋,面颊有些扭曲,似乎在强刃着痛意。
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绷着,皮肤下的血管纹路清晰可见。
就在这时,发生了异变。
每一个魂环上,都浮现了一个兽影!
青冥狼!魔眼剑齿虎!剑竹!
这些兽影和植物,正是曾易的魂环,正是从这几只魂兽身上获取的。
四个魂环的环身上都开始出现了裂痕,仿佛下一刻就要破碎。
虚空中的那些兽影,也开始变得狂暴,痛苦。
重生之青络公
隐约间,空间里似乎传荡的魂兽的咆哮。
曾易睁开了眼睛,那大睁的双眸中,已经是布满了血丝,他强忍着暴躁的魂力在身体里肆虐的疼痛,咬着牙,皓齿上都溢出了鲜血。
“给我破!”
曾易大吼一声,紧接着,魂骨技瞬间释放。
左臂骨上,储存的另一份魂力,瞬间涌入曾易的身体。
更多的魂力注入魂环之后,使得魂环的光芒更加闪耀,就像小太阳一般。
魂环上的裂缝越来越多,不断的延伸,遍布整个魂环。
洞穴中,着恐怖的魂力,也掀起了一场疯狂的能量风暴。
嘭——
最后,随着那一个黑色的魂环破碎后,其他的三个紫色魂环,也接连的破碎。
噗~
这一刻,曾易的身体也如同被重击,一口鲜血忍不住的从口中吐出。
他感觉到,此时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个露筛一样,魂力止不住的从身体内溢出,魂力在迅速流失。
随着魂环破碎,更加狂暴的魂力从曾易的身体里不断溢出,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失去了束缚一般。
而就在这一刻,曾易的武魂,出现了异动。
岚切突然显现在曾易的上空,整个刀身在不停的闪烁着光芒。
而那些从曾易身体流露而出的狂暴魂力,此时都向着这把锋利的刀刃上涌起。
这一幕曾易看在眼里,心中无比的震撼。
自己散去的魂力,正在被岚切吸收!
岚切的刀身闪烁着光芒,像是在呼吸了,澎湃的魂力不断的被它吸入,就如鲸鱼吸水一般。
这个震撼的画面,足足持续了近十分钟。
空间中的魂力,全部被岚切吸收殆尽。
“这……”
曾易看着独自漂浮在空中的岚切,眼眸中满是震撼吃惊之色,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事态的发展,是他远远无法预料到的。
而吸收了曾易散去的所有魂力的岚切,就是上吃饱了一样,整个刀身,都充盈着淡淡的银色光芒。
而就在这是,让曾易更加震撼的事情出现了。
岚切的刀身上,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光圈。
这不正是和魂环一模一样吗?只是换了一个颜色而已。
岚切能自行凝聚魂环?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又一个银色的魂环在岚切刀身上凝聚。
曾易亲眼看着这一切,整个人的傻掉了。
而岚切,一直凝聚出了四个魂环后,才停了下来。
这几个魂环,无一例外,都是散发着银色的光辉。
做完了这一切,岚切缓缓的降下,横着刀身,漂浮在曾易的身前。
看着眼前的这把长刀,自己的武魂,岚切,曾易的眼神还有些呆滞,伸手抓住了刀柄。
随后,意识恢复过来,一股狂喜的心情在心底涌出。
……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道然居士-第四百二十八章:生命的意義看書

Home / 其他小說 /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道然居士-第四百二十八章:生命的意義看書

從鬥羅開始的浪人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的浪人从斗罗开始的浪人
……
轰隆~
身体庞大的荆棘破甲兽无力的倒下,地面传荡起剧烈的震动,一片的烟尘扬起。
“咳咳……”
迷雾中,传出了几声轻咳。
曾易伸手摸了摸嘴角边上的血迹,转身看着这一头荆棘破甲兽,眼眸上的银色开始褪去,重新恢复成漆黑之色。
虽然打败了这种荆棘破甲兽,但曾易身体也受了伤,魂力有了极大的消耗。
不过,现在情况紧急,自己只是孤身一人,这里发生的战斗,可能会把附近的魂兽吸引过来,曾易也顾不了等身体和魂力恢复了,必须立刻吸收魂环,然后离开这里。
拿出了几颗可以恢复气血和魂力的丹药服下,曾易休息了几分钟,调整了下身体状态,然后迈起步伐,缓缓的向着荆棘破甲兽走去。
右手不由紧握上了岚切的刀柄,缓缓的把刀刃抽出,月光之下,锋利的刀刃上,闪烁着美丽的光芒。
微风在周围吹起,曾易的长发,在身后随风飘扬着,冷冽之意开始弥漫。
曾易站在这种魂兽的脑袋前,双手高高的举起了刀刃,刃口在月光下闪烁着寒芒。
呼呼~
耳边,还回响着微弱的喘息声,那是这只荆棘破甲兽的呼吸。
是的,它还没有死亡,还有着微弱的气息。
但是,这已经不足矣它再次站起,现在的它,就是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在这个人类面前,毫无反抗的能力。
这只魂兽还微睁着眼睛,看着曾易,巨大的眼瞳之中,闪烁着仇恨的神色。
曾易也注意到了魂兽着仇恨的眼神,那一霎那,他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犹豫之色。
但很快就消失了,变成了无情的冷厉。
为了变得更强,必须要魂环,所以只能杀了它。
所以……
“抱歉了……”
曾易低声说道,似乎是在对这只魂兽说抱歉。
但是,手上的刀刃,还是无情的挥斩而下。
这一刻,魂兽闭上了眼,但是那狰狞的眼角,却留下了一行清泪。
吼!
这时,一声愤怒的吼叫在耳边响起,曾易不由一愣,挥斩而下的刀刃停在了半空中,顿住。
危险袭来。
右边!
曾易眼眸不由紧缩,身体本能的做出反应,转身,手中的刀刃做出格挡的姿态。
轰!
一道巨力狠狠的撞击在了曾易的刀身之上,这强烈的力量冲击顺着刀身传递到身体上,这让曾易胸口不由一闷,身体随着这力量,迅速的向后退去。
老公大人有点萌
嘭~
曾易的身体狠狠的装在一棵倒下的巨木树干之上,剧烈的撞击,让他感觉身体就要被撕裂开来。
原本就伤得很重的身体,在被这样的攻击偷袭,这一下,似乎把之前强忍的疼痛,在这一刻,全部释放了出来。
有魂兽袭击过来了?
危险的警钟,在曾易的心中敲响。
“咳咳咳~”
曾易有些痛苦的咳嗽着,从地面上站起。
要是在这个时候,有魂兽来袭击,实力还很强的,那只能放弃这只荆棘破甲兽的魂环了。
毕竟和魂环相比,还是自己的命更加重要。
不过,从刚才的攻击力道看来,这只袭来的魂兽,实力似乎并不这么强。
要是一只万年级别的魂兽,这种状态下的自己,可扛不住万年魂兽的攻击了。
抬头看去,见一只魂兽挡在那只倒下的荆棘破甲兽身前,凶悍的目光仇视的盯着自己,愤怒的嘶吼着。
曾易愣了。
这只魂兽,几乎和那只被自己打败的荆棘破甲兽一模一样,不过体型不同,几乎是缩小版。它站起来的高度,只有两米多高。
和那只足有十米高的荆棘破甲兽一对比,不禁让人觉得有些萌,有着莫名的喜感。
见到这只荆棘破甲兽,曾易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只新出现的荆棘破甲兽,年限修为只有两千多年。
虽然自己现在的魂力消耗严重,身上也有一些伤势,但是全力以赴,还是能够斩杀这只魂兽的。
不过,出现的,竟然是一只小荆棘破甲兽,是曾易没有想到的。
这只荆棘破甲兽,并没有立刻向曾易攻击过来,而是站在倒下的那只荆棘破甲兽的身前,似乎是在保护着它。
看到这一幕,曾易懵住了。
那只荆棘破甲兽是它的亲人嘛?
它在保护那只魂兽!
吼!
这只千年的魂兽冲了过来,挥舞着锋利的爪子,向刀刃一般,对曾易斩去。
忘情都市
它的速度很快,但在曾易的眼中,却很慢。
对于曾易而言,两千年修为的魂兽,按人类魂师的境界,就是一个普通三环魂尊的水平。
这样的魂师,曾易能一刀一个。
即使现在身体受伤,曾易也能比较轻松的结局。
刹那间,魂力在身体中涌动,魂技发动!
无我剑心!
剑域!
第二第三魂技接连着释放而出,顿时让曾易的实力暴增。
更何况,在第三魂技这个领域类型的魂技效果之下,这小荆棘破甲兽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来。
拥有着压制效果的剑域魂技,能够压制对手百分之十的实力。而且实力境界和曾易相差越大,压制效果就越强。
所以实力境界弱于曾易的家伙,几乎不存在反杀曾易的可能。
当然,特殊情况除外。
所以,这种千年级别的荆棘破甲兽,能发挥出原本实力的一般,就不错了。
不过,这样的魂兽,竟然敢冲上来,简直是找死。
曾易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这只荆棘破甲兽。
两者之间的剧烈越来越近,那兽影在曾易的眼眸中,越来越大。
锋利的刀刃拔出,向着直冲而来的魂兽斩去。
但那一刹那,一道悲伤的嘶鸣声在曾易耳边响起。
那一刻,曾易的内心动摇了。
但拔刀的动作并没有停住,不过是斩去的刀刃变成了刀身。
强力的拍击狠狠的打在着千年的荆棘破甲兽身上,力道的冲击,把它的身躯拍打倒飞出去。
嘭~
它的身体在地面上犁出了一条很长的沟壑,直到那万年荆棘破甲兽的头部前,在停下。
曾易并没有下死手。
而那一边,那万年荆棘破甲兽悲伤的低鸣着,望着眼前的着小魂兽,眼角流着清泪。
但是那它却倔强的爬起,守护在万年荆棘破甲兽的身前,向着曾易愤怒的嘶吼,再次发起了冲击。
嘭!
然而,却再一次的被曾易给击退,击倒!
但它又一次的爬了起来。
可是,这一次,它却被一条巨大的尾巴给击退的远远的。
正是那倒下的万年荆棘破击兽。
巨大的尾巴无力的倒下,它似乎用近了最后的力气。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它嘶鸣着,似乎还有着愤怒。
虽然曾易听不到两只魂兽之间的交流,但从行为上,他能读出其中的意思。
万年荆棘破甲兽要自己的孩子逃跑,但是孩子却不愿意,它想要守护自己的母亲,它要从坏蛋的手中救出母亲。
是的,自己就是哪一个坏蛋。
这一刻,曾易的脑后中,不由闪过一些记忆的画面。
回想起了,初遇到小菊的时候。那时,小菊还是一种懵懂的小猫,待在死去的母亲身前,喵喵的叫唤着。
还有在武魂城的时候,小舞那充满着仇恨的眼神,凝视着教皇比比东。
因为小舞的母亲,就是被比比东给杀死了。
看着这一幕,曾易接触了无我剑心还有剑域两种魂技的状态,两只手臂有些无力的垂了下来。
他紧要着牙关,右手紧握着刀柄,刀刃在明显的颤抖着。
“我到底,在干些什么!”
……